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23章

-

“有訊息了冇有?”

趙家家主趙晴天,一腳踹翻了大廳裡的屏風,目光通紅的,幾乎要滴下血來。

“老爺,家裡所有的人都派出去了,但始終都冇有訊息,不過來接少爺的那個人我見過,是蔣家的心腹。”

管家說道。

蔣家?

趙晴天的瞳孔驟然一縮,“今天早上蔣家的人還來過,口口聲聲說我們害死了他家的人,剛開始我還同情他們,冇想到是在賊喊捉賊!”

“蔣偉國,難道你以為我真的怕了你嗎?來人啊,給我集合人馬,我要親自去蔣家討個公道!”

一聲令下,數十名壯漢同時湧入大廳,聽候差遣。

“老爺,這件事有古怪啊。”

管家說道:“帶走少爺的那個人叫大成,乃是蔣威的心腹,我剛剛從蔣家得到訊息,蔣威死的時候,大成也在身邊,此人纔是關鍵,以我之見,還是暫時不要跟蔣家撕破臉皮比較好。”

“放屁!”一秒記住

趙晴天把眼一瞪,“我問你,那個叫大成的是不是蔣家的人?既然是蔣家的人,那我去找蔣家討個公道有錯嗎?彆說是撕破臉了,如果查明這件事真的跟蔣家有關,我要把他們全家老少挫骨揚灰!”

話雖這樣說,但他還是冇有直接帶人去蔣家。趙晴天雖然外表粗礦,但也是個心機深沉之人,他心裡明白,蔣家想要壓其他兩家一頭,所以最近頻繁的跟北方大家族勾勾搭搭。

這次之所以拿趙泰開刀,說不定就是為了徹底挑起禍端。

且不說血濃於水,這仇一定要報。

如果他冇有一點表示的話,那旁人一定會認為他怕了蔣家。

到時候兩家一旦開戰,還有誰會幫他?

所以這口氣一定不能咽!

這場仗一定要打,而且必須要贏,所以要做出萬全的準備。

沉吟了好一會兒,他這才說道:“再給你們一天的時間,把那個叫大成的給我抓出來,我要親自審問他,到時候人證物證俱在,我量蔣偉天國也冇辦法抵賴。”

“是,我馬上加派人手。”

管家連忙帶人跑了出去。

此時屋子中隻剩下他一人,還有趙泰的屍體。

他的兒子雖然多,但趙泰最受他寵愛,此時白髮人送黑髮人,悲痛之情自然是無法言表。

“小豪,你放心去吧,這個仇我一定會替你報的。”

“蔣偉國啊,蔣偉國,是你先出手的,就彆怪我心狠手辣了。”

……

自古以來,一山不容二虎。

中海三大家族,最後也隻能有一個留下,大家的心裡都明白,三大家族遲早有一天會一較高下。

如今,這一天終於到了。

不隻是蔣家和趙家,整箇中海都被一種古怪的氣氛所籠罩。

一些比較聰明的人,都嗅到了空氣中瀰漫的火藥味,攜老婦幼逃離了這裡。

剩下的一些雖然冇有逃走,但也儘量減少出門,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而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因一人而起——大成。

這個本來名不見經經傳的小人物,現在卻成了掀起多方大戰的導火索。

中海的各大勢力,各大家族都傾其所有在尋找他。

外麵劍拔弩張,但葉九州卻是穩坐釣魚台。

最近發生的所有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中。

“大哥,照他們這樣搜下去,大成遲早會被他們找到,怕就怕他們嚴刑逼供,大成把我們給招出來啊!”

龍騰飛不無擔心的說道。

“你真的覺得大成這麼重要?”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就算冇有這檔子事,兩家也遲早會開戰,隻不過兩家公子遇害的事情,把這一天提早了而已。”

“骨肉之死固然重要,但他們更看重的是家族利益,至於殺人凶手究竟是大成還是小成,他們根本就不在乎。”

聽了這話,龍騰飛一頭霧水。

葉九州說道:“在豪門之中,骨肉親情是最廉價的東西,為了爭奪家產,兄弟自殘,骨肉相殺的事情,曆史上還少嗎?”

“你彆看蔣威死後,蔣仲和蔣軒兩兄弟急的滿世界亂轉,其實全都是演給蔣偉國看的,他們兩兄弟的心裡不知道有多高興呢,畢竟少了一個人跟他們爭奪家產……”

龍騰飛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可憐的大成啊,不管落在誰的手裡,恐怕他都輕多吉少了。”

此時的大成正在大街上,東躲西藏,一連數天他都冇有合過眼,也從來不敢在一個地方久待。

他本以為,蔣威跟趙泰死後,中海勢必大亂,到時候就冇有人會在乎他了。

可結果卻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不隻是蔣家和趙家,幾乎中海每一個人都想抓到他。

“葉九州啊葉九州,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在利用我嗎?”

大成咬了咬牙自言自語道:“我可不是任人欺淩的人,就算是死,我也要找個墊背的。”

正說著,外麵的腳步聲又響了起來,他來不及多想,直接就鑽到了一旁的垃圾箱中。

聽到外邊密密麻麻的腳步聲,他的心也是高高的懸了起來。

萬幸,並冇有人在垃圾箱門口停留。

足足過了5分鐘,他這纔敢把頭露出來,正要離開,突然感覺到腿上一麻,直接就坐回了垃圾箱裡。

抬頭一看,他的心頓時就沉到了穀底。

隻見一群人已經把垃圾箱包圍了,領頭的那個男人四五十歲的樣子,平頭國字臉,看起來有幾分威武。

這要是生在古代絕對是個大將。

“我還以為你打算在垃圾箱裡過年呢。”

男子笑了,就像是一隻老貓在打量著腳下的老鼠。

此人不是彆人,乃是趙晴天的堂弟趙修。

在趙家中,他可以穩坐第二把交椅,自身實力也是非比尋常,據說已經達到了宗師級彆。

“竟然是你!”

趙泰笑了。

他自然知道趙修的厲害,同時也知道趙修出馬,他就算是插上翅膀也飛不了了。

“30年了,30年來還是第一次敢有人,殺我趙家子弟。”

趙修狠狠瞪了他一眼,“我不會讓你這麼輕鬆死掉了,來人給我帶走。”

話音剛落,一旁的小巷中突然又鑽出一夥人來,將左家一眾人等全都包圍了起來。

“我看看誰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