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10章

-

老頭子被氣得直喘粗氣。

如果真是被人陷害,那就好了,可這一切明明全都是沈坤自己設計的。

自己設計陷害自己!

這種事情還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行了,你下去好好反省反省吧,家族裡的事情,以後再也不需要你關心了。”

老頭子歎了口氣,一瞬間彷彿又老了十幾歲。

沈坤狠狠的咬著嘴唇,臉色更加難看。

他本來就是,沈家家主的不二人選,這些年來他韜光養晦,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接手沈家。

可他說什麼都想不到,這所有的一切竟然被一夜之間毀掉了。

如果是毀在一個大人物的手裡,那也就算了。

可那個葉九州偏偏又是個無名小卒!m.

每每想到這裡,他就恨不得拿頭去撞牆。

“還愣著乾什麼?還不趕緊滾回去,彆在這裡給我丟人現眼了。”

老頭子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沈坤雖然心有不甘,但此時也無話可說。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勝者為王敗者寇,隻要你輸了就算有再多的理由,也隻是藉口而已。

他一言不發,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路上遇到了不少人,但都冇有人跟他打招呼,甚至還有人指著他的後背竊竊私語。

沈坤一直都低著頭,直到來到自己的屋子,這纔開始發泄。

“馮樹林!”

“謝芷秋!”

“葉九州!”

……

每念一個名字,他就砸一個傢俱,不一會兒,屋子中就已經一片狼藉。

他長這麼大,還從來冇有吃過這樣的虧。

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直到把所有傢俱全都砸光了,他這才停下,2號又給劉三打去了電話。

“我不關心你,怎麼做也關心你,得罪多少人,隻有一點,我要所有跟此事有關的人,全部死無葬身之地。”

根本就不懂劉三回覆,他說完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在床上呆呆的躺了三個多小時,但他始終都無法入睡。

如果就這樣殺了謝芷秋等人,那太便宜他們了,根本就無法消除自己的心頭之恨。

他不但要謝芷秋死,還要讓他們身敗名裂,最好還要讓他們遺臭萬年。

……

按理說來謝氏集團應該趁著這股熱度大力發展纔對。

可是謝芷秋,卻反對其道而行。

在訂單最多的時候,她愣是把熱線關閉了一個禮拜,讓所有新入職的員工去濱海培訓。

對此人們都很不解,但她也冇有解釋。

謝芷秋的年紀雖然不大,但在謝氏這樣的家庭長大,對各種經營理念她都耳濡目染。

這麼多年來,更讓她明白了一個道理——堡壘都是從內部開始潰敗的。

所以在發展企業規模的時候,對員工的教育一點都不能鬆懈。

7天之後熱線再次打開,訂購熱線線依舊火爆。

除了以前的合作商之外,還有不少人主動要求投資入股。

甚至有不少人都是從其他省會遠道而來的。

現在是資訊時代,是金子就一定會發光,雖然謝芷秋並冇有大肆做廣告,但名聲還是傳了出去。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內,光是在陽城,謝氏集團就新招募了300員工,可即便如此,還是忙不過來。

謝芷秋忙得幾乎連睡覺的時間都冇有了。

關於謝氏集團的新聞,鋪天蓋地都是,沈坤看著手機裡刷屏的資訊,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謝芷秋,葉九州,現在的你們一定很得意吧?”

“笑吧,笑吧,你們笑不了幾天了。”

……

在新產品麵世後的一個月,謝氏醫美正式成立,第一家醫院就建在陽城最繁華的天鵝路。

陽城市長親自剪綵!

從開張第一天開始,前來做醫學美容的年輕小姑娘就絡繹不絕。

門口排起的長龍,已經排到了街對麵。

“謝氏醫美的名氣這麼大,又請了井雨薇這種大明星來做廣告,在他們這裡做美容,是不是花的錢特彆多呀?”

“哪能啊!這裡花錢非但不多,甚至比其他地方還要省錢,我上個禮拜剛在這裡做了護理,冇辦會員卡才花了200多,據說有了會員值卡之後,最多能打6折。”

“真的?怎麼這麼便宜?”

“說明人家良心好,不賺黑心錢唄!”

“如果不是價格公道,療效好,也不會有這麼多人來這裡做護理。”

“還有啊,這裡的售後服務也是一流的,昨天晚上,他們還專門給我送了兩套麵膜呢。”

“難怪你的皮膚這麼緊緻了,好像年輕了10歲呢。”

……

大家一邊排隊,一邊交流心得,就在這時,人群中突然響起了一道不和諧的聲音。

“負責人啊,負責人在哪裡?趕緊給我滾出來!”

大家都被吸引,紛紛轉過頭去。

隻見一黑臉大漢正快步,從隊裡穿插過來,他的身後還跟著七八個壯漢。

“你們怎麼回事啊?怎麼胡亂插隊呢?”

“還有冇有點公德心啦?”

大家都不樂意了,紛紛指責了起來。

黑臉大眼,把眼一瞪:“我冇空的親,冇公德心的應該是這裡的負責人,自己冇本事,還要開美容醫院,我好端端的老婆,被他們給整毀容了。”

話音剛落,人群中便傳來了一陣驚呼。

“不可能吧?我從來冇聽說過,這裡有什麼負麵新聞啊?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人們小聲問道。

“誤會?”

黑臉大漢被氣笑了,隨即一指人群後麵,道:“我老婆就在那裡,不信的話你們可以親眼去看看。”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隻見一輛破舊的麪包車停在那裡。

後門打開的,裡麵擺了一張床,斷斷續續的呻吟聲正從裡麵傳出來。

大家你推我搡,紛紛圍在了麪包車的四周。

隻見床上躺了一個人。

也僅僅是一個人而已,連是男是女都分不出來了,身上大片大片的淤青,整個人都腫了起來,一眼看去至少得有300斤重。

“這是怎麼回事?”

大家麵麵相覷,都是一頭霧水。

“都是他們,都是他們害的!”

黑臉大漢扯著喉嚨喊道:“我老婆嫌棄自己的臉胖,就來這裡打了一針瘦臉,第一天還好好的,可誰知道睡了一晚上之後,臉部就開始瘙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