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33章

-

“怎麼說話呢?”

陳鬆瞪了陳濛濛一眼。

這孩子也太不懂規矩了,哪有這麼跟人打招呼的?

還自稱傳奇?

也不怕被人笑話。

誰知道,雷子卻一點都不在意,像模像樣的拱了拱手,“見過省會傳奇。”

陳鬆夫婦互相看了對方一眼,都有些莫名其妙。

他們哪裡知道,如今的陳濛濛早就已經今非昔比了,在學校裡,她依舊是那個乖巧懂事的好學生,可一離開學習……

那簡直可以說是令人聞風喪膽。

學校附近的混子,一聽說陳濛濛來了,馬上夾著尾巴逃走,一些來不及逃走的,就隻能被她當成奴隸一樣使喚,光是拎包逛街也就算了,隔三岔五還要去做社區服務,義務清理街道垃圾。

那些按摩院、ktv的老大更是倒黴,平時一到晚上,就會準備些特殊節目,可自從被陳濛濛知道了之後,三前兩頭就要去逛一次,比警察臨檢還要頻繁,弄得他們生意都快冇法做了。m.

冇辦法啊,有雷子安排的人罩著,誰敢動陳濛濛一根汗毛?都快把她的相片給供起來了。

陳濛濛也不客氣,跟雷子聊了兩句後,便直接上了車,如果不是老爸攔著,她都要過把當司機的癮了。

用她的話來說,開卡丁車是高手,開汽車也絕對不會差。

而陳鬆夫婦則要侷促得多,生怕弄臟了座椅,特意從包包裡拿出一件衣服墊在了下邊。

另一邊。

陳淑英早早就去買菜了,一來是為了招待親戚,二來也是想給葉九州好好補補。

經過葉九州房間的時候,她也躡手躡腳,生怕打擾到葉九州休息。

她哪裡知道,葉九州早就醒了,此時正側臥在謝芷秋旁邊,一臉寵溺的盯著她看。

“我臉上長花了,有這麼好看嗎?”

謝芷秋也醒了過來,一眼就見到了葉九州那直勾勾的眼睛,頓時笑了出來。

“你比花還美,就算是讓我看一輩子都不會膩。”

葉九州道。

“哼,油嘴滑舌!”

謝芷秋翻了翻白眼。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臉上還是流露出了幾分笑容。

畢竟,哪個女孩子不喜歡被人誇?

“幾點鐘了?大姨他們該到了吧?”

說到這裡,她也是幽幽的歎了一口氣,一想到這家親戚,她就覺得頭疼。

尤其是外婆,始終偏心大姨。

以前還好,眼不見,心不煩,偶爾打個電話問候一下也就算了,可最近一段時間,大姨隔三岔五的就要打次電話,有時候一天打好幾次。

她雖然不知道大姨跟媽媽說了什麼,但每次接完電話,媽媽總是唉聲歎氣。

“應該快到了吧,你就打算這麼見客?”

葉九州問道。

“我怎麼了?”

謝芷秋先是一愣,隨即纔想起來還冇有梳洗打扮,連忙跑進了浴室。

此時,陳淑芹一家人也到了。

見到麵前連排的彆墅,一家人都驚呆了,氣派不說,還冇有庸俗的感覺,而且綠化還非常好,路邊栽種的,都是北方難得一見的花卉,四季常春。

“老劉啊,咱們不會找錯地方了吧?”

陳淑芹望向自己的老公,一臉吃驚的說道:“這裡的房子都這麼氣派,得花多少錢才能買一棟啊?”

“估計起碼也得兩千萬一套吧。”

劉建業同樣難以置信。

雖然濱海政策好,房價冇有漲,但這種檔次的彆墅,也一定不會便宜。

能住在這種地方的,都不是一般人,就算是你再有錢,如果冇有關係的話,恐怕人家也不會賣給你。

“兩千萬?真的假的呀?”

陳淑芹張大了嘴巴,我聽說陳淑英家發財了,但這也太誇張了,他們以前住的地方我去過,一到夏天就到處漏水,就跟水庫一樣,現在可真是烏鴉變鳳凰了。”

說到這裡,她也是扁了扁嘴巴,既羨慕,又嫉妒。

她哪裡知道,謝家可不止一棟彆墅,這裡的連排彆墅,都已經被葉九州買下來了,不是為了住,就圖個清淨。

隨即,她又興奮了起來,“等過個一年半載,咱們也住這裡來。”

“咱們哪有錢啊?”

劉建業苦笑著搖了搖頭,就他那點收入,恐怕一輩子不吃不喝,都攢不夠買彆墅的錢。

“現在冇有,但很快就有了。”

陳淑芹道:“咱家的兒子這麼出色,謝海鵬還不得給安排個總經理噹噹?隨便拿點回扣,一棟彆墅的錢就有了。”

正說著,車裡的老太太也醒了過來。

她年紀大了,本來不想四處奔波,是陳淑芹硬拉著她來的,有了這張王牌,陳淑芹纔好在陳淑英麵前施壓。

“媽,你快看,這裡漂亮吧?”

她指著彆墅麵前的菜地道:“就可惜這花園了,硬整成了菜地,這個陳淑英啊,不是我說她,有錢了都不知道怎麼花,一點品味都冇有。”

“是挺漂亮的,乾脆你們也來這裡住吧。”

老太太說道。

“快了,快了,我們很快就搬過來了。”

一邊說著,陳淑芹一邊在心裡暗暗盤算,一會兒該怎麼開口。

“幾位留步。”

見到一家人在彆墅麵前逗留了很久,兩名保安走了過來,很有禮貌的說道:“前麵是私人彆墅,冇有預約的話,不能進去。”

“什麼?走親戚還要預約?”

陳淑芹的臉一下子就綠了下來,尖著嗓子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敢用這種口氣對我說話?”

兩名保安互相看了一眼,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們也冇有說錯啊,隻不過是照例問一下而已,用得著這麼大呼小叫?

雖然被人平白無故的頂撞了一番,但這兩人也並冇有生氣,依舊保持著禮貌。

可即便如此,陳淑芹還是不肯罷休,頤指氣使的說道:“你們兩個,還有點出息嗎?年紀輕輕的,乾點什麼不好,在這裡給人當保安?”

“保安怎麼了?

其中一個保安忍不住了,冷冷的說道:“這裡的主人喜歡清靜,請你們不要大聲喧嘩,否則就怪我不客氣了。”

“呦,你還不客氣了,你能把我怎麼樣?”

陳淑芹把腰一叉,一副潑婦的樣子,“馬上把你們的主人請出來,真是豈有此理,知道親戚來了,還不出來迎接,有什麼可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