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08章

-

如果說其他人是胸有成竹,墨文去哪裡他們就有能力跟到哪裡。

那白一就隻有乾乾淨淨一顆絕對滿是墨文的心。

他從未想過墨文性彆的問題。

其實不是他真的笨,而是他根本不在意。ia

白一會和貓做朋友。

墨文是他珍貴的朋友,而且,對他而言,越來越重要。

他根本不在意墨文是男的還是女的,就是墨文有一天變成了一塊石頭變成了一棵樹,也是他白一最珍貴的朋友。

而且,白一是一個異常敏感和脆弱的人。

其實墨文的所有室友都有各種各樣的陰影。

其他人選擇了變得更加強大,而白一無法剋製將自己的脆弱在墨文麵前暴露出來。

他對墨文冇有秘密。

冇有隱藏。

他就是個現在一直圍著墨文轉的白一而已。

現在白一眼眶紅的要命,他從人群中往墨文身邊擠,但是,哪怕彆人都讓路了,他隔著三步遠的距離,卻敢靠近了。

就看著墨文……

“你不要我了麼……”

好像被拋棄的小動物。

耷拉著耳朵,尾巴也無精打采地耷拉下來,整個人彷彿都要縮成一小團。

他本來還有點嬰兒肥的臉最近也消瘦下去,眼睛也紅腫紅腫的。

光看著就讓人心裡難受。

墨文心裡更難受了,麵對白一的眼神,墨文都覺得自己確實做的過分了。

她再怎麼樣,也該發個訊息是吧?

睡過頭加手機冇電,弄得像是生死離彆一樣。

墨文將身上攬著的手扒拉下來,向白一走去,“冇有冇有,我隻是轉個學搬個家……”

白一抿著嘴,眼睛通紅地看著墨文,冇有說話。

墨文走的更快了,“我們永遠是朋友啊。真的,我……”

墨文腳步很快,動作很快,一直抿著嘴唇的白一突然大步向墨文走過來,他抬起手,墨文也抬起手——

墨文曾經給過白一一個兄弟的擁抱。

在墨文心裡,她還是個猛男,她要把白一抱住哄一鬨。

白一多麼冇有安全感啊。

從小是孤兒,冇有家庭。

他卻保護比他更弱小的人。

白一又是自尊心多強的一個人。

被汙衊了不會哭,在學校打工掙錢被罵了不會哭,被人欺負的時候不會哭,但是這次卻真的哭了。

墨文心裡更難受。

不過,讓墨文冇有想到的是——

白一貌似長高了一點?

她是被白一摟進懷裡的。

然後,白一的胸肌太硬,她整個人懟上去,她感覺自己梆疼……

可惡,不知不覺間,白一竟然悄悄變成猛男了?!

這感人至深的一幕,讓蕭七、秦野和赫連音都眯起眼睛,不過赫連音鼓了鼓掌。

“多感人的兄弟情。咱們宿舍的關係就是好,缺一不可啊。墨文,彆轉學了吧,跟我們回去吧?”

回去繼續相侵相愛啊。

圍觀的人也有人擦擦眼淚,還有些擦擦從嘴角流出來的眼淚。

這真的是兄弟情?

不少男生都懷疑是不是自己腐眼看人基。

還有個忍不住抱了抱身邊的好兄弟,“兄弟,如果我轉學了,你會哭著來找我麼?”

他兄弟白眼一翻。

“我呸就你這垃圾轉學去哪兒也是垃圾!就在這裡給我呆著!老子高三還要靠你買早餐熬過去呢!轉學打死你!”

此時,墨文哥已經悄悄地挪動腳步,逃到了人群外。

他現在覺得壓力山大。

他妹兒刀劍跳舞的事情,他可做不出來啊……

看著還挺溫馨的。

那個白一看著多可憐,要是讓他知道他妹兒是女的,今天這場景肯定上熱搜,然後再一輪網暴……

天呐!

太累了!

有這個折騰的時間確實好好學習比較好,不然的話早晚身份換回來,他這真墨文這麼拉胯,他自己都覺得丟人。

人生啊!好難啊!

墨文哥深深歎了口氣,特彆想去踹牆發泄一下,他又不敢,就蹲在地上畫圈圈。

“唉……難搞啊!不然還是繼續這樣……”

此時,一個聽起來很冷漠,但是很禮貌的聲音在墨文哥頭頂不遠處響了起來。

“請問你,現在有時間麼?”

墨文哥趕快停止自己不太體麵的肢體動作,騰一下站起來,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結果他指頭上都是土,還把衣服弄臟了。

墨文哥特彆想錘自己一下!

不過想想麵對那麼多校霸還麵帶微笑遊刃有餘的妹妹,墨文哥此時也不忘反思一下自己——

“我好像有點菜。”

站在他身邊,和墨文哥一樣遠離人群的藍眸少年看著麵前蹲在地上一會畫圈圈,一會自言自語的人,認真地說。

“您好,我可以和您聊一聊麼?”

墨文哥扭過頭一看,看到了一個藍眸的大帥哥。

封泉能夠在有秦野、蕭七、赫連音和白一的學校被封為校草,他的顏值真的完全無死角。

五官線條分明又不過分淩厲,湛藍的眸子彷彿清澈的寶石,美到夢幻。

他穿著乾乾淨淨的白襯衫,黑色長褲,身材修長,自身帶著一股疏離的氣息。

封泉逆著光反手拎著書包的樣子,特彆有少女漫畫小說中青春的氣息。

墨文哥狠狠愣了一下。

好傢夥,就說妹兒的舍友還缺一個,原來在這兒啊。

“封泉,你咋纔來?”

墨文哥對封泉可是太熟悉了,這就是女扮男裝的來源啊!

就是為了追這個傢夥,所以纔有了女扮男裝的這一切!看書喇

墨文哥的眉心幾乎完全擰成個疙瘩,他上下打量著站在逆光處天然帶著一種憂鬱的美少年,怎麼看怎麼不明白。

“還冇我長得好看。”

封泉聽到這裡,倒是覺得這麼說也冇什麼問題。

畢竟,這位是墨文的妹妹,可能還是曾經剛開始來宿舍裡偷他東西的人……

想到這裡,封泉的臉色並不太好,那一切對他而言也和噩夢一樣。

不過,今天更重要的是……

封泉輕輕吸了一口氣,低聲說。

“是,我可能冇你好看。現在能聽我說一句話麼?你哥哥為什麼昨天晚上……冇給任何人回訊息?他很難過吧……”

封泉本來想問的不是這句,可是脫口而出的就是這句話。

墨文哥本來想說“哦她睡著了手機冇電了”,但是這麼說好像顯得他妹妹冇心冇肺的,對舍友太冷淡了。

墨文哥靈機一動,深深歎了口氣。

“是很難過啊。”

“總是經曆這些誰也受不了。畢竟高三了,學習第一位……對了,封泉,我問你個問題啊。”

墨文哥直視著封泉的藍眸,滿臉認真,目光真誠到有點熱烈。

“封泉,如果啊,住在你宿舍的墨文是女孩子,你會怎麼想?”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