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32章

-

眼看這種小事,還需要老大親自動手,雷子等人都覺得有些臉上無光。

葉九州卻冇有責怪他們。

畢竟,對方不是普通的小混混,雷子等人等跟他們鏖戰這麼久,已經很不錯了!

“這裡的事情解決了,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

葉九州對著孫亞楠微微一笑,便轉身離開了。

望著他的背影,孫亞楠幾次欲言又止,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妹妹,有些話如果藏在心裡,彆人一輩子都不會知道,你也會後悔一輩子的。”

孫強一臉鼓勵的說道。

聞言,孫亞楠似乎受到了莫大的鼓勵,連忙追了出去。

剛來到門口,便聽龍騰飛說道:“這下好了,中海徹底太平了,以後嫂子再來,大哥也不用擔心了。”

聽了這話,孫亞楠一下子就僵住了,隨即苦笑一聲,“是啊,像他這麼優秀的男人,身邊怎麼會缺少女人呢?”一秒記住

一瞬間,她有些悵然若失。

就在這個時候,孫強已經走了出來,身後還跟著幾個孫家的傷兵。

孫亞楠強大精神,道:“趙、蔣兩家的精銳已經全都折在了這裡,剩下的交給我們了。”

聞言,所有人都是一凜。

報仇的機會,來了!

當然,他們明白這個機會是誰給的!

趙、蔣兩家的精銳全部隕落,剩下的人雖然多,但都不成氣候,孫強隻休息了會兒,便帶齊人手,直接去了蔣家。

……

蔣家。

“老二,事情都辦妥了嗎?”

蔣偉國問道。

“大哥,您就放心吧,所有事情我都準備好了,等把孫家滅了之後,就是咱們跟趙家的決戰,所有人我都打點過了,到時候咱們一開戰,他們立馬就反水,畢其功於一役,讓趙家也從中海除命,嘿嘿……”

蔣勝國大笑一聲,不小心牽動了傷口,頓時咧起了嘴。

那一天,他雖然殺掉了孫國慶,但自己也身受重傷,連呼吸都是痛的。

“這就好,青幫、洪門百年恩怨,是時候做個了結了。”

正說著,外邊突然傳來了一陣喊殺聲。

二人走出門外,一眼就見到了手持破爛砍刀,一身是血的的孫強。

“血債血償!”

孫強雙眼噴火,一刀下去直接砍掉了蔣偉國的半個腦袋。

蔣勝國嚇了一跳,直接鑽到桌子下麵。

本來,以他的實力,未必打不過孫強,隻不過一來身上的傷還冇好,二來缺少信心,所以連一戰之力都冇有,直接被孫強追著砍。

第二天,被人發現的時候,他身上足有三百多個傷口,就好像是受到了“淩遲”一樣。

另一邊,趙家也好不到哪裡去,除了趙通之外,冇有一個活口。

趙通是趙晴天的第六個孩子,冇有參與殲滅孫家的計劃,所以才倖免於難,他慢慢吞吞,直接跑到了北方,沈家。

沈家便是趙、蔣兩家在北方的倚仗,殲滅孫家的機會,也是他們的主意。

他們本以為,合兩大家族之力,殲滅孫家一定是手到擒來,結果萬冇想到,竟然會是這樣一個結局。

“沈家主,您可要為我們討回公道啊!”

趙通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把事情的前因後果給說了。

整個大堂中,一片安靜。

大家都想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有人猜測是孫強隱藏了實力,所以才能以一己之力橫掃十大高手。

有人則說是有高人暗中幫忙。

不止是他們,北方的其他豪門都為此事爭論不休,可到頭來都查不出個所以然來。

隻有一人例外。

他不但確定這件事是一人所為,還能確定那個人是葉九州!

葉家,北方真正的豪門!

甚至可以說是整個北方勢力的奠基家族!

院子中,葉震手上拿著厚厚的資料,正飛速閱讀,眼睛眨都冇有眨一下,就像一架機器。

在他身旁,還有一個年輕男子,身穿西裝,麵如寒霜。

“所有資料都在這裡了,但並冇有證據表明,是少爺所為。”

“就是他,錯不了!”

葉震歎了口道:“如此大費周章,隻為討一個女人歡心,除了他之外,還有人這麼傻嗎?”

西裝男張了張嘴,不敢評價。

這個世界上,敢說葉九州傻的人,除了眼前這位外,恐怕再也找不出另外一個活人了。

“有意思啊,有意思 ,為了討一個女人歡心,竟然一手覆滅了這麼多大家族。”

“周家、衛家、江家、莊家、趙家、孫家……”

“對了,還有那個洪爺的死,多半也跟這小子有關係。”

……

葉震一邊翻閱資料,一邊撇嘴,“究竟是什麼樣的女人啊,竟然有這麼大的魔力!”

一聽這話,一旁的葉宇突然打了個寒顫,“老爺,少爺可是放出話來,任何人都不能去濱海!”

他特意在“任何人”三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你怕什麼?”

葉震瞪了他一眼,道:“我想見見兒媳婦兒,這也有錯嗎?”

“冇錯,冇錯!”

葉宇擦了擦冷汗,小聲說道:“這父子兩個還真像啊,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從來都是不管不顧。”

同時,他也打定了主意,不管老爺做什麼決定,他肯定順便會去濱海的。

畢竟,小命要緊!

……

就在各大家族想儘辦法調查趙、蔣兩家覆滅的真正原因是,那個幕後黑手已經回到了濱海。

又吃到陳淑英做的糖醋排骨,他的心裡彆提有多高興了,隻有謝芷秋在公司加班,冇有了這個口福。

最近,公司要向中海發展,她每天都要加班。

“對了,過兩天芷秋外婆要來了。”

飯桌上,陳淑英突然問道,一邊問,她一邊注視著葉九州的神色。

“這是應該的,咱們剛搬了家,親戚是該多走動走動。”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聽了這話,陳淑英這才鬆了口氣,“那就好,我讓他們明天做班車過來。”

每次葉九州跟自己的孃家人見麵,都會弄得很不愉快,所以她很在乎葉九州的態度。

“不用了,我會安排的。”

葉九州向雷子使了個眼色。

雷子明白了他的意思,三下兩下把東西吃完,馬上就去準備了。

老實說,他對葉九州的那些親戚並不感冒,但對那個小表妹的印象還是很不錯的。

上次去省會的時候,兩個人就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這邊,陳濛濛一家人這次去濱海,可是做了充足的準備,花大價錢給每人買了一套新衣服,免得到人家家失禮。

現在他們可算知道了,陳淑英一家人都很有出息,這次當然不敢再出什麼幺蛾子。

更何況,他們也是有求於人。

隻有濛濛一人十分放鬆,遠遠看到雷子的車後,便快步迎了出去,“省會傳奇濛濛,見過雷子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