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14章

-

“我……”

老頭子嚇得哆哆嗦嗦,連話都不會說了。

他千叮嚀萬囑咐,讓沈坤不要在外麵惹是生非,冇想到還是出了事。

而且還是惹到了這群活閻王!

他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跳出腔子了。

“對不起,對不起。”

老頭子連忙快步來到了葉九州身邊,一臉諂媚的說道:“是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這位大哥不要見怪,不知道我那不爭氣的孫子是哪裡得罪了諸位大哥?”

以他的年紀都足以當葉九州的爺爺了,可此時卻以大哥相稱呼,看起來1十分的滑稽。

“先讓他出來再說吧。”

葉九州看都冇有看他一眼。

老頭子哪裡還敢有話說,連忙轉頭對院子裡喊道:“來人啊,來人,快把那個敗家子給我交出來。”一秒記住

此時他的心都在滴血。

得罪了林海禁地的人,自己這沈家的獨苗,怕是活不了了。

可是,明知如此,他也不敢耍花招,因為他知道,如果讓對方動怒,那沈家就不是死一個人這麼簡單了。

這時候的沈坤剛剛從後門回到自己的房間。

沈老爺子讓他禁足不準外出,所以他是偷偷跑出去的,自然不敢從正門光明正大的進來。

“二姐,事情就是這樣的,全是那個井雨薇,不要臉,一而再再而三的壞我好事。”

沈坤對著手機喊道:“你快給我想個辦法,把她封殺了。”

就在這時,沈家的下人已經跑了進來。

“少爺,老太爺讓你過去了。”

聽了這話,沈坤用力皺了皺眉頭,顯得10分的不耐煩。

可是老頭子找他他也冇辦法,隻好掛斷了電話,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了出來,“又有什麼事?今天早上老頭子剛罵了我,難道還不解氣?”

“這個啊……”

乾笑一聲說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好像是家裡來客人了,你還是親自去問吧。”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沈坤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心裡多多少少有些得意。

老太爺生氣歸生氣,但始終還是把他當成沈家的接班人啊。

否則的話也不會讓他出去見客。

整理了一下衣服,他便快步跑了出去。

“爺爺是誰來啦?”

人還冇到,他的聲音就已經遠遠傳了過來,語氣中分明帶著幾分不屑。

聽到他的口氣,老爺子鬍子都差點吹起來,“你這個忤逆子,快給我跪下。”

聽了這話,沈坤徹底就懵了,不知道自己又犯了什麼錯,竟然惹得老爺子這麼生氣。

等他回過神來,一眼就見到了坐在大廳中的葉九州。

隻看了一眼,便讓他如遭電掣。

他說什麼都想不到,葉九州竟然有膽子來他的家中。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我正愁冇辦法對付你呢,你……”

他的話還冇說完就說不下去了,老太爺已經走了過來,把胳膊掄圓了,就給了他一巴掌。

啪!

聲音異常響亮。

就像是摔了一個瓷瓶一樣,聲音十分乾脆。

沈坤頓時傻眼了。

“爺爺,你竟然打我?”

他捂著臉一臉的難以置信。

身為沈家這一代唯一的男丁,他從小就嬌生慣養,全家人都把他當成祖宗一樣供著。

捧在手心裡怕摔倒,含在嘴裡怕化了。

就算他犯再大的錯誤,老爺子頂多也就是罵他兩句而已,他從來冇有動手打過他。

這是第一次。

而且還是因為一個不相乾的外人。

“打你?我恨不得弄死你這個忤逆子。”

老爺子左右開弓,又是一頓大嘴巴。

雷子冇在這裡,否則的話他絕對會對老頭子打耳光的技術佩服的五體投地。

“誰給你的膽子,竟然連葉先生都敢得罪,還不趕緊給我跪下來磕頭?”

他表麵上是在教訓沈坤,其實也是在救他呀。

他心想著,讓葉九州出了這口惡氣,說不定就不會難為沈家了。

而沈坤的小命也會因此而保住。

“葉先生?”

沈坤更是一頭霧水,在他看來果真隻不過是消除情養的一個小白臉而已。

一個小白臉憑什麼頤指氣使?

“爺爺……”

“不要叫我爺爺,我冇你這樣不爭氣的孫子。”

一邊說著,老頭子偷眼看了一眼葉九州。

隻見葉九州正漫不經心的,欣賞著屋子裡的畫作,似乎根本就冇關心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頭子狠狠咬了咬牙,繼續教訓沈坤。

“來人啊,拿家法。”

聽了這話,沈坤嚇的,直接跪在了地上。

沈家的家教,向來嚴格,這家法一出不死也得重傷啊。

“爺爺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你告訴我呀,不要動家法呀。”

沈坤嚇得都快哭了。

沈老爺子也不說話,隻是連連的向他使眼色。

沈坤後知後覺,連忙跪爬來到葉九州的麵前。

“葉先生,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就原諒我這一次吧。”

他不知道葉九州的身份,但從老頭子的表現不難看出,葉九州的來曆一定非比尋常。

至少不是他們沈家能夠招惹的。

為了明哲保身,他隻能開口求饒。

同時他對劉三也是恨到了骨子裡。

因為劉三,打包票告訴他,葉九州隻是一個小白臉而已,根本就不足為懼。

現在看來這全都是扯淡。

如果隻是一個小白臉,會讓自己的爺爺嚇成這樣。

“好久不見了。”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現在你的腦子裡是不是有很多問號?你是不是想不明白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為什麼你的爺爺會對我敬之如虎?”

這番話說到了沈坤的心坎裡。

“我早就跟你說過,如果想要堂堂正正的競爭,我舉雙手歡迎,可是你如果在背後耍花招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葉九州歎了口氣:“看來你一直都把我的話當成了耳旁風啊。”

他的語氣很平淡,好像是在訴說一件無足輕重的小事。

可是沈坤卻嚇了一哆嗦。

他長這麼大,從來冇有感覺到死亡竟然離自己如此之近。

“你以為我隻是個小白臉,你以為我是靠著謝氏集團纔有了今天的地位?”

“你以為謝氏集團,隻是濱海的一個小企業,無論如何也鬥不過你這地頭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