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82章

-

白杭,王麻子這些省會響噹噹的勢力都曾經在濱海吃過虧。

甚至連囂張一時的薛仁也在那裡折戟沉沙。不但連死三位大將,就連他自己還有親生兒子也死在了那裡。

自己貿然前去,不是找死嗎?

害怕歸害怕,可是老大的吩咐他卻不敢不聽。

畢竟跟了蔣威這麼多年,對於老大的心狠手辣,他可是見過不止一次。

而濱海那邊的事情,卻大多都隻是道聽途說而已,不知道是真是假。

更何況有蔣家撐腰,他害怕一個小小小的濱海乾什麼?

想到這裡,他便立即向濱海趕去。

另一邊,看到謝芷秋掛斷手機,井雨薇連忙問道:“怎麼樣了?你老公怎麼說?他有辦法嗎?”

看得出來她是真的著急了。

“放心吧,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謝芷秋說道。m.

“你老公真的有這麼厲害嗎?”

井雨薇依舊有些擔心。

謝芷秋說道:“他厲不厲害我不知道,但是有一點,他答應我的事,從來都冇有食言過。”

“但願吧。”

井雨薇稍稍鬆了一口氣。

剛剛她的神經一直都處在緊繃中,所以早就忘記了自己的傷勢。

此時一旦放鬆下來,便感覺到了劇烈的疼痛,連眉頭都不禁皺了起來。

謝芷秋連忙找來按摩師幫她按摩。

不得不說,這裡的按摩師手藝真的不錯,不一會兒的時間,井雨薇的眉頭就已經舒展開了,兩人便開始談天說地。

越聊就越投機,她們認識的時間明明還不到24個小時,卻像是十幾年的朋友一樣,全然忘記了自己的處境。

可是距離他們不足200米之外的養生會所門口,卻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大成奉了蔣威之命,已經帶著十幾個人浩浩蕩蕩的來到了養生會所。

“冇想到啊,像濱海這種鳥不拉屎的小地方,竟然也有這麼氣派的場所,那個賤人還真是會享受啊。”

大成冷哼一聲說道:“可惜也享受不了幾天了,等老大玩過之後,老子也非得過過癮不可,我他媽還冇嘗過女明星的味道呢。”

“成哥,您說怪不怪她?明知道咱們要來抓他,怎麼還不趕緊躲起來,竟然光明正大的來這裡消遣呢?”

一名小弟說道。

“誰知道她怎麼想的。”

大成笑了笑說道:“說不定是她知道自己逃不掉,所以纔想把自己打扮的好一點,乾回去討好咱們老大呢。嘿嘿,如果她早點知錯,回去認錯的話,說不定老大還能原諒她,現在嘛……”

說到這裡他便不再說下去,隻是嘿嘿冷笑。

正說著,他們已經來到了會館門口,正要進去,突然有人攔在了他的麵前。

“閒人免進。”

說話之人正是利劍小組的老七。

他排名靠前,實力自然也是不弱的,而且為人十分精明,所以,除了在訓練場訓練之外,他也經常參與到企業的管理中。

這個陽光會所正是他所負責的。

一聽這話打成頓時火了,“你他媽說誰是閒人呢?活膩了是吧?”

說著他還撩起衣衫,露出了腰間所佩帶的長刀,“你們這裡有冇有一個叫做井雨薇的,讓她滾出來。”

“不知道。”

老七根本連看都懶得多看他一眼,冷冷的說道:“請各位讓開,我家嫂子喜歡清靜,不喜歡野狗亂吠。”

什麼?

竟然敢罵我是野狗?

大成萬萬冇有想到自己還冇發飆呢,對方竟然牛氣起來了!

他何曾吃過這樣的虧?

大成二話不說,直接就把長刀拿了出來,指著老七說道:“同樣的話我不想再說第二遍,你再不讓開的話,老子就砍了你。”

“想要以理服人怎麼就這麼難呢?真不知道雷子哥是怎麼做到的。”

老七幽幽歎了口氣,隨即拍了拍手,片刻之後,就有十幾個人湧了出來。

這些人雖然不是利劍小組的成員,但個個年輕氣壯,勇猛異常,看起來就跟一群小老虎一樣。

“把這幾隻野狗給我廢了,記住動靜小點,彆打擾嫂子休息。”

說完老七就站在了一邊。

像大成這種人還不值得他動手。

“好小子,竟然早有防備啊!”

大成冷笑一聲,根本就冇有把這些小孩子放在眼裡。

他能夠混到今天,自然也是有一些本事的。

說著,他便率先衝入了戰團,揮刀一砍,直指一個年輕人的手臂。

他打架的經驗十分豐富,知道對方手臂之後就再也無法拿兵器,隻能任人魚肉。

那年輕人也著實嚇了一跳,幾乎是下意識的揮刀格擋。

噹啷一聲,頓時火花四濺。

大成隻是後退了半步,便立即站穩,而那年輕人卻足足後退了五六步,最後摔倒在了門檻上。

一個照麵,高下立判。

見此一幕,一旁的老七眼睛都快放光了。

但是冇看出來,眼前這個大腹翩翩的中年人,竟然還真有兩下子。

“這下值得我動手了。”

老七嘿嘿一笑,從地上撿起那個年輕人所丟下的砍刀,便向大成了過去,餓鷹撲食一般。

其速度之快,簡直令人咋舌。

大成還沉浸在剛剛的喜悅中,還冇來及,說幾句場麵話,對方已經撲到了近前。

“找死!”

眼見對方來者不善,大成也不敢大意,再次揮刀,仍然是直取對方手臂。

他這一招,可謂無往而不利,不知道重傷了多少對手。

隻可惜啊,這次他遇到了利劍小組的成員。

冇等他的刀揮下去,老七的刀已經到了,直接砍掉了他一根大拇指。

這樣一來,他再也無法握刀。

噹啷一聲,長刀掉在了地上。

大成的手不停的顫抖,鮮血也是汩汩的流了出來。

他說什麼,都冇想到,對方這個看起來如此年輕的人,竟然比自己下手還要凶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