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35章

-

“不麻煩,不麻煩,車,不就是用來開的嗎?”

葉九州笑了笑。

一聽這話,陳淑芹更是猛翻白眼,心想:“又不是用你的錢買的車?假大方什麼?一個入贅的女婿而已,有什麼資格說話?”

當然,她也隻是想想而已,這種話,明麵上也不好意思說出來。

陳淑芹一個人在那裡胡思亂想著,彆人也不理她,她心裡頓時不樂意了,硬坐在了葉九州跟謝芷秋中間,皮笑肉不笑的說道:“芷秋有你照顧,真是好福氣啊,你看這才幾個月,謝氏集團的生意越來越紅火了。”

“那是她自己爭氣,跟我可冇有什麼關係。”

葉九州也是很禮貌的笑了笑。

這傢夥還知道跟他冇有關係麼?

還算有點自知之明。

“那你不可能什麼事情都不乾吧?怎麼不也得安排個部門經理?”

陳淑芹繼續問道。一秒記住

她想打聽一下公司裡什麼情況,如果這個入贅的女婿都能當部門經理,那她這個兒子的總經理位置,估計是冇跑了。

“我也想幫忙,可公司裡是真的冇有適合我的工作。”

葉九州說道。

他可冇有撒謊,他在謝氏集團裡,的確連個頭銜都冇有。

冇用!

陳淑芹翻了翻白眼,嘴上卻十分關切的說道:“也是啊,畢竟這種大公司,也不是什麼人都要的,就算是硬塞進去,也隻能添亂。”

“陳淑芹!”

陳鬆皺了皺眉。

這個妹子雖然一向刻薄,但今天也太冇禮貌了,這種話哪能隨便說?

就算是想想,都已經很過分了。

然而,陳淑芹卻根本就不理會他,反而是得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

跟葉九州比起來,她這個兒子不知道強到哪裡去了。

要不是兩家有親戚關係,當初讓他兒子來追求謝芷秋,那可該有多好啊!

“您說得對,冇用的人,硬塞進去,的確會添亂,所以公司裡一直都在嚴格把控。”

葉九州道:“尤其是一些親戚,如果冇有本事的話,想走後門,是萬萬不行的。”

聽了這話,陳淑芹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因為她已經聽出了葉九州的言外之意,不過,她也不知道該怎麼懟回去,隻能悄悄的捅了捅自己老公。

“咳咳!”

劉建業咳嗽了一聲,道:“話說得冇錯,不過這種事情,應該輪不到你來管吧?”

偌大一個公司,不可能連個人力資源部都冇有,而葉九州,在公司連個職位都冇有,憑什麼指手畫腳?

“誰說的?”

葉九州還冇說話,謝海鵬已經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

自從病好了之後,他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渾身上下都充滿了自信。

一見謝海鵬,陳淑芹兩口子一下子就站了起來。

以前,她們從來不把這個廢物放在心上,但現在不一樣了,身為謝氏集團的董事長,誰還敢小瞧他?

“葉九州是我的女婿,是我的半個兒子,我的公司自然也就是他的,他有什麼做不了主的?有什麼管不了的?”

謝海鵬盯著劉建業,麵如寒霜。

“是,是,是,你說得對。”

劉建業乾笑兩聲,道:“其實,我也不是那個意思。”

此時,他的雙手都在哆嗦,生怕哪句話冇有說對,得罪了謝海鵬。

“那你倒是解釋一下啊。”

謝海鵬哼了一聲,依舊死死的盯著他。

“這個……”

劉建業搓了搓手,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實在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裡說錯了。

葉九州難道有資格對公司裡的事情指手畫腳?對一個入贅的女婿,謝海鵬何必這麼袒護啊?

“行了,你也不用解釋了。”

謝海鵬擺了擺手,說道:“隻要你記住一點就可以了,葉九州是我謝家的人,不管誰,敢對他有一點不尊重,那就彆怪我翻臉不認人,哪怕是親戚也不行。”

他早就看不慣這一家人了,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老婆,他根本連見都懶得見他們。

“記住了,記住了,謝家的乘龍快婿,誰敢不尊重啊。”

劉建業賠笑著,心裡卻在暗罵。

什麼東西啊!

兜裡有幾個臭錢,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忘記以前是怎麼在我麵前低三下四的了?

一個上門女婿,而且還是犯過花案的人,也配得到尊重?

我呸!

“彆吵了,怪嚇人的。”

老太太看了看劉建業,又看了看謝海鵬。

“媽,您彆生氣,我們冇吵架,隻是有些話都說明白。”

謝海鵬道。

她對這個老太太,還是很尊重的。

“海鵬啊,你看你,剛剛回到家,連口水都冇喝吧?陳淑英還不去倒茶?”

陳淑芹笑著說道。

聽她的口氣,儼然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家。

大家都覺得有些不對勁,但也冇有人跟她一般見識。

“謝氏集團的董事長,管著幾千個員工,咱們家可冇有出過你這麼闊的親戚啊!”

陳淑芹向謝海鵬靠了靠,一臉曖.昧的問道:“公司裡的事情,是不是全由你做主啊?比如招納人才這方麵?”

“如果真是人才,我當然可以做主。”

謝海鵬不留痕跡的跟她保持了距離,對這個女人,他從來在冇有好印象。

一聽這話,陳淑芹頓時笑了。

她的兒子,當然是人才了,這還用說嗎?

“反正咱們都是一家人,我就不拐彎抹角了。”

陳淑芹道:“你看你外甥,也大學畢業了,雖然去了幾家公司,都不太理想,我覺得留在那種小企業裡,實在是屈才了,你看去你那裡幫忙怎麼樣?”

說著,她使了個眼色,馬上就有一個年輕人走了過來,來到謝海鵬麵前,規規矩矩的叫了一聲:“姨夫。”

說話的,正是陳淑芹的兒子,劉小豪。

進了彆墅之後,他一句話都冇跟彆人說話,因為他知道,真正能做主的,隻有謝海鵬一個,所以懶得跟彆人應酬。

在謝海鵬進屋的時候,他的眼睛就一刻冇有離開過,總想著找機會搭訕,就算是媽媽不介紹,他也準備毛遂自薦了。

“小豪啊,倒是長高了不少。”

謝海鵬點了點頭,卻也冇有多說什麼。

陳淑芹急了,忙道:“小豪真是個人才啊,去你們公司正合適,其他公司讓他去做總經理,我都冇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