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3章

-

“不必了,他做的是分內的事情。”

葉九州擺擺手,像龍騰飛示意。

見葉九州這麼說,雷子頓時鬆了一口氣,衝葉九州抱拳道:

“多謝老大海涵,我雷子日後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他一開始在葉九州麵前如此張狂,葉九州居然還能原諒他,可見這個老大是寬宏大量之人。

“老大,你以後要來這裡用餐,一定要跟小弟說一聲,我好早做安排,看今天這事情弄得!”

龍騰飛無奈地笑笑,然後遞給雷子一個眼神,雷子迅速帶著大漢退下。

“挨個去包間通知,讓所有人離開,每人送一張免費券,讓他們改日再來,免得吵到老大。”

龍騰飛吩咐前台道。

前台美女嘴巴張成了o型,濱海市大佬龍騰飛,竟然叫彆人老大!

“九州。”m.

“叫你兄弟彆這樣,大家都是來吃飯的,不要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彆人的痛苦之上。”

陳淑英輕聲道。

“行,聽我媽的。”

葉九州淡淡道。

“對,對,阿姨說的有道理,那老大,我現在就安排你們去鄙人的私人包間。”

見葉九州點頭,龍騰飛擼起袖子,趕緊在前麵引路。

他的包間是店裡最豪華的,從不接待外人。

但葉九州,是外人嗎?

一進包廂陳淑英和謝海鵬忙用手擦了擦眼,這,這是包廂?有他們家兩個大!

這麼豪華卻不失內涵的裝修,他們還是第一次見。

倆人不約而同地看向葉九州,他怎麼會有這麼大麵子?

“吩咐後廚,招牌菜全都上一遍!”

龍騰飛大手一揮,很是豪氣。

“叔,您喜歡喝啥?”

龍騰飛小心翼翼地問道。

“不用不用,身體不好,我喝白水就行。”

謝海鵬不想再給兒女添負擔,就找個藉口推辭一下。

“不行不行,叔叔都來了,小飛豈能招待不週!”

說完,龍騰飛一個響指,服務生迅速端上來兩瓶酒,頂級的茅台和拉圖古堡,一紅一白。

見到陳淑英和謝海鵬驚訝地看著自己,龍騰飛笑笑,慌忙解釋道:

“冇有老大當年的善舉,哪有今天的我,所以二老就放心在小飛這吃,我巴不得你們經常來!我的店就是老大的店,對您二老,永不收費!”

謝海鵬跟陳淑英對視一眼,更懵了。

不要錢?

這豪華包廂吃一頓下來,怕是得個萬兒八千吧,這也太豪了!

謝海鵬畢竟從小在哪謝家長大,見過一些世麵,一看服務員端上來的兩瓶酒,頓時身形一震,這兩瓶酒,絕對是有價無市的啊!

“怎麼能……”

一時間,陳淑英和謝海鵬嘴唇翕動,竟不知道說什麼答謝龍騰飛。

倒是葉九州手一揮,笑道:

“爸,媽,不用跟這傢夥客氣,都是哥們!”

葉九州一句話,讓龍騰飛差點喜極而泣。

老大稱自己為哥們!

有了這句話,他覺得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葉九州遞了個眼色,示意讓龍騰飛出去。

龍騰飛對著四人鞠了一躬,恭敬地說道:

“小飛就先退下了,老大你們慢用,有什麼需要,儘管叫我!”

龍騰飛說完,無聲退下,連腳步聲都冇有。

包廂裡頓時安靜下來。

謝海鵬和陳淑英想說話,卻不知道該說點什麼,今天令他們震撼的事情太多了!

自家這個失蹤多年的上門女婿,幾乎是接連不斷地讓他們驚訝。

“九州,你們部隊裡的友誼,這麼深?”

謝芷秋咂咂嘴,雖然不是第一次,還是覺得震撼。

而且她看得一清二楚,龍騰飛在葉九州麵前,哪裡像是哥們,簡直就是戰戰兢兢的。

葉九州笑著點點頭,接著對嶽父嶽母說道:

“爸,媽,趕緊吃菜啊,都快涼了!”

謝海鵬和陳淑英手抬了抬,然後又放了下去。

倆人很緊張,也很拘束。

從葉九州買了保時捷,他們就覺得這傢夥失蹤這麼多年,恐怕跟以前不太一樣了。

可是卻冇想到葉九州能讓威名赫赫的龍騰飛低聲下氣!

這也太超乎他們想象了。

“九州,現在的確是有錢了。”

還是陳淑英先開了口。

“有點小錢。”葉九州謙虛道。

“還會武術了?”

接下裡開口的是謝芷秋。

“花拳繡腿而已。”

葉九州吃了一口菜,依舊謙虛。

謝芷秋撇撇嘴,那天葉九州在工地震懾數十人的場景依舊曆曆在目。

“九州,我的腿,真的有希望能治好嗎?”

最後,謝海鵬猶豫再三,還是問了出口。

“爸,相信我,保證給你找到行的人!”

葉九州這次冇有笑,一本正經地說道。

熟悉葉九州的人才知道,葉九州的承諾,分量比千金還重!

謝海鵬眼眶紅了,微微點頭,十幾年來頭一次如此他踏實。

他盯著葉九州看了好一會,抹了一把眼角,接著,深呼吸一口,猛地把麵前的酒杯滿上。

接著,他又轉動桌子,想倒給葉九州。

葉九州趕緊雙手接過。

“九州,我這腿是頑疾,自己都冇抱太大希望,但就你剛纔的話,我感激不儘!”

幾乎不會喝酒的謝海鵬,一口灌下一杯,旋即滿臉通紅,劇烈地咳嗽,眼中卻滿是興奮。

陳淑英冇有攔謝海鵬,她知道自家丈夫,對擁有一雙健康的腿,是多麼的渴望。

而葉九州也不失禮數,站起來對著謝海鵬,也來了個一口悶。

接著葉九州打開軒尼詩,熟練地醒酒,斟酒到高腳杯,讓謝芷秋和陳淑英眼前一亮,剛剛葉九州的動作,真是優雅啊。

“爸,媽,敬你們一杯,若不是你們,哪有芷秋這麼好的女孩,更不會有現在我!”

葉九州吸一口氣,一飲而儘。

陳淑英也端起酒杯,雖不習慣,但仍是堅持喝完。

酒過三巡,氣氛活躍了不少,葉九州和謝海鵬也敘的很親熱,如父子一般,又是猜拳又是給對方夾菜。

謝芷秋和陳淑英不放心謝海鵬,勸了幾句,但看著爺倆這麼開心,就不說什麼了,難得鬱鬱寡歡的謝海鵬有笑臉,索性就讓他放鬆一下好了。

看著這個場麵,陳淑英感慨萬分,以前她不喜歡葉九州,是嫌棄葉九州倒插門的身份,而且還失蹤了這麼久,當然覺得他配不上芷秋。

現在,以前的事情剛解釋清,對於葉九州也還隻是略微瞭解,她就已經覺得芷秋配不上人家了。

“九州啊,我知道你有錢,但是可彆這麼花了,我們也……也還不上啊。”

陳淑英猶豫再三,還是說出了疑慮。

陳淑英不卑不亢,溫和有禮,語氣裡冇有一絲奉承。

畢竟,她們家再苦,也不會因為誰的錢多就見錢眼開。

葉九州泯了一口酒,笑笑,輕聲道:

“媽,我是孤兒,吃得第一頓家常菜就是您做的,在咱們家我很開心,很有安全感,以後,你們就是我親爸親媽,我跟芷秋一起,為你們養老送終!”

葉九州的話誠懇,卻又不失感染力。

聽完葉九州的話,陳淑英眼睛瞬間紅了。

陳淑英突然有些自責以前有些不待見葉九州了。

“九州,孩子,你對我們好,我們都是看在眼裡的。”

“這個家雖然窮,但是隻要你不嫌棄,我們就永遠歡迎你!”

說著,陳淑英的眼圈紅了。

葉九州認真的點點頭,但並不代表他心裡毫無波瀾,相反,他很激動,這一家子,終於待見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