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85章

-

井雨薇道:“其實我們老闆也是有些實力的,否則怎麼能在中海那種地方開經紀公司呢?說不定他也是找了和事佬,纔跟蔣家和解的吧,畢竟那天晚上大家都喝了不少酒,說不定賈少爺也不是有心要調戲我的。”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顯然連自己都不相信了。

的確,那天晚上,蔣威確實有可能說的是醉話,是酒醒之後,為什麼還要派人臨濱海抓自己呢?

這就解釋不通了。

但她還是選擇了相信孫明。

畢竟她是孫明一手帶出道的,兩個人的關係就像親兄妹一樣。她我什麼都不會相信,孫明會騙自己。

就在這時正在給謝海鵬準備車的龍三跑了進來,“外邊來了個人,說是井小姐的朋友,特意來接你回家的。”

這麼快?

在謝家一眾人等的陪同下,井雨薇走了出去,一眼就看到了有些坐立不安的孫明。

“明哥你怎麼來的這麼快啊?這才掛斷電話,不到一個小時你就算是飛也飛不過來啊。”井雨薇問道。

孫明早就知道她會有疑問,想都冇想便說道:“那天我見到蔣威手下的打手,鬼鬼祟祟的上了飛機,改心他們對你不利,就悄悄跟了上來,隻是我來的太匆忙,手機丟了,纔沒有聯絡到你,這不剛剛買的手機,就來找你了嗎。”m.

雖然他已經精心準備過了,但畢竟是做賊心虛,說話結結巴巴,而且有明顯漏洞。

他在電話中明明說雙方已經和解了。

既然是和解,蔣威為什麼還要派手下來?

顯然是不想放過井雨薇!

孫明明明知道,卻還要接她回去,這是什麼道理?

他知道多說多錯,所以連忙話鋒一轉,道:“你失蹤了這麼多天,給經紀公司帶來了很多負麵評價,我們剛剛邀請了記者準備開個澄清例會,隻要你出麵了,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說著他便主動過來開車門。

“井小姐說你是他的朋友,真的是這樣嗎?”

半天冇有說話的葉九州突然開口問道。

聞言,孫明心中一緊,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我們當然是朋友了,我可是親眼看到她從一個什麼也不動的小透明變成瞭如今炙手可熱的流量小花。”

“既然是朋友,你為什麼要害她呢?蔣威什麼樣的人你不會不清楚,井雨薇落在他的手裡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下場,你也不可能不知道?”

葉九州早就已經派人打聽過井雨薇的底細了,他雖然人在中海,卻對濱海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

“你……”

孫明想要辯解,可是話到嘴邊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來。

因為他感覺葉九州好像能夠看透一切一樣,自己在他麵前根本就是透明的。

“你是為了救你的父母,纔出賣朋友的,雖然不對,但孝心有加,我們隻是想從你的嘴裡聽到一句實話而已。”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被葉九州戳穿了心事,孫明頓時無地自容,羞愧難當。

“我也想雨薇能快快樂樂,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可蔣家不肯放人啊!那群混蛋綁架了我的家人,如果我不能把雨薇騙回去,那……”

他冇有再說下去,眼淚已是奪眶而出。

孫明很自責,但更多的卻是無助。

他不想傷害井雨薇,但更加不想家人出事,所以才做出了這個艱難的決定。

聽了他的話,井雨薇也有些動容。

她也冇有想到,這件事竟然把孫明的家人都牽扯了進來。

“雨薇,我不想害你的,對不起!”

孫明不敢與井雨薇直視,因為他知道,如果井雨薇跟他回去之後的下場會是在樣的。

“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

井雨薇將孫明拉了起來,“如果不是我的話,你的家人也就不會受到牽連,說到底還是我連累了你啊。。”

她越是這麼說,越是讓孫明無地自容。

“那個蔣威,太壞了吧!”

謝芷秋的臉色也變得極其難看,她冇想到世界上竟然還有這麼卑鄙的人。

竟然拿彆人的父母作為要挾,實在是太無恥了!

“雨薇,現在你已經知道真相了,就更加不能回去了,那種壞蛋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他根本就冇有底線的。”

謝芷秋急道。

“她不回去,自然可以置身事外,可是這個小夥子的父母……”

謝海鵬看了一眼無助的孫明,也是有些無奈。

那可是他的親生父母,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送死?

“我跟你回去。”

井雨薇握了握拳頭,似乎下定了決心、

聞言,孫明當時渾身一顫,望著井雨薇,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孫明對我一向不錯,我不能讓他的父母因我而死。”

井雨薇十分堅定的說道。

她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回去之後,等待她的將是什麼,但她實在不想因為自己而牽連彆人。

所以他必須回去。

“雨薇……”

孫明幾度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咬了咬牙,道:“不行,你絕對不能會去,我不允許你這樣做。”

回想起自己竟然為了救父母,而枉顧井雨薇的死活,他便是狠很晚給了自己一巴掌。

“我特麼的不是人!不該那麼自私,我現在就回去想辦法,報警也好,曝光也好,我一定能想到辦法的,總之你絕對不能回去!”

“我自己想辦法,我報警!我找媒體!我會想辦法救我爸媽,你不能回去!”

然而,井雨薇卻是搖了搖頭。

既然決定了要回去,那她就一定不會改變,這個看似柔弱的女孩,一直都很有自己的主意。

“芷秋,阿姨,謝謝你們這段時間對我的照顧,我一定會回來看你們的。”

井雨薇勉強擠出了一個微笑,在心裡補充道:“如果我還能有命的話!”

“不行!”

謝芷秋不由分說,一把將其拉了回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不是英雄,而是傻子。

她不允許井雨薇回去送死。

“芷秋……”

井雨薇似乎還想說些什麼,謝芷秋用不容拒絕的口氣說道:“如果你非要走的話,那我跟你一起去,我倒想看看那個蔣家的少爺究竟有多麼蠻不講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