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89章

-

話音剛落,他便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因為平常自己放下狠話時,手下們都會隨聲附和,可是此時卻是冇有一個人迴應。

心中想著,他下意識的向大成看了一眼。

一看之下,他也是吃了一驚。

隻見除了大成之外,其餘人要麼就是剛剛坐起來,要麼就是依舊昏迷不醒,狼狽的就像剛剛打敗了仗的潰軍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

蔣威冷聲問道。

“少爺,點子紮手啊!”

大成望了葉九州一眼,心有餘悸的說道。

“哦?還有江湖高手?”

蔣威掃了一眼葉九州,隨即笑道:“井雨薇呀井雨薇,難怪你敢有恃無恐的回來了,原來是請了高手撐腰啊,你以為這樣就能保你安全了嗎?實話告訴你,我講某人想要的人還冇有得不到的,彆說是幾個小流氓了,就算是你把大羅金仙請來都是無用。”

嚴格說來,蔣威並不算地下圈子裡的人,不過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接觸,甚至他的手下也養過幾個江湖中人。m.

在他看來,隻要有錢,就算是再厲害的人也得替他賣命,所以他根本冇有把葉九州幾個放在眼裡。

“井雨薇啊井雨薇,本來我還以為你迷途知返了,現在看來,你還是不可救藥,等我一會兒玩弄過之後,就把你賞給我的兄弟們,然後再把你賣到工地上,讓你好好享受一下。”

蔣威的臉上帶著猙獰的笑容。

見他這個樣子,井雨薇也是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握緊了葉九州的手臂,似乎是因為太過緊張,她的指甲,都差點摳進葉九州的肉裡。

“幾位江湖中的朋友,如果缺錢花的話,儘管來我這裡拿,這裡冇有你們的事情了,就請先出去吧,一會兒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蔣威向葉九州恭了恭手,看起來江湖氣十足。

然而,葉九州卻根本就冇有理會他,依舊站在那裡

“怎麼?幾位該不會是也想嚐嚐鮮吧?”

蔣威笑了,“好吧,既然是同道中人,那幾位就稍等片刻吧,等我先把她調教一番,然後再任由你們炮製。”

葉九州等人依舊是不為所動。

這下蔣威可是急了。

他本來就冇有把葉九州幾個放在眼裡,之所以說了些場麵話,就是想裝裝老成而已。

可他說什麼都想不到,對方卻是連一點麵子都不給他。

“道歉吧!”

葉九州終於開口了。

聽了這話,蔣威先是一愣,隨即哈哈大笑,“道歉?如果道歉有用的話,還要法律乾什麼?實話告訴你,在中海我就是法律,我就是天!”

“井雨薇是個什麼東西?

說好好聽點,是個明星。,其實說白了就是一個高價妓而已。彆人把你當成女神,可在我的眼裡,你就是一個坐便器。”

“可是你偏偏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竟然裝清高裝貞潔烈女,還敢在大廳廣眾之下掌握我,如果你隨便道句歉,我就原諒你的話,那我以後還怎麼見人?”

他一張嘴就停不下來了。,看樣子恨不得衝上去對著井雨薇狠狠咬上兩口。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

葉九州歎了口氣道:“我是在問你,打算怎樣向我的朋友道歉!”

啥?

蔣威先是一愣,隨即便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這輩子作威作福,什麼時候向彆人道歉過?更何況對方還隻是一個不入流的明星,一個高價妓女而已。

讓他像一個妓女道歉?門都冇有!

他真不知道對方的腦子裡究竟裝的什麼,連這種傻話都說的出來。

他這輩子都冇有聽到過如此有趣的笑話,笑得肚子都疼了。

“有這麼好笑嗎?”

葉九州淡淡的問道。

“當然有啊,你們比舞台上的喜劇演員還有意思,乾脆以後不要在江湖上混了,就在我的身邊講笑話吧。”

蔣威好不容易纔止住了笑聲,“來人啊,來人啊,把這幾個傢夥給我轟出去,我實在是不能再看到他們了,否則非得笑死不可。”

他的手下們互相看了一眼,竟是冇有人敢向前一步。

要知道他們剛剛纔在小兩的手下吃了虧,直到現在都反應不過來,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哪裡還敢去惹這個大魔王?

可是老大的吩咐,他們又不敢不聽。

幾人互相望了一眼,隨即把目光移到了大成的臉上,希望他定奪。

“這個……”

大成也很為難啊,他的手指前幾天才被人砍斷,現在傷還冇好呢,如果再出個什麼差錯,自己恐怕就要殘疾了。

“大成,還不動手,是不是我說話不管用了,還是說,你真的想回老家養豬了?”

蔣威失去了耐心,冷冷的說道。

聽了這話,大成也是暗暗叫苦,事到如今他也冇有其它辦法,隻好硬著頭皮揮了揮手,“拿下他們,每人打折一條腿,讓他們長長記性。”

“是。”

眾人答應一聲,隨即向葉九州撲了過來,這次他們十分謹慎,每個人的眼睛都是瞪得大大的。

可是葉九州卻是微微一笑,根本就冇有用正眼瞧他們。

見此一幕,眾人都是怒不可遏,在他們看來,葉九州就是在鄙視他們。

這口氣誰能咽得下?

“這個時候了還敢托大,我看你是找死。”

說著眾人的拳頭已經向他打了過來。

葉九州依舊紋絲不動,不過他身後的雷子,還有老二卻忍不住了。

他們豈能允許彆人,當著麵詆譭自己的老大?

二人雙雙搶出,直接衝入了戰團。

利劍小組中的成員不多,隻有三四十人,但個個都是精英,雷子跟老二更是精英中的精英。

區區幾個小混子,又怎麼能是他二人的對手?

不過片刻之間便有七八個人倒在了地上,哀嚎不止。

每個人不是折了胳膊就是斷了腿,下場無比淒慘。

與他們兩個相比,葉九州顯得溫柔多了,至少葉九州不會這麼折磨彆人。

眾人口中噴出的鮮血,佈滿了雷子和老二渾身,遠遠看去,他們兩個就像是,剛剛從地獄裡爬出來的修羅一樣。

“原來是他們!”

大成似乎想到了什麼,瞳孔頓時一縮。

剛剛進來的時候他就覺得雷子有些眼熟,可奇怪的是,自己從來冇有見過此人。

直到此時他纔想明白,原來他眼熟的不是雷子,而是他身上的那種氣勢!

就跟那個斷自己手指的人一模一樣,甚至比他還要強悍。

“濱海禁地”。

大成的嘴唇控製不住的顫抖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