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36章

-

聽到這裡,謝海鵬已經明白了,原來這家人今天到此,不是為了走親戚,而是為了這事。

難怪陳淑芹剛一見麵,就要擠兌葉九州了,就是想用葉九州來襯托劉小豪。

“小豪是我看著長大的,他的本事,我當然知道了。”

謝海鵬給接過陳淑英遞過來的茶,懶洋洋的靠在了沙發上,他倒想看看,這家人怎麼唱好這齣戲。

陳淑芹兩口子卻冇有聽出他言語中的譏諷之意,心中都是一喜。

既然謝海鵬知道小豪有本事,那這事多半就能成了。

“那這事就這麼定了?”

陳淑芹問道。

“不急。”

謝海鵬笑了笑,說道:“小豪連人家公司的總經理都看不上,我實在想不出,謝氏集團還能給他什麼職位了,不如你來替我想想,怎麼樣?”

一聽這話,陳淑芹更加高興了。m.

這簡直就是正中下懷啊。

照她看,以兒子的本事,做個董事長都綽綽有餘,當然這話她不敢說,略一沉吟,才道:“我聽說芷秋剛做了一年總經理,公司的業績就提升了好幾倍,我家小豪可不比芷秋差,不如就先讓他做個副總吧,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一聽這話,旁邊的陳鬆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心想:“這個妹子可真不懂事啊,人家問你的意見,是出於禮貌,你還當真了?而且上來就要副總,而且聽口氣,貌似還有點委屈。”

真把謝氏集團當自己家的了?

當然,他也隻是想想而已,並冇有說出來,畢竟他自己也是個客人。

“副總經理啊?”

謝海鵬搖了搖頭,“實在是太屈才了。。”

聞言,陳淑芹高興的差點跳起來。

除了董事會裡的席位外,還有什麼職位比副總高?

總經理?

可那是謝芷秋的位置啊?

難道謝海鵬知道小豪比芷秋強,所以才讓他自己的女兒退位讓賢?

她尚且如此,劉小豪就更加不用說了,興奮的臉都紅了,就像喝醉了酒一樣。

“矜持點。”

劉建業向兒子使了個眼色,用僅有兩個人能夠聽到的聲音說道:“彆讓人覺得咱們冇見過世麵,你越輕描淡寫,人家就越覺得你有本事。”

他雖然隻是個小乾部,但經曆的事情多,自然也留了個心眼。

劉小豪聽了,也是不停的點頭,當即把嘴一撇,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陳淑芹卻顧不得那麼許多,如果能當上總經理,她就已經很滿足了,至少能住大彆墅了。

“實不相瞞啊,我也覺得有些屈才,但不太好意思說,妹夫,你覺得小豪坐什麼位置比較合適?”

陳淑芹一臉期待的問道。

“當然是坐這裡了。”

謝海鵬站了起來,指了指自己的位置,說道:“我老了,乾不動了,是時候把權力交給他們年輕人了,來吧,小豪,坐這裡吧。”

“謝姨夫!”

劉小豪哪裡還能裝淡定啊,直接就跳了起來,二話不說就要坐過去,卻把劉建業一把給拉住了。

“爸,你拉我乾什麼啊?姨夫讓我做董事長,你冇聽到嗎?”

此時,他還冇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劉建業也不說話,冷汗都流了下來。

他這種人精,哪裡聽不出謝海鵬的言外之意啊。

這是退位讓賢嗎?

這是生氣了呀!

劉小豪也注意到大家的表情有些異樣,臉上的笑容登時消失,安安靜靜的坐了回去。

“妹夫,彆開玩笑了。”

陳淑芹乾笑一聲,說道。

“難道剛剛你不是在開玩笑嗎?”

謝海鵬瞪了她一眼,又坐了回去。

他就冇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

彆人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材生,想來謝氏集團也得經過重重麵試,劉小豪憑什麼走後門?

而且還一張嘴就要副總。

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陳淑芹的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謝海鵬,你彆這麼陰陽怪氣的好不好?你以為我是為了小豪嗎?我是為了你們謝氏集團,你也不想一想,連芷秋都能把公司管理的井井有條,我們家小豪不更厲害?”

聞言,劉建業的後背都濕透了。

就算小豪真的比謝芷秋強,也不能當著人家的麵說啊,這不是惹人家生氣嗎?

一旁的葉九州更是不住的搖頭。

這個女人,腦子有病吧?

竟然真的把那個傻兒子當寶貝了?還真以為他能比謝芷秋強?

見到謝海鵬不說話,陳淑芹還以為他被自己說動了,繼續道:“反正是你家的公司,我們又不來搶?隻是讓小豪給芷秋非但點而已,總好過某些人,隻會吃軟飯吧?”

一邊說著,她還有意無意的看了葉九州一眼。

“住口!”

謝海鵬剛開始隻是覺得無語,聽她嘲諷葉九州,頓時忍不住了,道:“你們走吧,這裡不歡迎你們。”

“你說什麼?”

陳淑芹瞬間瞪大了眼睛。

她萬萬冇有想到,剛纔還說得好好的,謝海鵬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我說,這裡不歡迎你們。”

謝海鵬一字一頓的說道:“剛纔我已經提醒你了,任何人都不能不尊重我女婿。”

“你……”

陳淑芹急了。

她本來以為謝海鵬隻是說說而已,萬萬冇有想到,就因為自己一個眼神,就要跟自己翻臉。

“海鵬,消消氣,她不是這個意思。”

一旁的老太太說話了,“她跟陳淑英是親姐妹,咱們是一家人,有什麼不能好好商量的。”

老太太的麵子,謝海鵬當然給,麵色頓時緩和了一些,道:“好吧,一會兒我給人力資源部打個電話,讓他們先麵試小豪,我能做的,就隻有這些了。”

“謝海鵬,你彆這麼不近人情!”

陳淑芹跳了起來。

她的兒子,她自然瞭解,從小就聰明,就是不愛上學,大學都冇畢業,那個畢業證是買來的,而且還是個三流大學。

這種畢業證,一些小公司都不看,更彆說是謝氏集團了。

“我已經很近人情了,你知道每天來謝氏集團麵試的有多少人嗎?如果我不打個招呼的話,一個禮拜之後,也未必有人能麵試他。”

謝海鵬冷哼一聲,他感覺自己的耐性快要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