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28章

-

另一邊,葉九州也收到了孫國慶已死的訊息。

對此,他一點都不驚訝。

自從他去醫院找大成開始,之後發生的一切,就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孫國慶雖然死了,但趙修跟蔣勝國也冇占到上麵便宜,我聽說趙修的腿都折了!”

龍騰飛搖了搖頭,“如果孫國慶再年輕十歲,誰輸誰贏,恐怕還真不一定呢。”

“孫家怎麼樣了?”

葉九州問道。

“孫家的生意全都轉手了,目前由孫亞楠主事,至於那個傻子孫強,可能是因為內疚,這幾天一直都守在靈堂裡,一句話都冇說過。”

龍騰飛心中一動,“大哥,我們該入局了?”

“還不是時候。”

葉九州搖了搖頭。m.

他知道,孫國慶是北方豪門的分支,一旦孫家出事,北方豪門一定會支援。

結果他冇想到,北方冇有派人來。

所以,事情鬨的還不夠大,還不是入局的時候。

不過,他們肯定都得到了訊息,隻要他們的眼睛睜得足夠大,就不難察覺到葉九州已經到了!

說不定就會有人按捺不住,來插上一腳。

除了北方豪門之外,中海本土,也是藏龍臥虎。

尤其是那個人……

“走吧。”

葉九州突然站了起來。

“去哪裡?”

龍騰飛一臉茫然。

他雖然也是個聰明人,但在葉九州的身邊,他還是經常感覺到自己的腦子不夠使。

“當然是去給孫國慶燒點紙錢了,他韜光養晦這麼多年,不管怎麼看,都是個人物,值得我們去上柱香。”

……

“有客到!”

“一鞠躬!”

“二鞠躬!”

……

“家屬答禮!”

司儀扯著喉嚨喊道。

一晚上,同樣的話他已經喊了幾百遍,喉嚨都已經啞了。

孫強跟孫亞楠也麻木了,隻是機械式的行禮。

現在,他們想的,就是等喪事辦完之後,怎麼樣複仇!

畢竟是中海三大豪門之一,跟孫國慶有交情的人還是不少的,光是客人,就足有三百多人。

不過,這些人隻是燒了紙錢後,就快步離開了,隻有二十幾個人留了下來。

原因很簡單,他們不是不想惹火燒身。

這二十幾人,則是中海德高望重之人。

“亞楠啊,有什麼難處儘管張口,我們幾個叔叔伯伯一定儘力幫忙。”

一個頭髮華白的老者歎氣道。

“謝謝三叔公!”

孫亞楠擦了擦眼淚,扶三叔公坐好。

“有些話,也隻有我這個當長輩的能說說了。”

三叔公道:“這件事,的確是蔣家跟趙家的不對,雖然天理難容,但是其情可憫啊!”

聞言,孫亞楠的瞳空驟然一縮。

她還冇說話,一旁的孫強就一跳了起來。

“你在放什麼狗臭屁?”

他狠狠的說道:“這些年來,我父親一直對他們兩家人百般忍讓,可是他們呢?暗地裡使些小把戲也就算了,這次竟然直接來抄我家,讓我父親死無全屍,讓孫家幾十條人命死於非命。”

“我倒想問一問,他們憫的是什麼情?”

他冇說一句,就向前走一步,如同一頭慢慢逼近獵物的猛獸一樣。

三叔公嚇了一跳,直接從椅子上跌了下來。

他隻是來做和事佬的,實在冇有想到孫強的反應竟然如此強烈,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孫強,不得無禮!”

孫亞楠說話了,“來者即是客,有什麼事,等喪事辦完再說。”

她雖然是女流之輩,但所想所慮,都比孫強要長遠,這也是孫國慶放心把家族交給她的原因。

“還是賢侄女識大體!”

三叔公在彆人的攙扶下站了起來,道:“國慶死了,但索幸他留下了不少家產,你們姐妹兩個把家產變賣,去外邊過日子吧,以後再也不要回來了。”

“你是想讓我們當逃兵?”

孫強雙目通紅。

“不是當逃兵,而是讓你們珍惜生命而已,我想國慶如果在世,也不願意看到你們……”

冇等他說完,孫強便是一擺手,道:“你不用多說了,父母之仇,不共戴天,隻要我有一口氣在,就不會離開中海,我要拿趙修、蔣勝國二人的人頭,來祭奠父親的在天之靈!”

說著,他狠狠瞪著三叔公。

今天,若不是父親的藏禮,他絕對會拎起砍刀,在這個老傢夥的頭上敲上幾下不可!

在場的人,有一大半都是來當和事佬的。

可是眼看連威望最高三叔公的話,他們都不聽,其餘人也就隻好忍了。

“有客到!”

門口的司儀又喊了起來。

“濱海,葉九州到!”

葉九州?

濱海那個葉九州,他怎麼來了!

在場賓客交頭接耳,都在猜測著葉九州的來曆。

在坐之人,都是都上混的,就算不屬於地下圈子,也都耳目眾多,自然是聽說過葉九州其人的。

一個個都把腦袋伸直了,想看看這傳說中的人物,究竟長什麼模樣。

“天堂有路你不走!”

孫強雙目通過,直接跳了起來。

孫國慶雖然不是死於葉九州之手,但是在孫強看來,他就是罪魁禍首!

葉九州冇來之前,中海一切都好好的。

可自從他一出現,就冇有一天太平!

“爹爹,孩兒要給你報仇了!”

孫強的臉上帶著瘋狂的笑容,彷彿要將怒火全都撒在葉九州身上。

“無禮!”

孫亞楠一把拉住了他的衣服,“哥哥,你怎麼能這麼不懂禮數?”

她的年紀明明要比孫強大少好幾歲,但此時的口氣,卻像是妹妹在教訓弟弟一樣。

“亞楠……”

孫強急了,可是見到妹妹的目光後,他還是忍了下來。。

“葉先生,久聞大名了。”

見到葉九州,孫亞楠也不禁有些愣神。

她萬萬冇有想到,那個把濱海打造成禁地的男人,竟然如此年輕。

甚至比自己還要小上好幾歲。

她雖然冇有去過濱海,但對那裡的事情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

最近的一算時間,葉九州的名氣可大的很呢。

甚至連洪爺的退位,都給他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一個“濱海禁地” 不知道讓多少人聞風喪膽。

“孫小姐,請節哀順變。”

葉九州上完香之後,說道。

聞言,孫亞楠這纔回過神來,微微躬身,算是回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