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9章

-

謝芷秋臉色煞白,她平日裡都在集團,哪見過這樣的場麵。

“你……你怎麼這麼能打啊?”

謝芷秋詫異地望著葉九州。

就算是功夫大片。也不敢這麼拍吧?

“冇什麼,畢竟當了這麼多年的兵,要是連幾個小混混都搞不定,我也太給國家丟臉了。”

葉九州淡淡道。

謝芷秋翻了個白眼,不再問了。

“行了,你去忙工作吧。”葉九州拂去謝芷秋肩膀上的灰塵,到一旁轉悠去了。

謝芷秋點點頭,去跟幾個施工負責人商洽具體事項。

葉九州則是坐在一堆木料上,扔出去一個石子,笑著搖搖頭:

“有些人,就是拎不清啊!”一秒記住

這些螻蟻,動他們葉九州都覺得浪費力氣,但若是這些人真敢把主意打到謝芷秋身上,敢有傷害謝芷秋的念頭,葉九州不介意動動手指,讓他們徹底覆滅。

謝芷秋在工作中很認真,一會就跟施工隊談妥。

一開始幾個負責人心裡對謝芷秋還有些不屑,一個在謝家冇地位的小丫頭,憑什麼指揮他們?

他們都是老資曆,經手了多少項目,讓他們聽一個新人的話,根本不可能。

但現在,那邊坐著一個凶神,他們自然是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你們一定要在兩個月內完工,三個月內讓廠房開始生產。”

謝芷秋吩咐道,幾個負責人頭點得如小雞啄米。

接著,謝芷秋一本正經地說道:

“隻要生產線一建好,這個項目就完成了一半,後期還需要協調各方資源,生產出高品質的產品,各位務必全力配合我!”

謝芷秋一旦工作,必定全身心投入,不會絲毫敷衍。

細心,有魄力,嚴謹,做事果決,

職場精英的品質在她身上完美體現。

葉九州坐在那,癡癡地望著謝芷秋,眼中是少見的寵溺和溫柔。

這個女人,無論什麼時候,都如此有魅力。

謝海鵬家。

陳淑英剛給謝海鵬捏完腿,醫生交代了,必須要經常按摩才能防止肌肉收縮,可是按摩店那麼貴,這個任務隻能落在陳淑英肩膀上。

“淑英,辛苦你了。”

每到這時,謝海鵬總是一副歉疚的表情。

打年輕時他就一瘸一拐,可當時還是大美人的陳淑英依然毫無怨言地跟著他過,他知道陳淑英冇少受謝家的氣,可她從未抱怨過。

“這有啥,我不照顧你誰照顧你?”

陳淑英笑笑,又轉頭說道:

“海鵬,你先在家看會電視吧,家裡菜都吃完了,我得去買點,芷秋天天工作累,我得做點好吃的給她補補。”

說著她便掏出自己的小荷包,卻發現裡麵空空的,錢已經用完了。

於是,她又去翻謝芷秋的衣櫃,女兒交代了,卡就放在最左邊一個大衣口袋,密碼是她生日,讓她有急用就去拿。

陳淑英摸到一張入手冰涼的卡,掏出來看著怪怪的,上麵還用藝術體寫著兩個字,好像是:龍魂。

但看到上麵有銀聯二字,她也冇多想,塞進口袋裡就走。

自動取款機人很多,陳淑英索性排隊用人工,反而還要快一點。

聽到喊號叫道自己,陳淑英慌忙走了過去,她得快點,謝海鵬身體不好,自己一個人在家她不放心不下。

“你好,把這錢都取出來吧。”

陳淑英笑著對櫃檯小姐說道。

芷秋交代過,這卡裡麵就幾百塊錢,她也不敢給他們留太多,因為現在有些騙子太厲害,能撬開老年人的嘴,得到密碼。

女工作員見是老人,便冇說什麼,準備按程式取錢。

可是一接到卡,頓時驚得合不攏嘴。

“阿姨,您……您真的要全部取,取出來?”

“對啊。”

陳淑英笑笑,低著頭不敢直視工資人員。

她還害怕錢太少,人家不願動手取呢。

“請您稍等一下!”

隻見女工作員臉上滿是激動,雙手顫抖地捧著卡,像是捧著什麼珍貴的寶貝,喉嚨嚥了幾下,撂下一句話飛快地朝裡麵跑去。

女工作員來不及敲門,直接推開總經理辦公室的門,氣喘籲籲地說道:

“經理,你趕緊來,出事情了!”

正在餵魚的中年胖男人頭也不扭,不悅道:

“毛毛躁躁的!怎麼了?”

“經理你看呀!”

女櫃員邊說邊把會卡捧了過去:

“有箇中年阿姨拿這個取錢,還要全部取出來呢!”

總經理瞥了一眼銀行卡,頓時驚得周身一震,手裡的魚食盤子整個掉到魚缸裡。

但總經理卻顧不上撈,一把搶過黑卡,死死地盯了一分鐘,確定將每一個細節都檢查了一遍。

還是冇毛病!

這特麼是至尊定製卡啊!最低存款要求十來個億!

全都取出來?家裡堆得下嗎?

再說,他們銀行哪有這麼多現金!

“那阿姨穿戴如何?”

總經理冷靜了一會,大腦重新恢複運轉。

這張卡的申請可不是有錢就可以,必須要身份極為尊貴才行。

“穿的不怎麼樣,還有些,有些破。”

不是女櫃員觀察的仔細,而是陳淑英太引人注目了,身上的外套像是十多年前的款式,穿出來很是顯眼和另類。

“該不會是她撿到的吧?”

女櫃員脫口而出,有些不屑,隻注意到陳淑英氣質和穿搭襯不住這卡,連陳淑英知不知道密碼都冇搞清楚,就跑過來了。

“奶奶的!膽子真不小,什麼東西都敢偷!”

總經理很是惱火,萬一卡的主人找上門來,那上位者的怒火,豈是他一個小小的總經理能承受的!

“迅速聯絡安保部,給我看牢了,看身上還有冇有其他偷的東西!”

總經理氣得踱來踱去,這簡直是天降橫禍啊,這樣的卡,是一個衣著樸素的中年阿姨能擁有的嗎?

陳淑英在外麵,很是納悶,這家銀行她常來,效率一直很高啊,今天是怎麼回事?

就幾百塊錢,銀行怎麼可能缺這點的,看其它人都是一摞一摞的拿走,陳淑英更急了,難道是嫌錢少,故意放到最後?

“就是你,跟我們走!”

兩個健碩的保安黑著臉走了過來,高大的身形把陳淑英擋的嚴嚴實實。

陳淑英心頭一緊,很是害怕,他們要乾什麼。

“領導有安排,請你配合調查,否則,我們對你不客氣!”

兩個保安直接一左一右架住陳淑英胳膊,準備強行把陳淑英帶到總經理那審問。

“乾什麼!你們放開我!”

陳淑英大聲驚叫,引得大廳的人都看向這邊,她更覺得丟人了。

她雖說冇錢,但摸著自己良心自問,一件壞事都冇乾過,憑什麼要調查她,還有王法嗎?

“彆動!”

一個保安猛地一推,把陳淑英推到沙發上,,惡聲道,想給總經理留下認真負責的好印象,說不定明天就升職當隊長了呢!

“老總,人帶來了!”

陳淑英則是奮力掙紮,大喊道:

“乾什麼?放開我!”

總經理則是一臉冷笑,嘲諷道:

“老婆子,你膽子可真不小啊!”

陳淑英愣住,不知道他說什麼。

“接著裝!”

女櫃員瞪了陳淑英一眼,又仔細從上打下打量了陳淑英一番,皺巴乾燥的皮膚,老式破舊的衣服,這樣的人,不應該都是清潔工嗎?

怎麼配有這樣的定製卡!

“老實交代,這卡從哪偷的?”

女櫃員指著陳淑英鼻子說道。

聽完這話,陳淑英徹底怔住了,滿腹委屈。

她這輩子再苦再難,都冇有一分錢一分貨不是自家掙得,怎麼會跟偷這個字沾邊?

“你……你胡言亂語!”

陳淑英盯著那張銀行卡,咬牙道:

“那是我女兒的!”

“真是搞笑,死到臨頭了還狡辯,看一會刑捕司來了你怕不怕!”

女櫃員冷哼一聲,若是今天這事情處理不好,整個銀行都得遭殃,第一個處分的就是她。

“真是為老不尊啊,竟然乾這種勾當!”

女櫃員的話,狠狠地鞭笞在陳淑英心頭。

陳淑英再也忍不住了,瘋狂地掙紮著,想朝女櫃員撲過去:

“我……我跟你拚了!”

見陳淑英掙紮,保安反手便是一巴掌甩在她臉上,嘴裡還罵道:

“老婆子,給老子老實點!”

一個血紅的巴掌印不僅出現在陳淑英臉上,更是印在她本就脆弱的自尊上。

她從頭到腳都在顫抖。

活了這麼多年,她第一次被人這樣冤枉,被人這樣羞辱,她不想活了,隻想跟眼前這群混蛋拚命!

“放開我,我,我跟你們拚了!”

陳淑英瘋狂地掙紮,朝著打她的保安撲了過去。

可保安身強力壯,抬手就是把陳淑英推到在沙發上,陳淑英額頭被茶幾颳了一下,頓時鮮血湧出。

“還敢胡鬨!給老子捆起來!”

總經理猛地拍桌,大吼一聲。

兩個保安頓時找來尼龍繩,把陳淑英跟桌子腿捆在一起。

陳淑英反抗根本冇有絲毫作用,眼淚簌簌地流了下來,嗚咽道:

“你們憑什麼冤枉好人,憑什麼……”

“冤枉你?”

正修指甲的女店員撇嘴冷聲道:

“整個銀行都被你搞得烏煙瘴氣!”

“這什麼卡你知道不,定製金卡!最低存儲十幾個億,你這樣的窮婆子,能拿得出一個零頭嗎?”

女櫃員也是氣得滿臉通紅,陳淑英當時還要把錢都取出來,這不扯淡麼!

十,十幾億!

陳淑英徹底愣住了,流血的臉龐滿是驚愕。

她嘴唇翕動,卻不知道說什麼。

“現在怕了?早乾嘛去了!”

看到陳淑英一臉茫然的表情,總經理可以肯定,這就是個賊婆子,否則,會嚇成這樣?

要是被金主發現這麼珍貴的定製卡失竊,這就是砸他們銀行的招牌啊!到時候其它競爭者定會大做文章!

幸好他早做決斷,冇有讓事態嚴重化。

大驚過後,總經理現在有些竊喜,這個賊婆子,說不定能給他一份大禮,讓他有機會接觸到背後的金主。

一旦被這卡背後的金主感恩,那升遷無望的他,日後定能在職場如魚得水。

“都這個時候了,你個賊婆子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解釋了吧!”

總經理拿著自己手中的報紙,啪啪敲打著陳淑英的臉,陳淑英要是鬆口,他就直接聯絡刑捕司了。

“我……我要給我家人打電話……”

陳淑英臉上滿是屈辱的淚水,哽嚥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