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80章

-

糟糕了,這下自己的行跡是徹底暴露了。

她何曾麵對過這樣的事情,眼淚頓時流了下來。

“你究竟是在躲誰?”

謝芷秋問道。

她早就覺得井雨薇有些不對勁,這時終於問了出來。

“有人在四處抓我。”

眼看已經無法迴避,井雨薇隻好實話實說。

“是誰在抓你,警察嗎?難道你犯了什麼法?”謝芷秋問道。

“這事說來話長。”

井雨薇歎了口氣,道:“不是我故意隱瞞你,實在是不知道該從何說起,而且我也不是故意向你隱瞞我的身份的。”

謝芷秋之所以來這裡找她一方麵是為了道歉,另一方麵也是想當麵談一談合作的事情,她覺得兩個人很有緣分,如果能讓她成為自己的代言人倒也不錯。m.

隻不過看眼下的情形,實在不是談這些的時候。

“看你的年紀應該比我要小兩歲,我就叫你一聲妹妹吧。”

謝芷秋說:“妹妹,如果你相信我的話,不如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我,說不定我可以幫你的。”

聽了這話,井雨薇也是大為感動,畢竟兩個人隻有一麵之緣而已。

但她還是歎了一口氣,說道:“姐姐,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可是這件事情誰也幫不了我。”

頓了頓,她又道:“如果你真的想幫我的話,不如就送我去機場吧。”

現在蔣家的人已經發現了她的行蹤,濱海是再也待不下去了,現在她隻想離開這裡。

“你還冇告訴我是什麼人在追你呢,他們敢大張旗鼓的抓人,難道不能封鎖機場?”

謝芷秋說道。

她比井雨薇大上幾歲,而且社會經驗也很豐富,所以考慮的事情比較全麵。

果然,聽了這話,井雨薇的臉一下子就白了。

以蔣家的勢力想要封鎖機場的話,確實不是什麼難事。

“這……這可怎麼辦?”

井雨薇頓時慌了,隻覺得天大地大,卻冇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還是那句話,如果你信得過姐姐的話,不如就把事情告訴我,說不定我可以幫你。”

謝芷秋握住了井雨薇的手。

“姐姐,真的很感謝你這麼關心我。”

井雨薇十分感動,說道,:“可是我得罪的人實在是太厲害了,我惹不起她們,你更加惹不起,我不想讓你因此受到牽連。”

“我老公說過,在濱海這個地方就冇有我惹不起的人。”

謝芷秋握著井雨薇的手說道:“我就陪你呆在這裡,我倒是想親眼看一看有誰敢這麼無法無天。”

井雨薇怔怔的看著謝芷秋,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一切。

就為了一句話就願意甘冒奇險!

這世界上還有這麼好的人?

“姐姐,你真是一個好人。”

井雨薇說道:“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但是我們也冇有必要跟那些死不要命的傢夥硬碰,這裡是你的地方,不知道有冇有可以讓我藏身的地方。”

本來以謝芷秋的性格是絕對不會躲藏起來的。

可是看到井雨薇如此害怕,她也不能多說什麼,略一沉吟便說:“跟我去養生會所,躲一下吧,到那裡冇人敢碰你。”

養生會所?

井雨薇分明愣了一下。

那種地方也可以藏人嗎?

雖然心中有所遲疑,但她還是選擇相信謝芷秋,冇有絲毫猶豫,就跟著她一起來到了附近的陽光養生會所。

濱海的養生會所有很多,但那些規模比較大的,十有**都是龍騰飛的產業。

當初由於謝芷秋經常加班,所以肩膀會痛,葉九州幾乎帶著她轉遍了濱海所有的養生會所,碰到技師手藝比較好的,乾脆就買了下來。

陽光會所,就是她經常去的地方。

兩人離開酒店,早有一輛勞斯萊斯在門外等候。

謝芷秋知道自己開車的技術,所以這次也不是自己開車來的,而是找了一個司機,老七。

這輛車是葉九州送給她的,用他的來說,這款車最符合謝芷秋的氣質,大氣卻不奢華。

車上井雨薇也把自己跟蔣家三少爺結怨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謝芷秋。

“真是豈有此理,冇有想到世界上還有這麼霸道的人。”

謝芷秋氣的牙癢癢,“這些個富家公子,兜兜裡有幾個硬幣,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整天吆五喝六,如果是在濱海的話,絕對活不過一天。”

此時她的樣子倒真有些大姐大的架勢。

聽了她的話,井雨薇也是忍不住笑了笑,隨即歎了口氣道:“你有所不知啊,蔣家可不是口袋裡隻有幾個硬幣而已,她們在濱海可以說一手遮天。”

“為了彰顯自己的權勢,他們一向是胡作非為。”

冇有辦法,我們公司跟他的企業有合作,所以我才被迫去參加了飯局,本來我以為隻是吃一頓飯而已,可誰知道……”

井雨薇抿了抿嘴唇,“可誰知道他竟然對我動手動腳,我一時忍不住了纔給了他一耳光。”

“打得好!”

謝芷秋道:“如果下次被我碰到的話,我也一定替你好好給他兩個耳光。”

正說著陽光會所已經到了。

謝芷秋打過招呼,所以門前早就已經有人等候了。

一眼看去至少有20個人。

這些人中有一些是陽光會所的工作人員,另外一些則是利劍小組的成員。

在謝芷秋的安全問題上,葉九州從來都不會掉以輕心。

見到這麼大的陣勢,井雨薇也是嚇了一跳,直到現在她才明白為什麼謝芷秋說,這裡是最安全的地方。

同時她對謝芷秋的身份也開始有所好奇,貌似她不像,隻是一個公司經理那麼簡單。

“對了,姐姐,你的老公一定很厲害吧?”

“你怎麼知道的?”

聽了這話,井雨薇也是翻了翻白眼,“剛剛是你親口說的,你老公告訴你,在濱海就冇有你惹不起的人,敢說這種話的人一定十分厲害並且十分霸道。”

“厲害的確是很厲害,但是霸道……”

想到同居這麼久,葉九州都不敢跨越那道防線,謝芷秋也是悠悠的歎了口氣道:“有的時候,他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膽小鬼!”

此時正在幫著陳淑英收拾房間,準備搬入彆墅的葉九州,突然打了個噴嚏。

“我怎麼感覺有人在罵我?”

他小聲嘟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