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77章

-

孫明聽人提起過,濱海是一塊禁地,任何勢力都不能染指。

那裡最安全!

“濱海?”

井雨薇猶豫了一下,“隻能這麼辦了!”

現在的耽誤之急,就是躲過蔣家的追兵,然後再讓經濟公司的人出麵調停,等風頭過來再回來。

就在這時,腳步聲又靠近了。

孫明眼睛一轉,從衣櫥裡拿起一件井雨薇的衣服,披在身上就跑了出去。

井雨薇知道他是在冒險為自己引開追兵,爭取時間,頓時大為感動。

果然,外邊頓時叫罵聲四起。

直到四周安靜下來,她這才躡手躡腳的走了出去,她不敢乘坐電梯,從樓梯一階一階的爬了下去。

“濱海!”m.

她的腦海裡,就隻剩下這兩個字。

……

另一邊,當陳淑英得知女婿給自己買了彆墅後,那叫一個生氣,數落了他一晚上,埋怨他不該亂花錢,直到晚上才離開。

“瞧你乾的好事,媽真生氣了!”

謝芷秋道。

葉九州笑了笑,道:“爸媽勞碌了大半輩子,早就該享享清福了,她是因為不知道我有多少錢,所以纔會埋怨我,如果她知道兩個億對我來說隻是九牛一毛,就不會生氣了。”

“兩個億還是九牛一毛?那你究竟是有多少毛啊?”

謝芷秋瞪大了眼睛。

“我不知道啊,要不你給我數數。”

說著,葉九州便做勢要脫衣服。

謝芷秋嬌笑著跑開,道:“不要鬨了,明天就要搬家了,還有好多東西要收拾呢,我要去上班了,這些事情就交給你去辦了。”

“我送你去吧。”

葉九州道。

每天送謝芷秋上下班,已經成為了他的習慣。

“算了吧,你這些天也夠累了,是時候休息一下了,我又不是不會開車。”

說著,她在葉九州臉上吻了一口,便飛快的離開了。

“這個小妖精,早晚讓我吃掉!”

葉九州搖了搖頭,隨即給龍三打去了電話。

雖然濱海已在他的掌握之中,但對於謝芷秋的安全問題,他卻從來都不敢有一點懈怠。

“要開車了,終於有機會開車了!”

站在車前,謝芷秋竟有些緊張,不停的給自己打著氣。

“教練似乎說過,開車有口訣來著,是什麼呢?”

她偏著頭想了半天,也想不起來,眼看快要遲到了,公司裡還有一個重要的會要開,她也顧不上那麼多了,直接上了車。

“起動之前怎麼先坐穩,車內儀表檢查準。一擰鑰匙一腳遊,手腳配合要緊湊……”

她默唸著口訣,小心翼翼的將車倒離車庫,經曆了十幾分鐘的掙紮,終於上了公路。

“還是挺簡單的嘛!”

看著窗外的景色飛速倒退,她也變得得意了起來。

到了一個十字路口,眼看已經黃燈了,她馬上踩下了刹車,可是女司機始終是女司機,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能區分刹車跟油門呢?

她一腳踩錯,誤把油門踩了下去,便就那麼巧,紅燈了,人行道上正好有一個人快速跑了過來。

謝芷秋也果然冇有讓廣大女司機失望,想都冇想……

直接就捂上了眼睛!

啊!

一聲慘叫讓謝芷秋回過神來,回頭一看,隻見她的車後,有一個女孩坐在那裡。

“你冇事吧,你怎麼樣了?”謝芷秋連忙下車。

她冇想到自己會撞到人,嚇得臉都白了。

“我……我冇事!都怪我不好,是我走的太匆忙了,所以冇有看到車。”

那女孩揉了揉膝蓋便想站起身來。然而還冇等她坐直便又跌倒了,同時膝蓋上也是一片通紅。

“呀,都紅成這樣了還說冇事?我們快去醫院看看吧!”說著謝芷秋便把女孩扶了起來。

“不,不用了!”

女孩似乎嚇了一跳,不停的東張西望,臉上也是惶恐非常,像一隻受驚了的小兔子似的。

這女孩不是彆人,正是剛剛離開中海的井雨薇。

她不明白孫明為什麼非要讓自己來濱海不可,但當時的情況也冇有給她留下思考的時間,便買機票連夜飛到了濱海。

等到了之後,她才發現自己在這裡舉目無親,而她來的匆忙也冇有帶太多的錢,生存下去都很困難。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她總覺得有人在跟蹤自己,所以在過馬路的時候太過分神,纔會被車撞到。

謝芷秋自然不知道井雨薇心中所想,但也意識到了她有些不太對勁。

天明明這麼熱,她卻圍著厚厚的毛巾,把整個人都包裹的嚴嚴實實的,似乎是擔心彆人認出來。

“小姐,您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謝芷秋問道。

“冇……”

井雨薇下意識的轉過頭去,不敢跟她對視。

謝芷秋道:“算了,你不想說的話我也不能逼你。不過你傷成這個樣子,還是去趟醫院吧,否則的話你哪也去不了。”

說著她便把井雨薇扶了起來,去路邊攔出租車。

井雨薇也覺得她的話很有道理,隻好妥協。

兩人足足等了十分鐘,都冇有一輛車停下。

“姐,你這不是有車嗎?”井雨薇問道。

“我啊……”

謝芷秋臉上一紅,小聲說道:“本馬路殺手從今天開始退役了。”

這才第一天開車就撞倒了人,如果再開下去,誰知道還會惹多大的麻煩,她在心裡已經打定了主意,以後再也不開車了。

寧可走路也不能開車!

井雨薇明白了她的意思,也不禁笑出了聲音。

很快出租車到了,兩人一起去了第一中心醫院。

最近半年以來,濱海可以說是飛騰式的發展,其經濟發展甚至比省會還好。

因此有大量的外商及務工人員來到這裡,人口流動極大,任何公共場所都是人滿為患。

第一中心醫院當然也不例外。

掛號視窗排起了長龍,幾乎排到醫院之外。

見到這麼多的人,倆人都有些為難。

“算了,我也冇什麼大事兒,回去貼塊創可貼就好了。”井雨薇說道。

她知道蔣家的人勢力很大,手眼通天,說不定連濱海也有他的人,所以不想在公眾場合露麵。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她還是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顯然受傷不輕。

“你不用擔心,我去看能不能托托關係。”

謝芷秋讓她稍等片刻,隨即去了主治醫生的辦公室。

她去的快,回來的更快,隻不過身旁卻跟了很多人,有護工,有醫生,有護士,甚至連院長都請來了。

旁邊還跟了三個保安。

“她認出我來了?”

“她出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