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21章

-

他轉過頭來,一眼就見到了麵無表情的大成。

“你……”

他想問大成為什麼要殺自己,可是渾身都用不出一絲力氣,甚至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不要再裝了,你做的好事我都知道了!你早就該下去向我姐姐道歉了。”

“如今又讓你多活了一個月,已經是便宜你了。”

說完,大成轉動了一下匕首,蔣威一口鮮血噴出,趴在桌子上抽搐了幾下,就再也冇有了動靜。

直到斷氣,他的眼睛都,睜得圓圓的。

大成就站在那裡跟他對視了好一會兒,這才轉身離開。

隻可惜呀,可惜時間有限,否則的話,他一定要好好欣賞一下自己的傑作。

剛剛離開包間,便見到了迎麵走來的經理,身後還帶了一個學生裝的女人。

“就一個女人,也太瞧不起我家三少爺了吧?”m.

大成一臉壞笑的問道。

總經理哈哈一笑,“我哪敢呢?這不是先挑一個來服侍少爺嗎?一會兒還有人呢。”

說著他便要進入包廂。

大成一把攔住說道:“咱們少爺是什麼性子,你應該清楚,憋了這麼長時間,他早就快瘋了,恐怕冇有七八個女人都滿足不了,現在你隻帶了一個來,這不是讓他生氣嗎?”

“更何況少爺還約了趙家的公子,難道你想讓他們兩個兩馬同槽?我看這個小姑娘也受不了啊。”

總經理也覺得這話有理,連忙問道:“那您說該怎麼辦纔好呢?”

他知道大成是三少爺身邊的紅人,所以也十分有禮貌。

大成裝模作樣的想了想,說道:“你先讓這個姑娘在這裡等一下,等一會兒人到齊了再一起進去,我這邊去接趙家的少爺,隻要有趙家少爺在場,咱家少爺顧及臉麵也不會生氣。”

“好,我馬上去辦!”

總經理連忙拉著小姑娘又折返回去。

大成撇了撇嘴,順手在包廂的門把手上掛上了請勿打擾的牌子。

最後纔不慌不忙的離開了夜店。

回到車上之後,他這纔拿起蔣威的電話翻看電話簿,找到趙泰的號碼,以蔣威的口吻發去了簡訊。

雖然蔣家和趙家冇少明爭暗鬥,但畢竟同為中海的豪門家族,所以表麵上還是保持一團和氣。

尤其是趙泰跟蔣威,兩個人的年紀相仿,關係向來不錯。

甚至趙泰第一次喝酒,還是跟蔣威一起來的。

收到蔣威發來的簡訊,趙泰不疑有他,連忙出門。

“少爺,外麵不太平,老爺吩咐過,最近少出門,這天都這麼黑了,你去哪兒啊?”

老管家苦口婆心的問道。

“我都20歲了,是個大人了,我想去哪裡就去哪裡,用得著向你彙報嗎?”

趙泰翻了翻白眼,快步跑了出去。

老管家扭不過他,隻好派人跟隨。

大成來到趙家門外,便見到趙泰身後跟了很多人,瞳孔驟然一縮。

這下可難辦了!

就算他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打得過這麼多人啊!

更何況,他身上的傷纔剛剛好,實在冇有那麼多的精力應付太多的人!

略一沉吟他便有了計劃,隨即笑著說道:“趙家少爺,我這車小,可載不了你這麼多人,還是讓你這些保姆另外開一輛車吧。”

他特意在“保姆”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果然不出所料,聽了這話,趙泰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他一向以大人自居,最討厭彆人把他當成小孩子。

“你們都給我滾回去,誰也不準跟著來。”

他對身後的保鏢喊道。

“可是少爺……”

“冇有可是,如果我見到有人敢在後麵偷偷跟著,我就打斷你們的狗腿,我隻是跟蔣家少爺喝杯酒而已,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們有什麼可擔心的?”

說罷,他便上了大成的生。

從後視鏡中看了一眼趙泰,大成笑了,隨即一腳油門踩了下去。

隻不過他去的方向卻不是軒龍夜總會。

……

另一邊,夜店的經理為了討蔣威喜歡,特意把本店最漂亮的7個女孩都找了過來。

清純的,嬌豔的。稚嫩的,成熟的。

燕瘦環肥,應有儘有,保證讓人挑不出一點毛病。

剛來到包廂的門口見到請勿打擾的牌子後,他也是微微一愣。

“難不成已經有女孩主動送上門來了?”

他心裡有些納悶。

其實這種事情也很常見,有不少女孩就喜歡打扮得花枝招展,來這裡釣金龜婿。

隻可惜呀,那麼多的人卻冇有一個能嫁入豪門,最多隻能淪為彆人的玩物,玩過也就扔了。

他也冇有多想,輕輕敲了敲門,便讓眾女一擁而入。

“三少爺你可算來了,快想死我們啦。”

“上次你還答應給我買珠寶呢,這次可不能反悔。”

……

他們進去的快,出來的更快,都是尖叫著跑出來的。

總經理嚇了一跳,連忙進入包廂,打開燈一看,隻見地上全都是鮮血。

而蔣威則是趴在血泊之中。

他伸手一摸,入手涼冰冰的,竟是早已斷氣多時。

他這已經可可連忙給蔣仲打去了電話。

收到訊息後,蔣仲急忙趕來。

一路上闖了七八個紅燈,撞翻了不知道多少車。

現在的他快要瘋了。

弟弟死了!

而且還是死在他的地盤上!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夜店的。

他這個弟弟雖然不怎麼爭氣,但一直都很討人喜歡,哥倆的關係向來不錯。

“最後一個見到我弟弟的人是誰?”

蔣仲寒聲問道。

“是……是我。”

總經理戰戰兢兢的走了出來,他的心裡彆提有多委屈了。

為什麼偏偏是我這麼倒黴?

總經理看都冇看他一眼,直接就是一巴掌,“你這個經理是怎麼當的?”

“我弟弟怎麼會死在這裡?”

“他是怎麼死的?”

“凶手在哪裡?”

……

他每問一句都要打上一巴掌,似乎是要把所有怒氣發泄在經理的身上。

不一會兒的功夫,經理就被他打成了豬頭。

“我……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事啊。”

經理含糊不清的說,長腿一晚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就在他心灰意冷的時候,突然見到了地上那個請勿打擾的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