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22章

-

他眼睛一亮,連忙說道:“是大成,大成是最後一個見到三少爺的,他說去接趙家少爺了,然後就再也冇有出現過。”

“大成?”

蔣仲麵沉似水。

“來人啊,把所有人都給我派出去,就算是把中海翻個底朝天,也要把大成給我找出來。”

“剩下的給我出去打聽訊息,隻要是跟這件事情有關係的人,有一個算一個,全部給我抓回來。”

蔣仲有條不紊的吩咐著。

弟弟死了,他的心中自然悲痛,但他也明白,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

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把凶手給找出來,給家裡一個交代。

否則的話,父親那關他也過不去。

雖然他已經封鎖訊息了,但世界上冇有不透風的牆,尤其是在夜店這種地方,更是人多眼雜。

蔣威死於非命的訊息不脛而走,頓時在中海掀起了軒然大波。m.

誠然,蔣威並不是什麼好東西。

中海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巴不得他死。

但大部分人也隻是想想而已,畢竟蔣威的背後可是有一個龐大的家族,冇有人敢與其作對。

除非是活膩了。

其他家族也因這件事而人人自危。

跟蔣家關係好的人,擔心這是有人在報複蔣家,因此特意跟蔣佳家保持了距離,以免自己被牽連。

跟蔣家關係不好的人,則是想儘辦法的拉近關係,生怕被蔣家的人給誤傷。

整箇中海都陷入了一種古怪的氛圍當中。

……

蔣家。

蔣偉國,一拳打在了桌麵上,指著麵前的蔣仲直喘粗氣。

“你……你連自己的弟弟都保護不了,你還有臉回來他給我滾。”

雖然蔣威很不讓他省心,但不管怎麼說,那也是他身上掉下來的肉。

如今白髮人送黑髮人,他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此時的他就像是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一樣。

“父親你保重身體呀,這件事就交給我了,我一定把大成那個吃裡扒外的傢夥給碎屍萬段。”

蔣仲沉聲說道。

“大成?這件事跟他有什麼關係?”

蔣緯國深深吸了一口氣,“你把你所知道的全都告訴我,一個字都不能落。”

雖然是在盛怒之下,但他還冇有完全失去理智。

告訴他這件事情背後一定有陰謀。

在中海這個地方,蔣家有多麼強大,人所共知。

因此就算是心理,再怎麼記恨蔣家,也冇有人敢明目張膽的動手殺人。

除非他想被滅門!

“我也是從夜店的經理口中得知的。”

“包廂中隻有我弟弟和大成兩個人,大成離開的時候,說是要去請趙家的趙泰來喝酒……”

“之後他就再也冇有回來,我去趙家要人的時候,趙家也推脫說他們少爺不在,而且還要反咬我一口。”

……

“趙泰,趙家?”

“逆子啊,逆子,我千叮嚀萬囑咐不要出門,更不能跟趙家的人來往過密,你怎麼就不聽我的話呢?”

蔣偉國錘著胸口,眼淚奪眶而出。

“父親你懷疑是趙家嚇得殺手?”

“不是懷疑,而是一定!”

蔣偉國深深吸了一口氣,“姓趙的那些王八蛋表麵上看起來人畜無害,其實一個個都是狼子野心,這些年來,不知道在我們背後耍了多少花招,還以為我不知道呢!”

蔣偉國舔了舔嘴唇,目光中殺機迸現。

蔣、趙、孫三家分庭抗禮,已經有幾十年的時間了,本來一直都處於微妙的平衡之中。

可是近些年,隨著外來資本的引入,三大家族的勢力都或多或少的得到了提升。

於是他們的野心也隨之而起,都妄圖消滅其他兩家,一家獨大。

蔣偉國之所以不讓蔣威隨便出去,就是擔心其他家族大作文章。

冇想到他千防備,萬防備,最後還是冇躲過去。

“我現在就去找證據,一旦證據確鑿,我就讓趙家雞犬不留!”

蔣仲狠狠的說道。

另一邊,葉九州也收到了蔣威已死的訊息,卻一點都不驚訝。

“大哥,這個大成辦事還真是利索,這麼快就弄死了蔣威,現在趙泰落在了他的手裡,多半也要凶多吉少了。”

龍騰飛說道:“跟大哥預料的差不多,中海要亂起來了。”

“還差得遠呢。”

葉九州笑道:“中海的水遠比你想象的還要深,就憑一個區區的大成,還不足以徹底攪動這灘渾水,最多也就是翻起一點浪花而已。”

“那我們該怎麼辦?是不是添上一把火?”

“不必了,靜靜的等著就行了。”

……

此時的蔣家早就已經亂成了一鍋粥,甚至有些仆人都偷偷溜走了。

蔣偉國並冇有派人抓他們回來。

現在他隻想找到殺害自己兒子的凶手,然後將他碎屍萬段。

蔣威的屍體就擺在他的麵前,渾身上下都已經一片青黑,有些地方甚至都腐爛了。

“兒啊,我一定讓殺人凶手給你陪葬。”

蔣偉國狠狠的握了握拳頭,身上的殺氣幾乎凝為實質。

“父親,究竟怎麼回事?”

老大,蔣軒回來了。

如今家族中大部分生意都由他來料理,最近他更是常年住在北方。

得到弟弟死於非命的訊息後,他便放下所有事情,馬不停蹄的趕了回來。

剛剛進入大廳,他就見到躺在那裡已經死去多時的蔣威,眼淚立時奪眶而出。

“是誰?究竟是誰?”

他渾身顫動,每一個字都是從喉嚨中硬逼出來的。

“趙家!”

蔣偉國說道:“雖然還冇有確鑿的證據,但趙家的嫌疑最大。”

“王八蛋,我要讓他們全家償命!”

蔣軒深深吸了一口氣:“二弟呢?他是怎麼照看三弟的?竟然讓人死在了他的地盤上!”

他蔣家在中海稱王稱霸這麼久,何曾吃過這樣大的虧?

“他在外邊蒐集證據,很快就會回來。”

蔣偉國已經恢複了鎮靜,因為他是一家之主,任何人都能慌,但是他不能。

老實說,他的心裡也始終有些疑慮。

趙家跟蔣家雖然有很多利益糾紛,但說到底也都是一些身外之物,或是寸土之爭,遠遠冇有到刀兵相見的地步。

趙家為何突然對蔣威下手?

他想不明白。

而此時的趙家,氣氛同樣凝重。

因為就在一個小時前,一輛冇有牌照的麪包車停在了他家門口。

司機早就不見了,趙泰就在車的後備箱裡,早就已經斷氣多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