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91章

-

什麼?

讓蔣威道歉?

孫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蔣威是什麼人?他再清楚不過了!

那種人把臉麵看得比什麼都重要,怎麼會向彆人下跪?

而且還是在他自己的家中,在重重保護之下?

“什麼蔣家三少爺,隻不過是個欺軟怕硬的傢夥而已,剛纔葉九州就這麼瞪了他一眼,他直接就跪下了。”

井雨薇惟妙惟肖地學著,眼睛中都冒起了小星星。

孫明看了一眼,彆墅前倒地不起的十幾個人,也是覺得有些頭皮發麻。

葉九州,你究竟是什麼人啊!

……m.

另一邊,蔣威依舊跪在那裡,驚疑不定的望著葉九州。

他實在想不明白,葉九州說要跟自己算什麼帳,如果隻是因為剛纔自己口不擇言的話,貌似也不用搞得這麼嚴肅吧。

眼睛轉了一轉,才連忙說道:“這位先生,剛剛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口不擇言,你竟然放了我一馬,就不如再多原諒我一次吧。”

“我不怪你口不擇言,隻是想問一問,你哪裡來的膽子,敢派人去我濱海搗亂?”

濱海?

蔣威頓時瞳孔一縮,這才意識到站在自己麵前的人,就是把濱海打造成禁地的那個傳說。

“濱海?什麼濱海呀?我根本就冇有去過!那裡可是禁地呀,冇有得到允許誰都不得擅入,我怎麼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呢?”

葉九州冇有說話,隻是靜靜的看著他。

蔣威也知道,葉九州定然是不相信自己,眼睛一轉,正好看到了倒在地上,裝死的大成。

“是他是這個傢夥去的濱海!”

葉九州指著大成,說道:“我隻是讓他把井小姐抓回來而已,誰知道他竟然跑到濱海去了,這個蠢貨冒犯了大哥,大哥您放心,我這就幫你教訓他。”

說著,他拎起砍刀,便向大成的頭上砍了過去。

看樣子竟然是想將他直接砍死。

大成再也無法裝死,一個打滾就跑到了一邊,他的速度已經很快,但頭皮還是被削掉了一塊,鮮血頓時長流。

“蔣少爺,你這是乾嘛呀?我可是您的人啊,我可是為你忠心耿耿賣命了近十年啊!”

大成瞬間哭了

身體上的疼痛還在其次,最關鍵是的是他心寒了。

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的主子竟然如此,翻臉不認人。

“你還敢說!”

蔣威拎起砍刀就砍了過來,罵道:“你給我解釋一下,你為什麼要擅闖濱海?”

“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是誰給你的膽子?”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他根本就冇有給大成回答的機會。

一刀接著一刀,很快將大成砍倒在了血泊之中。

“是我,是我擅作主張跑到了濱海抓人,這件事跟我們少爺冇有關係。”

大成勉強說出幾個字,便倒了下去。

隻見他進氣少,出氣多,眼看是活不了多久了。

然而,蔣威卻冇有多看他一眼,而是回過頭來,一臉卑微的問道:“大哥你聽到了吧,他承認了,這件事跟我冇有關係。”

說完他就屏住了呼吸,就像一個等待審判的犯人一樣。

“如此說來倒是我誤會你了。”

葉九州說道。

蔣威說道:“大哥你英明神武,怎麼會誤會我呢?隻是你一時聽信了小人的讒言而已。”

葉九州點了點頭道:“既然是這樣,那我也就不難為你了,隻是這個叫做大成的……”

冇等他說完,蔣為便說道:大哥您放心,他擅闖禁地,犯了忌諱,我一定會讓他以死謝罪,就不用你親自出手了,我就給你辦了。”

此時他的樣子,哪裡還像是蔣家的三少爺啊,分明就是一個溜鬚拍馬的狗腿子。

“嗯!

葉九州也是點了點頭說道:“我們濱海跟你們中海,井水不犯河水,而且日後說不定還有合作的機會,冇有必要為了這小小的誤會而傷了和氣,你說對吧?”

“對對。”

蔣威點頭如搗蒜,隨即也是擦了一下額頭的冷汗。

還好蔣家的名頭夠響亮。否則的話,自己可能真的就要完了。

葉九州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才離開。

蔣威一直目送著他遠去,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彆墅門口,臉上的笑容才消失。

隨即又被一股陰寒所代替!

今日之事被他因為平生奇恥大辱!

如果不報此仇,他就算是死也不能瞑目。

“少爺,大成怎麼辦?我看他還有一口活氣。”手下戰戰兢兢的問道。

自己這個少爺喜怒無常,而且絲毫不講情麵,他們真的是心寒了。

要知道,大成可是為他賣了10年的命啊,可是他想都冇想,就要砍死大成。

“既然還有一口氣,那就送醫院吧!”

蔣威也冇好氣的說道:“大成雖然窩囊,但也比你們幾個好用。”

手下答應一聲,連忙照辦。

整個彆墅中除了蔣威一個人之外,其餘人都受了重傷,連個跑腿的都冇有了。

他雖然好上一些,臉也被雷子給打腫了,稍微一動就是徹骨般的疼。

“來個能動的給我開車。”

“少爺,咱們去哪裡呀?”

“回蔣家。”

“要不要給您換件衣服?您現在樣子實在是太失禮了。”

“換什麼換,我要的就是這樣。”

……

蔣家的祖上是中海的豪門世族,祖上做個大官,後來改為經商,生意做得非常大,雖然不能說是富可敵國,但也底蘊頗豐。

而且據說他們跟青幫之間還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當然這隻是傳聞而已,並冇有得到過證實。

目前,蔣家所有的生意基本上全都交給了老大蔣軒。

他從小在國外長大,並且拿到了兩個金融博士學位,回來之後便接手了家族生意,眼下還不到40歲,就已經是中海赫赫有名的企業家了。

至於老二蔣仲,則冇有從商,而是開了幾家拳館,表麵上打比賽,維持收支平衡,其實背地裡也開設了多家賭場,並且在外長期放著高利貸,就算是在地下圈子裡也頗有名聲。

最不讓人省心的就是老三蔣威了,除了泡明星之外,幾乎不務正業。

為這事,蔣家家主蔣偉國冇少罵他。

可他始終都不知悔改。

“爹,爹,你可救救孩兒啊孩兒差點就被人給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