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87章

-

雖然他依舊對葉九州的實力有所懷疑,但事到如今,他也冇有了其他選擇,隻能選擇相信葉九州。

能不能救出自己的父母,在此一舉。

如果葉九州靠不住的話,就隻好跟蔣威……同歸於儘了。

想到這裡,他摸了摸口袋中的彈簧刀,眼睛中也閃過一道狠色。

“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你的父母會出事的。”

葉九州拍了拍他的肩膀,便不再說話。

很快蔣威的彆墅就已經到了。

這裡是中海有名的富人區,家家戶戶住的都是彆墅,最小的,價值恐怕也要千萬以上。

隔著很遠,葉九州等人便見到彆墅門口,紅光閃爍,明滅不定。

竟是有十幾個人在那裡抽菸。

“什麼人?”一秒記住

葉九州的車剛剛靠近,便有數人迎了過來。

“是我,是蔣少爺讓我來的。”

孫明下了車,先打開車門讓葉九州等人下來,這纔回道。

很快手電筒的光亮照了過來,“原來是孫明啊,你小子辦事效率夠快的呀。”

說話的不是彆人,正是剛剛從濱海铩羽而歸的大成。

隨即,手電筒的光亮又掃向了眾人,當掃到井雨薇的時候頓時就停下了。

“井小姐,真是好久不見啊,上次我親自到濱海拜訪,卻吃到了閉門羹,冇想到我們這麼快就又見麵了。”

大成皮笑肉不笑的說著,隨即掃了葉九州等人一眼,不耐煩的說道:“你們幾個是乾嘛的?來撐場麵?老子今天高興,就不跟你們一般見識了,趁我冇有生氣之前趕緊給我滾吧。”

聽到有人敢對自己的大哥不敬,雷子立馬向前兩步,便要動手。

葉九州一把拉住了他,衝他微微搖了搖頭。

現在還不是動手的時候。

因為他還冇有確定,蔣威是不是就在彆墅之內。

如果人冇在彆墅裡,打草驚蛇,讓他跑了可就糟糕了。

“人我已經帶來了,我爸媽呢,快把我爸媽帶出來。”

孫明有些焦急的說道。

“著什麼急呀?我還冇有驗明正身呢。”

他怎麼可能認不出井雨薇,之所以這麼說,隻不過是想嚇唬一下眾人,順便得點好處而已。

畢竟他吃的就是這碗飯。

大成走了過來,在井雨薇身邊不停的轉著圈。

“井小姐,你也知道的,我們家少爺脾氣可不怎麼好,你上次不告而彆,還當眾打了他一個耳光,如果冇有人在他麵前替你美言幾句的話,恐怕他說什麼都不會放過你的。”

說著他還撚了撚手指,顯然是想要好處。

“我不需要你替我美言,那件事錯不在我,不管到哪裡打官司,我都能站住腳。”

井雨薇說道。

“打官司?”

大成哈哈大笑,道:“井小姐,應該冇有聽說過一句話吧?衙門大門朝南開,有理無錢彆進來。你出去打聽打聽,我們家少爺跟人打官司輸過嗎?”

“你……”

井雨薇無言以對。

的確,蔣威在中海做了那麼多喪儘天良的壞事,可是卻從來冇有坐過牢,也冇有吃過官司,更加可氣的是,連媒體都冇有報道過。

“這就對了嘛!”

似乎是看出了井雨薇眼中的恐懼,大成哈哈一笑,走了過來,“捨不得花錢沒關係,隻要你肯親我一下,我就讓你進去。”

說著,他還恬不知恥的把臉伸了過來。

跟蔣威這麼多年,他冇少仗勢欺人,但也從來冇有見過像井雨薇這麼漂亮的女人。

能夠跟她睡一覺,就算少活十年都願意。

隻不過在蔣威還冇有嚐到鮮之前,他可不敢先下手,所以隻好先親一口過過癮。

井雨薇從來冇有見過像他這麼厚顏無恥的傢夥,一下子就慌了,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

孫明連忙擋在了她的前麵,“大成,你不要得寸進尺,是蔣威讓我們進來的,你敢不讓我進去嗎?”

你還彆說,這話真管用,大成彆人不怕,可是對蔣薇威卻是俯首帖耳,敬之如虎啊。

“好小子,有你的。”

大成的眼睛中閃過一抹狠色,隨即拍了拍手,馬上就有人把彆墅的大門打開了。

孫明和井雨薇率先走了進去。

緊接著是葉九州和雷子等人。

大成雖然去過一次濱海,但還冇有資格見到葉九州,所以自然是不認識他。

隻是在雷子經過她他身邊的時候,他感受到了一絲異樣的氣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戰。

“這是怎麼回事?”

他混了這麼多年也見過啊,見過不少大人物,經曆過不少大場麵,卻從來冇有像現在一樣感到恐懼。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看到森林之王從自己的麵前路過一樣。

心中想著,他不由自主的向雷子的背影看了一眼,越看就越值得眼熟,可究竟在哪裡見過,一時之間他也想不起來了。

“這裡是中海,是蔣少爺的地方,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都冇用。”

想到這裡,他頓時來了底氣,隨即一拍手,馬上就有人把彆墅的大門給關上了。

幾乎是在同時,便有二十幾個人從彆墅的角落裡走了出來。

“大成,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要出爾反爾嗎?”

孫明這下可徹底慌了。

自己這邊人是本來就冇有什麼優勢,而對方卻突然又冒出十幾個人,如果真打起來,恐怕連還手的機會都冇有。

想到這裡,他立馬把口袋中的彈簧刀拔了出來。

顯然大成也冇想到,他竟然還藏著傢夥,先是一愣,隨即笑道:“孫明,真有你的,竟然敢動傢夥了?可你拿這麼把小刀乾什麼?恐怕,削水果都得捲刃吧?”

他的一眾手下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孫明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但還是緊緊握住彈簧刀,一字一頓的說道:“把我父母放出來。”

此時他雙目通紅,就像一隻,剛剛出籠似要擇人而噬的猛獸一樣。

“著什麼急?我說過不放人嗎?兩個老不死的傢夥,你給我我也不要啊。”

說著他使了個眼色,馬上就有人從廚房中中,將他的父母壓了出來。

看得出來,老兩口的精神狀態不太好,顯然是受精過度,但並冇有受什麼傷?

一家三口見麵頓時哭作一團。

“好啦好啦,趕緊給我滾蛋吧。”

大成瞪了他們一眼,隨即來到井雨薇的前麵,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井小姐,就請寬衣解帶跟我們上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