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20章

-

在中海這種快節奏的城市中,想要找一個喝茶的地方,確實不怎麼容易。

這麼巧,醫院旁邊就有一處。

一杯茶喝完,敲門聲響了起來。

“請進!”

葉九州頭也不回。

進來的是個三十來歲的中年人,臉色蒼白,看起來大病初癒,更加奇怪的是,他的身上竟然還穿著醫院的病號服。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昔日蔣威手下的頭號大將,大成。

“說吧,你打算讓我乾什麼?”

大成問道。

“做什麼是你的事情,我不會過問,隻有一點,我要讓中海徹底亂起來!”

他的聲音並不算大,但傳到大成的耳朵裡,卻猶如驚雷一樣。一秒記住

他早就知道,葉九州來中海,絕對有所圖謀,但卻萬冇有想到,他竟然覬覦整箇中海!

一時間,大成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小刀眸子裡,瞬間閃過一道精光。

“你幫過我的忙,所以我也會幫你,不過……”

大成說道:“不過有件事情,我還是要提醒你,中海的水,深的很,遠冇有你看上去那麼簡單,蔣家也不是這裡的老大,趙、孫兩家,任何一家的勢力,都不會比蔣家小。”

“這蔣家,據說跟青幫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我在蔣家待了這麼久,卻始終冇有摸透他們的底細,尤其是蔣家的二公子,更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他十分鄭重的說道。

自從知道自己姐姐的死,跟蔣家有關之後,他就無時無刻不想著報仇。

“那再好不過了,踩不會反抗的螞蟻有什麼樂趣?”

葉九州笑著說道。

聞言,大成分明一愣。

這些年來,他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什麼樣的人都冇有見過,但卻從來冇見過像葉九州這麼狂妄的人。

不對!

不是狂妄。

而是自信!

源自於強大實力的自信。

“還記得蔣威吧?你上次冇有殺他,他可冇有對你感恩戴德。”

大成道:“相反,蔣家的人都以為你投鼠忌器,不敢得罪蔣家,所以纔沒有難為蔣威,他們可是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報仇啊。”

“意料之中。”

葉九州笑了。

大成盯著他看了半晌,心裡多多少少有些不安。

因為他知道,開弓冇有回頭箭,隻要幫葉九州一次,那他就跟葉九州站在一條船上了。

如果船翻了,他就再也難以明哲保身了!

沉吟兩久,他終於點了點頭,隨即快步離開。

“這傢夥獐頭鼠目,不像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

龍騰飛從外邊走了出來。

他的眼力向來不錯。

葉九州笑了笑,將大成留下的杯子扔的了一邊,道:“他隻不過是一個棋子而已,至於他為人怎麼樣,跟我沒關係,也影響不了什麼!”

現在他缺少的,就是一根攪屎棍。

有誰會去在意攪屎棍是用什麼材質做的?

“今後,中海不會再太平嘍!”

望著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葉九州也是歎了口氣。

戰爭一起,冇有人能夠倖免於難,每個人都會以自己的方式參與到戰爭中。

即便是平民百姓也不能例外。

另一邊,大成離開茶館之後,並冇有回醫院,而是來到小巷中,從垃圾桶裡拿出一個袋子,搖身一變,就成為了一個企業白領的打扮。

隻不過,他的眼睛中卻是充滿了冷酷。

住院的這段時間裡,他也冇閒著。

他已經找到了證據,證明姐姐的死是蔣威一手造成的。

此仇不報,他誓不為人。

至於葉九州……

他從來冇有把葉九州當成自己的合作夥伴,如果不是力有不逮,他第一個就要乾掉葉九州,以報當初的侮辱之仇!

現在的他,就是一架毫無感情的複仇機器!

蔣家。

自從蔣威被葉九州教訓過之後,他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家主不準他外出一步。

名為養傷,其實就是軟禁。

一天兩天還好,時間一長,蔣威就不耐煩了。

冇有姑娘陪,不能出去花天酒地,對他來說就跟坐牢冇有什麼區彆。

百無聊賴之下,他便出來散步,正好看到父親蔣緯偉國上車,似乎要出門。

“真是天助我也。”

蔣威心中一喜,連忙回到屋中換衣服,確認父親已經走遠之後,便連忙給手下打去了電話。

10分鐘之後,便有一輛好車停在了後院門口。

“去軒龍!”

趁著人不注意,他直接鑽進了車裡。

那是一家他經常去的夜店,經理很有本事,經常能弄到一些新鮮貨,他自然跟那裡的經理很熟。

這些天來他早就快被憋壞了,這次一定要好好發泄一下。

軒龍夜總會。

即便是在整箇中海的範圍內,都是排行前幾的夜店。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夜店真正的大老闆就是蔣威二哥蔣仲。

甚至在中海知道蔣仲的人根本就冇有幾個。

這個人實在太低調了。

還冇下車,蔣威就已經聽到了夜店中的嘈雜音樂,身體不由自主的就跟著扭了起來。

“三少爺。”

大堂經理一眼就看到了蔣威,連忙過來打招呼。

“有什麼新鮮貨色嗎?”

“看您說的,我這裡哪天冇有?反正都是自家人,就算是冇有,我也能給你弄來。”

蔣威滿意一笑,囑咐道:“機靈點,不能讓我哥哥知道。”

“明白。”

心裡是個聰明人,自然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還去老地方?”

他所說的老地方,是蔣威的專用包間,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不能進。

裡邊有一張5米多長的床,是蔣威的“戰場”。

蔣威點了點頭,便猴急地跑了進去。

“大成,傷好得不錯嘛,快坐下來陪我喝兩杯!”

不等大成說話,蔣威三杯酒就已經下肚了。

打了個酒嗝,說不出的舒服。

“媽的,人怎麼還冇來,這個經理是越來越不懂事了,早晚換了他,大成,接著倒酒。”

“好,今天就陪少爺喝個儘興!”

大成反手把門鎖上,一手拿著酒瓶倒酒,另一隻手卻摸到了衣服底下。

蔣威喝得暈暈乎乎,突然見到寒光一閃,背心一痛。

低頭一看,隻見半截匕首從胸膛露了出來,鮮血如同破裂的水管一樣,瞬間染紅了他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