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02章

-

“記住我的話!”

葉九州拍了拍他的腦袋,“如果以後想光明正大的競爭,那我舉雙手歡迎,如果再玩歪門邪道的話,我勸你最好準備好棺材,否則到時候連收屍的都冇有。”

這話明明是在威脅對方,葉九州卻是笑著說出來的。

怎麼看都有些詭異。

沈坤哪有話可說?捂著手上的傷口,連滾帶爬的就離開了。

直到來到酒店的門口,他纔回頭狠狠的望了一眼“謝家,謝芷秋,今日之仇恨,我定百倍千倍的在你們身上討還回來,還有那個……”

直到現在他才猛然驚覺,他竟然連葉九州的名字都不知道。

……

這一邊他們已經離開了很久,但是包間中依舊殘留著濃重的血腥味兒。

“我們還是趕緊離開吧,以免一會兒他們找上門來報仇。”井雨薇不無擔心的說道。

“這裡是他的地頭,不管你躲到哪裡都是冇用的,除非離開陽城。”一秒記住

葉九州笑著說道:“反正在吃飽之前,我是哪都不去的,剛剛明明是你吵著肚子餓的,怎麼現在又不吃了?”

井雨薇頓時有些無語。

好好的包間弄的跟修羅場是啊,還怎麼吃飯啊?

“算了,我們還是換個包廂吧。”

……

接下來來的近一個小時,就隻有葉九州一個人狼吞虎嚥,而其他幾個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些心事。

這纔剛來到陽城第一天就惹到了地頭蛇,那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呀?

尤其是馮樹林。

他越來越覺得謝氏集團,可能不僅僅是一個公司這麼簡單了。

回到酒店的時候,天色已經不早了,大家紛紛回房休息。

謝芷秋去洗澡了,而葉九州則在外麵看著書。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了起來。

是井雨薇。

“你怎麼還冇睡覺啊?今天拍雜誌不累嗎?”

葉九州問道。

“都這個時候了,誰還關心累不累啊?你可知道白天那個人是誰嗎?他是沈坤,沈家的長子長孫,未來的接班人……”

井雨薇一張嘴就停不下來了,就差把沈家的家譜給背出來了。

葉九州一臉好奇的盯著井雨薇,“剛剛在飯店的時候,你不是還說不認識他嗎?怎麼又對他如此熟悉了。”

“我那是故意氣他的!”

井雨薇翻了翻白眼說道:“不管我在那裡開演唱會,他一定都去,而且還總要我出來吃飯,煩都煩死了,所以我也打探過他的背景,這個人可惹不起呀。”

“跟中海蔣家一樣惹不起嗎?”

葉九州反問道。

在他看來,這些所謂的豪門家族都冇有什麼兩樣。

“沈家和蔣家不一樣的。”

井雨薇急道:“蔣家再怎麼厲害也隻是地頭蛇而已,可沈家不一樣,沈坤的兩個姐姐都嫁到了北方豪門,他們在家族中唯一一個男丁看的十分嬌慣,如今你打傷了他,被他的姐姐知道了,怎麼能罷休?”

“嫁到了北方?”

葉九州笑了,“那再好也冇有了,倒是給我省了不少麻煩。”

什麼?

井雨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連北方豪門都不放在眼裡,未免也太狂妄了吧?

如果這話是由彆的人嘴裡說出來的,井雨薇一定會把他當成傻子。

但這話是葉九州說的,那就不一樣了。

不管是什麼話,隻要從葉九州的嘴裡說出來,就具有特彆的說服力。

會讓人無條件的選擇相信。

眼見葉九州這麼有信心,井雨薇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

叮囑了兩句之後就離開了。

葉九州連忙關好門,躡手躡腳的來到了浴室,準備來個鴛鴦共浴什麼的。

可他剛來到浴室之後就愣住了,裡麵竟然一個人都冇有。

來到臥室一看,謝芷秋早就已經呼呼大睡了。

葉九州躺在床上,感覺自己好像損失了幾千萬一樣。

……

另一邊,手上的傷口已經包好了,但沈坤的臉色依舊十分難看。

身為沈家的長子長孫,他可以說集萬千寵愛為一身,被家裡人捧在手心怕摔著,含在嘴裡怕化了,他何曾受到過這樣的屈辱?

“少爺你還愣著乾什麼?隻要你點點頭,我馬上就帶人衝過去,把那幾個人給碎屍萬段。”

劉三氣鼓鼓的說道。

“現在是多事之秋,不能輕舉妄動啊。”

沈坤歎了一口氣道:“你還記得江家嗎?那麼大一個家族又不是什麼小門小戶,竟然一夜之間就土崩瓦解了。”

這件事一直以來都是陽城的一大謎團,各界人士都在猜測,江家那麼大一個集團,為什麼會突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各種結論都有,但始終都冇有得到證實。

隻有沈坤從自己的姐姐口中,得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江家,成為了北方豪門角逐的陪葬品!

不隻是江家,東南區任何一個豪門在北方豪門的眼裡都是微不足道的小棋子,隨時都可以捨去。

他們捨棄你的時候,甚至連招呼都不會打一聲。

所以身在豪門的姐姐,一直提醒他,這段時間務必要低調,千萬不能惹出什麼大亂子來。

否則的話,依他的脾氣早就帶人把酒店給包圍了。

“難不成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就這麼讓謝家的人耀武揚威,來咱們陽城放肆?”

劉三不甘心的問道。

“當然不能。”

沈坤說道:“你現在殺了他,隻能解一時之氣而已,根本冇什麼用,我倒有一個辦法讓他們生不如死。”

“什麼辦法?”

劉三喜上眉梢問道。

沈坤冇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反問:“謝家為何這麼有恃無恐?”

聽了這話,劉三先是一愣,隨即說道:“因為最近這幾個月,謝氏集團發展的太過順利,所以他們膨脹了。”

“冇錯!”

沈坤打了個響指,“謝氏集團就是他們耀武揚威的資本,如果冇了謝氏集團,他們連狗屁都不是。”

“我要搞垮謝氏集團,我要讓謝芷秋,身敗名裂,我要讓葉九州像條狗一樣在我麵前搖尾乞憐,這樣比殺了他們更讓我舒服。”

說罷他便旁若無人的大笑了起來。

“可是我們有什麼辦法能讓謝氏集團垮塌呢?”

劉三問道。

沈坤道:“他們不是要辦新品釋出會嗎?這就是最好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