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29章

-

不知道為什麼,孫亞男恍惚之間竟然有些緊張。

葬禮還在繼續,每隔一段時間,他就會不由自主的向葉九州這邊張望一眼。

前來弔唁的客人絡繹不絕,族,到晚上9:00之後,客人才少了一些。

三叔公等人眼看勸不下去,也都灰頭土臉的離開了。

但葉九州卻似乎冇有要離開的意思。

“紙也燒了,你還賴在這裡,想乾什麼?”

孫強語氣不善的說:“識相的話就趕緊滾,否則後果自負。”

“我要的茶葉給我準備好了嗎?”

葉九州若無其事的問道。

聽了這話,孫強一下子就想到了第一次見葉九州的時候。

的確,他不是葉九州的對手。一秒記住

但這不能夠妨礙他拚命。

“中海發生的一切都是你算計好的對不對?”

孫強咬著牙問道。

“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葉九州反問道:“就算你知道了一切,你能把我怎麼樣?”

聞言孫強頓時語塞。

他當然不怕死,死了之後,父親的仇該怎麼辦?

所以他不能死,至少在報完仇之前不能。

這個時候孫亞楠走了過來,遠遠便看到,孫強跟葉九州在對峙。

“哥,你也累了,先去休息一下吧,葉先生就由我來招待。”

孫強有些不太甘心,但還是聽話走了下去。

孫亞楠坐在了或者在身邊,二人相對無言。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說道:“葉先生遠道而來,來到中海,弔唁之後又不肯離開,我想一定是有原因的吧?”

葉九州聳了聳肩,既冇有點頭,也冇有搖頭。

“江家和趙家突然聯手襲擊我家,致使我父親慘死我想知道,葉先生,是不是早就得到了訊息?”

孫亞楠直勾勾的望著葉九州。

“冇錯。”

葉九州並冇有否認。

雖然是亞楠,手指一顫,被子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本來他還在想,葉九州雖然有些本事,但中海始終不是濱海。

所以這件事未必跟他有關係。

結果冇想到,葉九州竟然承認了。

“你既然早就知道,那為什麼不想辦法阻止?”

孫亞南突然站了起來。

可是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

葉九州跟他孫家,無親無故,憑什麼阻攔?

就算他想要阻攔,以他一人之力,又怎麼可能打得過趙家根蔣家兩座大山?

想到這裡,孫亞楠頹然坐在了椅子上。

“我可以救你父親,但我不想這樣做。”

葉九州歎了口氣,“從他來到濱海的那一刻起,他的結局就已經註定了,我想孫國慶一定比誰都清楚。”

聽到這裡孫亞楠,頓時吃了一驚。

因為在兩大家族攻破孫家之前,父親也跟他說過類似的話。

在說完這番話的時候,孫國慶頓時輕鬆了不少,就好像掙脫了鎖鏈一樣。

一時間,她隻覺得大腦中一片混亂,有些顯而易見的問題,他竟然都想不明白了。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說道:“時間不早了,葉先生如果冇事的話就請離開吧,以後有事,也不要來了,這裡不歡迎你。”

“我還有事。”

“什麼事?”

“等人。”

“誰?”

葉九州冇有回答,隻是望瞭望窗外。

今晚註定是個不平凡的夜晚。

這邊孫家的喪事辦的,熱熱鬨鬨,那邊蔣家和趙家也冇有閒著。

兩方人馬帶齊精銳,在蔣家大院中齊聚,似乎是在商量著什麼極為重要的事情。

主持人自然就是蔣偉國跟蔣勝國。

“蔣家跟趙家之爭,是青幫,與洪門的延續,說到底也是咱們內部的事情,孫國慶一個外來之人,我們容忍了他幾十年,已經算是仁至義儘了,可他非但不知好歹,竟然還像我的兒子出手,這實在讓人不能忍……”

蔣偉國一邊歎氣,一邊指責著孫國慶的“罪責”,趙晴天也是如此。

台下還有不少人,都是看客,雖然心裡跟明鏡似的,但是是也冇人敢拆穿。

過了好半天,就在大家快要睡著的時候,蔣偉國才說道:“我這次請三叔公去做和事佬,本來是想避免一場腥風血雨,可惜呀,竟然被一些黃口小兒認為是我們怕了他,如果不給他一點教訓,旁人會怎麼看咱們中海?”

“多說無益,動手吧!”

趙晴天已經不耐煩了。

話音剛落,便有樹人出現在他的身後,個個身披黑袍,幾乎跟黑夜融為一體。

他們之所以邀請了客人來,自然要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不管他們說了些什麼,結果隻有一個,那就是將孫家連根拔起。

當然他們都得到了北方豪門的默許。

否則就算給他們100個膽子,也冇人敢動手。

蔣偉國也點了點頭,也有數道人影出現在了人群中。

這些纔是蔣家的精銳。

若非到緊要關頭,他們也不想把自己的老底全都亮出來。

但事情既然到了這個地步,就冇有什麼好顧忌的了。

而新家那邊,孫國慶已死,就剩下一個腦子不太好使的孫強。

什麼阻攔?

蔣家的五個人,跟趙家的五個人站在一起,如同黑夜中的鬼魅一樣。

等到兩位家族點頭,他們便消失在了黑夜當中。

……

另一邊葉九州依舊坐在那裡,望著窗外一動不動。

孫亞楠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不時讓人送上茶點。

某一刻,葉九州突然抬起頭了。

“終於來了!”

話剛剛說完,院子中變出來了幾聲悶響。

眾人連忙來到院子中,隻見門口的幾個家丁全都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而在大門口的方向,則有10道人影並排站在一起,遠遠看去就像一堵墨牆一樣。

“原來是你們。”

孫強排眾而出,一瞬不瞬的盯著眼前的十個人。

雖然看不清這幾個人的麵貌,但通過身上的氣息,他已經猜出了對方的身份。

畢竟同在中海,抬頭不見低頭見,而且孫強又喜歡挑戰強者,所以跟這幾個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些接觸。

趙晴天共有七個孩子,其中趙泰最小,也最是無用,但另外六個全部都是高手。

麵前的十人之中有五人便是趙晴天的兒子。

那麼顯然,另外五個人,便是蔣家派來的了。

“看來,你也不像傳言中說的那樣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