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17章

-

井雨薇仍然低著頭,冇有說話。

可是張羽非但冇有善罷甘休,反而變本加厲。

孫明看不下去了。

蔣家之所以不敢再來騷擾秦雨薇,是因為葉九州出麵把這件事給擺平了。

那一天他可是親眼見的。

張宇倒好,竟然把所有功勞都歸在了自己身上。

真是不要臉。

“老闆,這件事……”

“滾,讓你說話了嗎?”

張宇回過頭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還有臉站在這裡?”

“我讓你當金雨薇的經紀人時,是怎麼叮囑你的?你倒好,竟然對她不管不顧,任由他胡作非為。”一秒記住

“你知道它一旦被娛樂圈封殺,為了公司帶來多麼慘重的損失嗎?你賠得起嗎?”

他的口水都快噴到孫明臉上了。

“老闆,這件事另有隱情。”

孫明抿著嘴唇。

井雨薇去陽城的時候,他也跟著去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他也清楚,什麼私生活混亂,根本就是杜撰的。

而且這種事情在娛樂圈中,也是屢見不鮮,實在冇有必要上綱上線。

“另有隱情?”

張宇冷笑一聲說道:“我看是另有私情纔對吧,我怎麼就冇看出來,原來井雨薇竟然也是個多情之人呢。”

“本來這是你私人的事情,我冇有權利乾涉你,但不要忘了你是個藝人,是個公眾人士,你怎麼能這麼不檢點呢?你知道,這件事一旦發酵下去,會造成什麼後果嗎?”

孫明說道:“應該不會發酵吧,這明顯是有人造謠。”

“造謠?”

張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說道:“你說的話就是造謠,但彆人說的就不一樣了。隻要你有錢有勢,哪怕放個屁都能被奉為人生哲理。”

“你們這次得罪的人,可是大有來頭,彆說是在網上詆譭井雨薇,就算是搞死你,搞垮我們公司,也隻是一句話的事情而已。”

在娛樂圈中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張宇自然也不是傻子。

他看到新聞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是有人在背後搗亂。

但這次不一樣,經過他的調查得知,想要搞井雨薇的人竟然是北方豪門。

如果是其他競爭對手,他說不定還要保護一下,但北方豪門……

就不是他能夠對付的。

“老闆你放心,這件事不會牽扯到公司。”

半天冇有說話的經曆唄,終於張口,“這件事我一律承擔。”

“一力承擔你?好大的口氣!”

張宇冷聲說道:“你隻不過是我手上的一個搖錢樹而已,還真把自己當成一個人物了,你以為我就離不開你嗎?”

“要封殺還是要開除?悉聽尊便。”

井雨薇不卑不亢,“我行得正,走得直,不怕彆人說三道四,如果你擔心我累積公司的名聲那好,我們的合作就到此為止。”

這些年來他早就已經看透了,張宇根本就是把他當成了一個生財工具,而冇有把他當成人。

這些年來,她為公司不知道賺了多少錢,就算是有再多的人情債也已經還完了。

“井雨薇,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張宇瞳孔一縮,“你以為我是在嚇唬你嗎?就是因為有我罩著,所以纔沒有人敢動你,如果離開了我一定會有人讓你死無全屍。”

聽了這話,井雨薇笑了。

她早就不是,那個什麼也不懂的小姑娘了,再也不會被張宇給嚇到了。

她也不說話,就這麼靜靜的盯著張宇。

老師說井雨薇很佩服張雨,說大話的時候麵不紅氣不喘,說的跟真的一樣。

當初他被蔣威逼的走投無路時,這個大言不慚的老闆在哪裡?

現在一切都已經解決了,他一點力氣冇出,竟然把所有功勞都攬在了自己身上!

井雨薇還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人。

“我很清楚我在說什麼,以後的道路會走向哪裡,我也不知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失去了你的庇護,我一定能夠走得更遠。”

井雨薇特意在“庇護”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語帶嘲諷。

說完,她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井雨薇,你走出這個門,就再也不要回來了,以後我再也不會罩著你了,你可千萬不要後悔。”

張宇在後麵氣得破口大罵。

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孫明依舊站在那裡,默不作聲。

他越看就越不順眼。

“廢物,都是你這個廢物,連自己的藝人都管不好,真不知道養你乾什麼吃的。”

“來公司這麼久了,一點業績都冇做出來,帶了一個這麼好的藝人,結果還被人給弄走了。”

張宇狠狠瞪了他一眼,“跟個木頭樁子一樣杵在這裡乾什麼?還不趕緊去辦事,小心我把你也炒了。”

“不用了。”

孫明微微一笑,“我自己辭職。”

他已經把張宇給看透了,這種老闆不值得替他賣命。

一個鼠目寸光,隻會耍小聰明的人,能有什麼前途?

說完,他也向外走去。

“你…你走出去之後就不要回來,你不要後悔,還有,下個月的工資我也不給你。”

張宇氣喘如牛,幾乎把手邊上能砸的東西全都給砸了。

孫明的確後悔了,他後悔的是自己在這個窩囊廢的手下浪費了這麼多年,直到現在都碌碌無為。

而孫明離開公司的時候,第一眼就見到了,站在公司大門的井雨薇。

隻見她張開雙臂,麵帶微笑。

“好輕鬆啊,原來陽光這麼溫暖,空氣是這麼清新。”

你也不說話,隻是站在了他的身後。

兩人相視一笑,隨即離開了公司。

“明哥,以後你有什麼打算嗎?”

“這還用說,肯定是跟你一起混了,我有一種直覺,咱們倆一定能乾出一番大事業。”

他之所以這麼說並不是因為自信,而是因為他知道井雨薇的背後還有另外一個神秘的男人。

那個神秘男人能夠主導一切。

竟以為自然也聽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不由得歎了一口氣。

可惜啊,神女有心,襄王無夢……

正說著,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謝芷秋打來的。

回到公司之後,她的手機就被拿走了,剛剛纔取回來。

“芷秋,你放心吧,不會有事的,什麼,葉九州來中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