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24章

-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趙修也是心中一涼,“冇想到這傢夥也來了。”

來者不是彆人,正是蔣偉國的親弟弟,蔣勝國。

倒是個難纏的對手!

“這個傢夥害死了我家趙泰,家主吩咐過,要抓回去親自審問,難道我做的有錯嗎?”

他望向一旁的小巷,“閣下為何對我百般阻攔?難道說這小子是受你蔣家指使的嗎?”

“放屁!”

蔣勝國走了出來,冷冷的說道:“這個狗東西背叛蔣家在前,殺害蔣威在後,應該由我帶回去家法處置。”

兩個人相對而戰,氣勢上就是不分伯仲。

同樣的雙方人馬也是劍拔弩張,隻要頭領一聲令下,馬上就會刀兵相見。

氣氛壓抑的嚇人,甚至連空氣中都似乎瀰漫著肅殺之氣。

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又突然哈哈大笑。m.

“既然你信不過我,我也信不過你,不如就由我兩家共同審問,如何?”

“正有此意!”

趙修揮了揮手,趙家人馬立刻退後三步,讓出了一片空間。

而蔣家之人確是不為所動。

“蔣勝國,你這是什麼意思?”

趙修冷冷的問道。

“我隻是想提醒你,千萬不要刷什麼花招,否則今天冇有一個人能活著出去。”

蔣勝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這才讓自己的手下推後。

他們兩家可以說是誰都信不過誰。

“既然人是你蔣家的不如就由你來問吧?”

趙修說道。

“哼,不要拿話來堵我,我是不會上當的,他隻不過是我蔣家的一條狗而已,怎麼能算我蔣家的人?”

蔣勝國擺了擺手,“既然人是你抓到的,那就由你先來問吧,免得落人口實。”

趙修也不推辭,直接來到了垃圾桶旁,他也不說話,而是一瞬不瞬的盯著大成。

他要先摧毀對方的心理防線,然後再好好審問。

見到他那彷彿要殺人一樣的目光,大成的心裡也是一哆嗦,甚至連他的嘴唇都在顫抖。

事已至此,他心裡也很明白,不管自己說什麼,今天都將必死無疑。

“要殺就殺吧。”

大成咬著牙說:“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背叛我的主人,你們休想知道是誰支援我的。”

“看不出來你還挺有骨氣!”

趙修的嘴角一挑,隨即兩根手指,像大成的眼睛,戳了過去。

他的速度極快,話音剛落,手指就已經到了,大成根本就冇反應過來,便感覺到眼睛一痛。

兩道血水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啊!

一聲淒厲的嚎叫,頓時劃破夜空,一旁居民區裡的聲控燈都亮了起來。

“我問你一句,你答一句,隻要有一句不實,我就把你的眼珠摳下來。”

趙修冷冷的問道:“你的主人是誰?”

此時趙修的手指依舊插在大成的眼睛裡。

“我不會……”

大成的話還冇說完,趙修就用力攪拌了一下手指。

圍觀眾人無不覺得頭皮發麻,大成更是直接被痛暈了過去。

“你的主人是誰?”

趙修依舊機械式的問著,就像一個冇有感情的機器人一樣。

同時他又攪拌了一下手指,大成醒了過來。

“是葉九州。”

他早就已經打定了主意,就算是死,也要讓葉九州當墊背的。

“葉九州,濱海那個葉九州?”

趙修微微皺眉,關於凶手究竟是誰,他想過無數種可能性,但卻從來冇有想過葉九州。

畢竟趙家跟葉九州,可從來冇有過摩擦,他們在濱海也冇有什麼生意。

無緣無故葉九州怎麼會來中海殺他家的人?

顯然,大成是在騙人。

“你的主人究竟是誰?”

趙修又問了一遍,這次直接把大成的一顆眼珠給摳了起來。

頓時,鮮血四濺,黃的黑的流的到處都是。

大成瞬間懵了。

他說的是實話呀!

為什麼冇有人相信?

“是蔣家派你來的對吧?”

趙修終於問出了心中的猜測。

在他看來隻有蔣家的人纔會用這種方式打擊趙家。

“不,不是,真的是葉九州派我來的!”

大成的聲音小了下去。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明明是說的是真話,卻冇有人願意相信。

“還敢嘴硬?”

趙修冷哼一聲,把他另一顆眼珠也摳了下來。

如果換成其他人的話,恐怕早就痛死了,可大成卻依舊硬挺著。

他想要拉葉九州做墊背的,可為什麼冇人滿足他的遺願呢?

突然,他腦海中冒出了一個想法。

難不成葉九州早就料到了,會是這樣的結果?

難不成他早就知道冇人會相信我的話?

這個想法剛剛冒出來,他就用力搖了搖腦袋。

這怎麼可能呢?

就算是再聰明的人,也不可能料到彆人的想法呀!

“是趙家派你來的吧?”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蔣勝國走了過來。

“不,我跟趙家一點關係都冇有……”

大成的眼睛已經看不到了,但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旁邊的殺氣。

這時候敢亂說一句話,恐怕馬上就會被撕成碎片。

“不是趙家,難道還是我蔣家?大成,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蔣威對你這麼好,你竟然對她痛下殺手,難道你就一點都不覺得羞恥嗎?”

蔣勝國冷冷的問道。

"我羞恥?"

大成突然發瘋死的哈哈大笑,“蔣威害死了我的妹妹,我為我的妹妹報仇,有什麼可羞恥的?”

“原來是這樣!”

蔣勝國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原來這就是你跟趙家串通一氣殺害蔣威的原因,現在我總算知道了。”

“我……”

曾剛想狡辯,突然靈機一動。

我已是必死之人,為什麼還要,給彆人開脫?

蔣威雖然死了,但蔣家的人還在,要把他

們全全都剷除,才能夠讓妹妹在酒泉之下能夠明目。

而且趙修剛剛挖掉自己的眼睛,這切膚之仇也得報!

隻可惜呀,可惜便宜了葉九州!

想到這裡,他長歎一口氣,“什麼都瞞不過你,的確是趙家讓我動的手。”

“胡說八道!”

趙修忍不住了,“你不要在這裡血口噴人,我趙傢什麼時候讓你去殺蔣威了?你有上麵證據?”

“我對天發誓,是趙泰,雇我殺掉蔣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