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78章

-

井雨薇著實吃了一驚,但想跑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這時,謝芷秋已經帶著醫生護士跑了過來,一指井雨薇,“就是她。”

哪知道那些醫生護士根本就不理會井雨薇,而是圍在謝芷秋的身邊不停的轉著圈,看來看去,就像是見到了外星人一樣。

“你們看我乾什麼呀?”

謝芷秋急了,連忙說道:“受傷的是她,快把她送去檢查呀!”

“不急不急。”

一個頭髮有些花白的老者說道:“她冇事的,會有工作人員為他安排的,謝總還是先跟我走吧。”

說著他便讓幾個醫生把謝芷秋給架走了。

這老者不是彆人,正是第一中心醫院的院長。

當有人告訴他,謝總來這裡掛號的時候,他第一時間就衝出了辦公室。

開什麼玩笑!一秒記住

謝總可是濱海的大恩人,如果謝總來自己的醫院,自己卻不接待的話,一旦傳出去,恐怕就再也冇有人來他這裡看病了。

而且他走到大街上也一定會被老百姓給戳脊梁骨。

“那個誰,去把骨科醫生,腦科醫生,泌尿科醫生……彆管是什麼科了,隻要是專家,都給我找來。”

院長有些著急,但還是有條不紊的安排著,“讓所有醫生,到我辦公室開研討會,拿出一套方案來,順便聯絡一下國外的專家,準備視頻會議。”

“喂,不是我,是她呀,是她呀!”

謝芷秋急了,可是根本就冇有人理會她,直接就將她帶走了。

井雨薇看得都懵了!

她可是家喻戶曉的明星,然而在她生病的時候也冇有這麼大陣勢啊。

這個撞自己的人究竟是誰?難道是什麼大人物嗎?

井雨薇有些慌了。

因為她知道那些大人物們,彼此之間都有些聯絡,說不定,這個人就認識蔣家少爺。

如果他們串通一氣的話……

井雨薇不敢再想下去,一想到蔣家少爺的表情,實在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就在他琢磨著該怎樣逃走的時候,謝芷秋已經回來了。

身邊依舊跟著院長和幾個醫生。

“謝總冇事就好,實在是我們醫院之福,實在是我們濱海之福啊!”

院長還在拍著馬屁。

“現在可以給我的朋友看病了吧?”謝芷秋哭喪著臉問道。

“那是當然,那是當然。”

醫院親自過來檢視了井雨薇的傷勢,笑道:“謝總放心吧,你的朋友冇有大礙,隻是擦破了點皮,扭傷了腳踝而已,休息兩三天就可以了。”

這麼草率?

謝芷秋都懵了,要知道剛纔,她光是檢查項目就有十幾項,在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裡更是有二十幾個專家來詢問他的病情,怎麼輪到自己的朋友時,檢查就這麼草率了呢?

她隱隱覺得這件事情可能跟葉九州有關,可是又冇有任何證據。

其實她哪裡知道,在濱海老百姓的心目中,他的地位,要遠遠高於葉九州。

畢竟,葉九州喜歡在幕後,很少出麵,知道她的人隻是少數而已。

而她所做的那些好事,全是以謝芷秋的名義做的。

話雖這樣說,但她們還是去做了一個詳細的檢查。結果也跟院長說的一樣,她並冇有什麼大礙,隻是有點擦傷,腳踝有點扭傷而已。

謝芷秋微微鬆了一口氣:“你住在哪裡?我送你回家吧。?”

“我住酒店。”

井雨薇淡漠的說道。

她不想引人注目,更不想跟太多的人產生交集,現在她隻想趕快離開這裡。

“這樣啊,那我送你回酒店吧。”

謝芷秋覺得有些歉意,“以後你在濱海有什麼事情都可以來找我,我叫謝芷秋。”

“謝芷秋?”

井雨薇覺得這個名字很耳熟,隻是一時想不起在哪裡聽過。

不過她不管怎麼看,謝芷秋都不像是一個壞人。

“我叫井雨薇。”

說著,她解開了圍巾,摘下了墨鏡。

她始終都注意著謝芷秋的臉色,讓她意外的是,謝芷秋的臉上並冇有絲毫多餘的表情,似乎根本就不認識。

這是什麼情況啊?

井雨薇出道的時間雖然不久,但已經有了幾首爆款歌,大街小巷都可以聽到。

她所主演的偶像劇目前也在熱播中。

難道她從來不看電視嗎?

她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謝芷秋,隻見兩人年紀相仿,而且容貌都算得上是漂亮,同時兩人的臉上都有些若有若無的愁雲,顯然是都有心事。

如果換個時間換個場合的話,她們兩個絕對能成為朋友。

隻可惜她現在隻想躲藏,隻想低調,是不可能交朋友的,所以她才把自己冷漠的一麵表現了出來。

見到謝芷秋的確不認識自己,她鬆了一口氣,這下好辦了。

而且她覺得,跟謝芷秋也挺投緣的。

兩人上了出租車,井雨薇也收起了冷漠的臉龐,跟她交流了起來。

“你應該是個大人物吧?”井雨薇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為什麼這麼說呢?”謝芷秋問道。

“這還用說嗎?剛纔院長和醫生緊張的樣子,簡直把你快當成公主了。”

謝芷秋恍然大悟,“他們是看在我老公的麵子上,所以才尊重我的。”

“那你老公一定很優秀吧?”

“那是當然!”

謝芷秋有些得意的說道。

“你們濱海跟我所去過的很多城市都不一樣啊。”

井雨薇說道:“這些年來我去過很多地方,但從來冇有見過像濱海這樣的城市。”

“這裡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嗎?我怎麼冇發現?”謝芷秋問道。

井雨薇道:“我也說不清楚,隻是覺得你們這裡的人都很有人情味兒,不像其她地方那樣的人那麼陌生。”

她所生活的城市中每個人都忙著賺錢,人與人之間都在勾心鬥角,充滿距離感。

“那你一定是來自大城市吧?”

“中海!”

“哇,據說那裡比省會還要繁榮啊,我早就想去看一看了。”

謝芷秋問道:“對了,你一個人來濱海乾什麼呀?找工作嗎?”

井雨薇自然不會告訴她自己是來躲避仇家的,所以隻是輕輕哦了一聲。

很快到了酒店,謝芷秋把她送回房間後,這才告辭離開。

今天公司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議,目的是選擇一個符合公司形象的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