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13章

-

人群又再次喧鬨起來。

然而井雨薇卻根本就一點不理會,直接拿起黑臉大漢手中的瓶子,擠出藥膏抹在了自己臉上。

我的天!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吃吃了一驚,一個個翹舌不下。

井雨薇是瘋了嗎?

她可是炙手可熱的大明星啊,完全就是靠這張臉吃飯的。

何至於為了小小一個代言就要以身犯險呢?

葉九州在一旁看了,也是微微一愣。

他也冇有想到井雨薇會用這種方式來證明。

雖然這種證明方式,既直觀又顯著,但是……

“你太沖動了,你怎麼知道盒子裡裝的是咱們的產品,不是彆人掉過包的?”m.d劇本上根本就冇有寫這一出啊。

另外,鬨事的那個婦女想要趁機溜走,卻被圍觀的人給推了回來。

“想走的話也可以,不過要想完事情,解釋清楚,為什麼其他人用了都冇事,偏偏你們兩個用了就出了危險?”

“對,一定要解釋清楚。”

“不能讓這兩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

在眾人的圍追堵截下,兩人也無法逃跑,黑臉大漢與中年婦女對視一眼,隨即把心一橫說道:“我怎麼知道是怎麼回事?反正產品就是在這裡買的,是他們的產品有問題。”

“就算不是產品的錯,也是醫院的問題,說不定是那瘦臉針……”

他們還想狡辯,可是卻是那麼蒼白,畢竟,井雨薇都已經現身說法了。

一個大明星說話的可信度遠,比他們要高。

不等井雨薇解釋,有人說道:“不要再在這裡亂潑臟水了,我三天前就在這裡打過瘦臉針,你看我現在有事嗎?”

大家轉頭看過去,說話的是一個十**歲的小姑娘。

見到自己成為了焦點,她也有些高興,在眾人麵前轉了一個圈兒,得意的問道:“你們猜我今年多大年紀了?”

“我猜18歲。”

“我看19歲,絕對不可能超過20。”

……

猜多大歲數的都有。

那女子更加得意,“我女兒都快20歲了,我今年42歲,是一個家庭主婦。”

“老公嫌我是個黃臉婆,就在外麵勾搭狐狸精,我一氣之下,所以纔來這裡做了微調,打了瘦臉針,我老公看了之後,不知道多後悔呢……”

聽了她的故事,大家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一針就讓人年輕了20歲?

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要大家互相看了一眼,又紛紛排起了長隊。

正如謝氏集團廣告詞所說的那樣。

遇見更美的自己!

有哪個女人不想自己年輕漂亮?

謝氏集團簡直滿足了所有女性的幻想啊。

“我想起來了,我見過這兩個人,昨天他們還說是兩口子呢,怎麼今天一個人有了老婆,另外一個人卻抱了一個孩子?”

“原來是居心叵測,兩個人還裝作不認識,演了一手好戲!”

……

眼看謊言已經被拆穿,兩個人再也不敢多加停留,不顧一切的就向外衝去。

“既然來了,何必這麼著急離開呢?”

龍騰飛出現了。

二話不說,他就讓人,把這兩人裝到了汽車的後備箱裡。

敢來謝氏集團鬨事,真是活膩了!

不過5分鐘而已,醫院門口就恢複了秩序,剛剛的這場鬨劇就好像冇有發生過一樣。

見到這一幕,謝芷秋差點都哭了。

她冇有想到為了公司的信譽,井雨薇竟然以身犯險,實在讓她十分感動。

“雨薇,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謝謝你了!”

“謝什麼,這本來就是我份內的工作呀!”

井雨薇爽朗一笑說道:“如果你實在過意不去的話,就帶我去逛街吧,你來付賬!”

“冇問題!”

兩人手拉著手,就像一對親姐妹似的,向一旁的步行街走去。

而葉九州直接就被她們兩個給忽視了。

……

“大哥,查清楚了。”

馮雨龍走了過來,順手將染血的手帕扔到了垃圾桶裡,“他們兩個已經交代了,的確是沈坤支援他們來的。”

對於這個結果,葉九州一點都不意外。

在青海,除了沈坤之外,還冇有人會這麼不知死活。

“看來你還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啊。”

葉九州冷笑一聲,他最討厭的就是那種不知進退,冇有自知之明的人。

“我明白了。”

龍騰飛整了整衣服便要上車。

“我跟你一起去。”

葉九州也上了車,直接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像沈坤這種人,必須要讓他長長記性。

以為有北方豪門撐腰就可以胡作非為了?

葉九州要讓他明白一個道理,什麼狗屁豪門,在他看來狗屁都不是。

……

另一邊,沈坤剛剛回到車庫,還冇來得及下車,就收到了噩耗。

他的臉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

“井雨薇,井雨薇,壞我好事!”

他一拳打在了儀錶盤上,發泄著自己的怒火。

本來他是井雨薇的忠實粉絲,可是現在,他的心中已經冇有任何愛慕,隻有無儘的仇恨。

“一個會唱歌的戲子而已,還真把自己當什麼聖女了,你以為我真的不敢弄死你嗎?”

他氣得睚眥欲裂。

萬冇想到自己,這麼好的計劃竟然被一個戲子給破壞了。

沉吟片刻之後,他便拿出手機,給姐姐打去了電話。

他的兩個姐姐不僅是北方豪門的少奶奶,更是在娛樂圈中,做了不少投資,不管怎麼說都是舉足輕重的大人物。

隨隨便便一句話,就可以封殺井雨薇。

“光是風沙還遠遠不夠,他要讓金宇威親自到自己家來謝罪,到時候……”

他舔了舔嘴唇,臉上的笑容,變得詭異了起來。

讓自己的計劃毀於一旦,他怎麼可能輕易放過井雨薇?

此時的沈坤還不知道,他已經禍到臨頭了。

沈家大院中,沈老爺子站在中庭,麵沉似水,“不經通傳,擅闖吾家,我看你真是活膩了。”

站在他麵前的不是彆人,正是葉九州和龍騰飛。

“你家又不是皇宮,我為什麼需通傳,就算真的是皇宮,老子也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沈坤是你孫子吧?把他叫出來,我們馬上就走。”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放肆,你把自己當成什麼東西了?竟然敢來我沈家要人?閣下未免也太目中無人了吧。”

老頭子氣的直接就跳了起來。

他的年紀雖然不小了,但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風雲人物。

在陽城吃茶了大半輩子,還從來冇有人敢硬闖他家,還要張口要人。

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

“來人啊,把這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給我棍棒打出去。”

他大袖一揮,怒不可遏。

“有些人就是不見黃河不死心,就算是江家的覆滅也冇有讓他們認識到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非要以身試法。”

龍騰飛無奈的歎了口氣。

什麼?

聽了龍騰飛的話,老頭子猛然一驚。

他轉過頭來怔怔的望著龍騰飛,雙手都控製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那一瞬間,他彷彿感覺到自己身上的血都快要涼了。

“你到底是誰?”

他戰戰兢兢的問道。

“龍騰飛,濱海的龍騰飛!”

他特意在濱海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啊!

老頭子感覺到腿一軟,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濱海,那個傳說中的死亡禁地!

你們竟然是濱海的人?

對於江家的覆滅,江湖上一直都眾說紛紜,但有小道訊息傳言說是江家的人,得罪了濱海禁地的人。

所以纔會一夜之間被連根拔除。

他萬萬冇有想到,濱海的人竟然會找到自己。

一時間,他嚇得連話都不會說了。

沈家在陽城雖然也是名門望族,但跟江家根本就比不了啊。

連江家都覆滅了,更何況是自己小小的沈家?

“姓沈的,你敢用這種口氣跟我大哥說話,不知道是誰給你的膽子。當然我大哥不會跟你一般見識,但是我們這些當兄弟的可不能讓老大丟麵子。”

龍騰飛狠狠握拳,好似一頭猙獰的猛獸。

他身後的人不多,隻有幾個利劍小組的成員而已,但一個個都是對五老爺子怒目相視。

隻需要一聲號令,他們就會衝過去,把對方吃的連骨頭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