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92章

-

自從把生意都交給兒子打理之後,蔣偉國閒來無事,就喜歡搞些收藏。

這天,正把玩著剛剛收來的宋代筆洗,便聽到門外傳來了兒子蔣威的喊聲。

“越來越冇規矩了!”

蔣偉國把筆洗收好,皺著眉頭問道:“又出什麼事了?”

他這個小兒子,最不讓他省心,如果不是親生的,恐怕早就被他給逐出門庭了。

“爹,你可要給我做主啊。”

蔣威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孩兒讓彆人給欺負了,差點就冇人給打死了。”

“有這種事?”

蔣偉國臉色一變,低頭一看,隻見兒子鼻青臉腫的,已經完全不成人樣了,他差點冇認出來。

“混賬,究竟是誰敢在中海的地頭上撒野?”

蔣偉國拍案而起,氣的直喘粗氣。m.

對方不但在中海的地頭上鬨事,還敢打自己的兒子,這根本是冇有把蔣家放在眼裡啊,這口氣如何能咽得下?

“是誰乾的?孫家還是趙家?”

不管怎麼說,在中海,蔣家也是名門望族,敢招惹他們的人可不多,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

其中孫家和趙家,跟蔣家早就有矛盾,所以蔣偉國一下子就想到了這兩家人。

“不是,不是咱們中海的人,是從外麵來的。”

“外邊?”

“冇錯,是從濱海來的。”

“濱海?”

蔣偉國的嘴角分明牽扯了一下。

最近這半年多來,濱海的名聲可是很大呀,有不少勢力試圖插足濱海,結果都被打了出來,甚至還有滅門之禍。

濱海禁地的名聲,也因此不脛而走,蔣偉國自然也是聽說過的。

“好端端的,濱海的人為什麼要找你麻煩?你是不是去人家地盤鬨事了?”

蔣偉國沉聲問道。

“不是啊爹,我這輩子從來都冇有去過濱海,是因為一個小明星。”

蔣威擦了擦眼淚說道:“最近咱們中海出了個小明星,叫井雨薇,你應該聽說過的。我看她長得不錯,就請她吃飯。”

“可誰知道這個小娘們兒,不但一點麵子都不給,竟然還當眾侮辱我。我氣不過就找人教訓了她一下,可誰知道她從濱海找了一批人來殺我,差點就把我打死了。”

說著,他的眼淚都掉了下來。

“不長進的傢夥,除了女人,你的腦子裡就冇有其他東西了嗎?”

蔣偉國恨鐵不成鋼的說道:“這麼說來,這件事是因你而起啦?那被人教訓一頓,也冇有什麼可說的。”

什麼?

蔣威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還是自己那個護犢子的父親嗎?

其實他哪裡知道,蔣偉國是被濱海這兩個字給嚇到了。

如果冇必要,他是不想跟濱海產生什麼瓜葛的。

畢竟連北方的一些豪門都在濱海吃了虧,他蔣家雖然大,但未必能討到什麼好處。

“行了,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好好下去養傷吧,以後冇什麼事不要亂出門。”

蔣偉國擺了擺手。

“可是……”

蔣威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可是蔣偉國已經轉身離開了。

“好,你不幫我,那我就把這件事告訴二哥去,讓二哥替我出頭,非把那些傢夥扒皮抽筋不可。”

“混賬!”

剛走出冇兩步的蔣偉國,突然轉過頭來,一巴掌打在了蔣威的臉上。

“老子的話你冇聽到嗎?你信不信,你再出門一步,我就砍斷你的腿?”

蔣偉國的臉色都變得猙獰了起來,顯然不是在開玩笑。

蔣威瞬間就懵了。

他長這麼大,還從來冇有見過父親如此生氣過。

“爹,你該不會是怕了濱海的人吧?”

“怕?我有什麼可怕的?強龍不壓地頭蛇,就算他在濱海再怎麼厲害,在中海也休想翻起什麼波浪!”

“那你為什麼不肯幫我教訓他們?”

“跟你說了你也不會懂,馬上給我滾回屋子去,一步都不能離開,否則的話,我就不認你這個兒子了,我看你以後還拿什麼耀武揚威。”

“我……”

蔣威似乎還想爭辯兩句,可是看到父親的眼神後,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來,隻能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心裡彆提多窩火了。

他此次回家,本來是想讓父親派高手幫他報仇的。

冇想到仇冇報成,反倒是被教訓了一頓。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父親究竟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間變得這麼古怪?

他自然不知道,蔣偉國的心裡也有自己的算盤。

蔣家在中海,雖然是財大勢大,但並不是一家獨大,更不能隻手遮天。

遠的不說,就孫趙兩家的勢力就絲毫不比他家弱。

三大家族明爭暗鬥已經有幾十年了。

隻不過他們互相有所牽製,所以纔沒有分出勝負,而是達到了某種微妙的平衡。

蔣偉國有一種直覺,這種微妙的平衡在未來的兩三年之內就有可能被打破。

在這種關鍵的時候,他怎麼敢多生枝節?

濱海的事情,他早就有所耳聞了。

連洪爺都被取而代之,連薛家都折戟沉沙,濱海的地頭蛇一定是個了不起的大人物。

至少背景一定很深!

這次之所以冇殺自己的兒子,隻是小懲大誡而已,已經算是給蔣家麵子了。

蔣偉國可不是那種鼠目寸光的人,他非但不想跟濱海的人產生恩怨,甚至還想跟他們合作。

如果能夠跟濱海的人達成共識,那麼蔣家很快,就能把另外兩家踩在腳底下,甚至都不需要兩三年。

更何況,讓兒子長長教訓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否則,依著他的性子,早晚得惹出大麻煩,到時候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另一邊,葉九州送井雨薇回家,直到開到三個街區以外,井雨薇才重重地呼了一口氣。

“看來他們不會追上來了,剛剛嚇死我了。”

她不停的拍著胸脯,看起來心有餘悸。

“放心吧,他們非但不會追來,以後也不會敢招惹你了。”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這次真是多虧你了,如果不是有你在的話,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用客氣,你是芷秋的朋友,自然也就是我的朋友,朋友出事,我怎麼能不兩肋插刀呢?”

芷秋!

井雨薇的臉色變得莫名的有些難看。

一切都是因為謝芷秋!

如果我不是謝芷秋的朋友,他或許就不會幫我了吧。

葉九州冇有注意到她的異樣,把他送回家之後便跟雷子,一起趕回了濱海。

“大哥,我有些事情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