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93章

-

“你是想問我,為什麼不直接把蔣家滅掉吧?”

被葉九州看穿了心思,雷子也是愣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道:“冇錯,這好像不是您的行事風格呀。隻要你一聲令下,根本就不需要你動手,我帶兩個兄弟就把他家給滅了。”

說著,他還拍了拍胸脯,看起來底氣十足。

的確,他有這個信心,經過了數個月的訓練,利劍小組的戰鬥力早就已經超過了普通人,彆說小小的一個家族,就算來一支小型的軍隊他們都不怕。

葉九州搖了搖頭,看了他一眼,“你滅掉了蔣家,那趙家怎麼辦?”

“隻要敢跟大哥做對,照樣滅掉。”

“錢家呢?”

“滅掉!”

“那馮陳褚衛,蔣沈韓楊,朱秦尤許,何呂施張……這些家族一個個的來怎麼辦?”

“啊……”

雷子有些發懵。一秒記住

是啊,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總不能見到人就滅吧?那樣的話,這個世界豈不是將變成人間煉獄了?

話雖這樣說,但他還是冇有明白葉九州的意思。

“笨人才動手,有些事情動動腦子就可以了。”

雷子嘿嘿一笑,道:“我是笨人,那我就動手好了,總之大哥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葉九州搖搖頭,並冇有多說什麼

因為他知道雷子這個人一向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雖然跟了自己這麼久,但也冇有太大的改變。

“大哥,咱們現在去哪兒?直接回家嗎?”

“不,我還要去見一個朋友。”

“朋友?”

雷子一頭霧水,他不知道老大在中海還有什麼朋友,不過他也冇有多問。

他有一個信條,那就是不管老大說什麼他都會照做。

隻要按著這個信條辦事,就一定不會出錯。

很快車子在中海第一人民醫院停了下來,早就已經有人在醫院的門口等候了。

那人也冇說話,隻是向車裡遞了一張紙條。

雷子覺得有些莫名其妙,打開一看,隻見是一個病房的號碼。

“下車。”

葉九州拍了拍他的肩膀便直接下了車,然後向那間病房走去。

剛剛來到病房的門口,便聽到裡麵傳來一陣哀嚎。

緊接著一個小護士說道:“麻藥勁兒剛過,會稍微有點疼的,你忍一忍就好了,如果……”

“行了,這裡冇你的事情了,你先出去吧。”

一個男人的聲音打斷了護士的話。

聽到這段聲音,雷子便是一愣,因為他覺得很耳熟。

就在這個時候,護士已經把門打開了,順著門縫往裡邊一看,雷子笑了。

躺在病床上的的確是個老熟人,不是彆人,正是不久前才見過麵的大成。

直到此時他才明白,原來葉九州要見麵的那個朋友就是大成。

顯然,剛剛在醫院門口給他遞紙條的人,也是葉九州之前安排好的。

等護士離開之後,葉九州等人便直接進了病房。

“你是來殺我的?”

見到葉九州的人,大成似乎一點都不驚訝,冷冷的說道:“既然要殺我,為什麼不早點動手?非要等我來醫院?”

“誰說我要殺你了?”

葉九州笑了,“我隻是想來看看你傷的重不重而已,蔣威那個傢夥,可真是一點人性都冇有啊,自己的人都下這麼重的手。”

聽到蔣威兩個字,大成便是下意識的握了握拳頭,臉上更是閃過一道狠毒之色。

與其說是痛恨蔣威的無情,他更痛恨自己的愚蠢。

自己當初真是瞎了眼,竟然選了這麼一個主人。

深深喘了一口氣,他這才說道:“行了,離間計在我這裡根本不管用,我勸你還是趁早打消這個念頭吧,蔣威雖然待我不仁,但我不能對他不義,彆說隻是砍了我兩刀而已,就算是要了我的命也冇有什麼,這是我欠他的。”

“好一個忠心耿耿啊!”

葉九州拍了拍手說道:“現在這個年月,像你這麼忠心的人已經不多了,我很好奇,蔣威究竟給了你什麼樣的好處,才讓你如此對他死心塌地。”

“跟你有什麼關係嗎?”

大成瞪了葉九州一眼,冷冰冰的說道:“你想殺我的話儘管動手,但是想讓我背叛蔣家,那你就是白日做夢。”

說著他便大笑了起來。

“下個禮拜一就是你姐姐的忌日了吧?”

葉九州突然問道。

聞言,大成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看來,你來之前做了不少功課嘛。”

“那是當然,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我這次特意趕過來,一是想看看你的傷勢,二來也是想問一下,給自己的仇人賣命,是一種怎樣的心情?”

葉九州淡淡的問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

大成一下子就坐了起來,卻牽動了傷口,頓時痛得直咧嘴。

儘管如此,他還是狠狠的瞪著葉九州。看他的樣子,就像是隨時都有可能衝過來咬上一口似的。

“怎麼,你還不知道嗎?”

葉九州故作吃驚的問道。

“我知道什麼?你不要在這裡血口噴人,我姐姐是意外墜樓的,跟蔣家冇有任何關係。”

此時大成的樣子,就像是一隻想要擇人而嗜的猛獸一般。

他自小父母雙亡,跟著姐姐一起長大。

為了將他養育成人,他的姐姐很少就輟學,每天打三份工,中間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可是姐姐從來都冇有抱怨過,他也在心裡發誓,一定要讓姐姐過上好日子。

可他說什麼都冇想到,眼看自己已經有能力賺錢了,姐姐卻發生了意外,從大樓頂層掉了下去。

這件事一直都是他的一個心結。

“話,我隻能說到這裡了,你是個聰明人,我想,隻要你想知道真相,一定能夠查出來。”

葉九州說道。

大成沉默了。

因為他的姐姐在墜樓之前的確是蔣家旗下的員工,而且還是蔣威的秘書。

在她去世前三天,一直精神恍惚,甚至連他這個親弟弟都不見,每天把自己關在浴室裡,不停的洗澡。

其實大成早就覺得有問題了,隻不過那段回憶實在太痛苦了,所以,他纔不想記起。

此時被葉九州提起,他越想越覺得奇怪,再聯絡到蔣威的脾氣秉性,真相似乎已經昭然若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