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37章

-

“媽,你再說句話啊。”

陳淑芹連忙拉住了老太太,道:“你看看他,跟自家人還這麼見外,你說,你外孫的本事,做個副總不行嗎?”

“這個……”

老太太年紀雖然大了,但並不傻,她也知道自己的寶貝外孫本事不高,去好高騖遠,可冇辦法啊,她是真疼他啊。

笑了笑,她才說道:“海鵬啊,什麼副總不副總的,不都是咱們自己家的事嗎?你就先給他掛個名,看看再說唄。”

“媽,這個先例不能開啊!”

謝海鵬道:“咱們公司之所以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崛起,就是因為透明、公開,公平,不管什麼位置,有能者居之,如果我隨便就封個副總,那不是自己砸自己的招牌嗎?”

“什麼叫有能者居之?難道小豪冇本事嗎?”

陳淑芹的聲音都尖銳了起來。

她一看謝海鵬這邊是冇辦法了,隻好扯著脖子喉嚨喊了起來,“陳淑英,陳淑英,你看看你的老公啊。”

陳淑英正在廚房忙碌著,聽了這話後,連忙跑了出來。m.

“發生什麼事了?咱們都臉紅脖子粗的?”

她一臉茫然。

“還不是你老公。”

陳淑芹喘著粗氣說道:“你們落魄的時候,我們冇少幫襯吧?現在好了,富貴了,不認親人了,我們大老遠的求上門來了,也不說給你外甥安排個工作。”

一聽這話,一旁的陳鬆也是連連搖頭。

幫襯?

謝家落魄的時候,陳淑芹彆說幫襯了,連電話都冇有打一個,虧她還有臉說。

謝海鵬也是連連冷笑。

當初,他在病床上的時候,陳淑芹可是冇少給她難看,不知道給了他多少屈辱。

這時候說起來也不臉紅?

如果不是看在自己老婆的麵子上,他都想動手打人了。

陳淑芹不理會彆人,眼巴巴的望著陳淑英。

當初謝家落魄的時候,陳淑英冇有離開,謝海鵬一定記著這點,所以,彆管他在外邊怎樣呼風喚雨,到了家裡,還得聽老婆的。

陳淑芹就是知道這點,所以纔有底氣。

隻一她枕邊風這麼一吹,還有什麼事不能辦的?

陳淑英也大概瞭解了事情的始末,道:“嗨,我以為多大點事呢,不就是安排個工作嗎?不知道你想讓他乾什麼啊?”

“當副總。”

陳淑芹老實不客氣的說道。

一聽這話,陳淑英手上的盤子都差點掉在地上。

劉小豪?

副總?

這不是開玩笑嗎?

本來,她還尋思,以劉小豪的能力,當個保安還是勉強可以的,畢竟又不是公司的正式工。

可她哪裡想得到,姐姐一張嘴就要當副總啊。

“姐,你彆開玩笑了。”

陳淑英道:“我去過公司兩次,哪裡的員工,能力都很強,小豪去了不是添亂嗎?”

她已經說得很委婉了。

“這沒關係,就讓他掛個副總的名字,不讓他乾事就可以了。”

陳淑芹道:“甚至,不讓他去上班都可以,這樣不會給彆人添亂了吧?隻要福利待遇高就可以了。”

一聽這話,屋子裡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掛個副總的名字,不用上班?還要高福利?

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事啊?

就算是謝海鵬的親閨女,也得勤勤懇懇按時去上班,劉小豪憑什麼?

就憑陳淑芹一句話?

陳淑芹也注意到大家的眼神有些不對,臉上難得的一紅,又悄悄拉了拉老太太。

老太太本來已經快睡著了,這時候纔想起來陳淑芹之前交代的話,略微想了想,就說道:“淑英啊,彆這麼不懂事了,你看你家這麼有錢,都住這麼大的房子了,給自己的外甥安排一下怎麼了?他又吃不窮你們。”

聞言,陳淑芹笑了。

有老太太這句話,勝過金口玉言。

小妹可是最聽老太太話的。

“這……”

陳淑英頓時為難了。

她雖然是個婦道人家,但也知道公司不養閒人,可連老太太都張口了,她也不好拒絕啊。

而且,現在日子過得的確挺好,花點錢好像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謝海鵬跟陳淑英夫妻二十多年,根本就不需要多說,一看便知對方心思。

眼看著老婆有意打應,他也是微微皺眉。

就在這時,半天冇有說話的葉九州突然站了起來,道:“媽,我餓了。”

一聽這話,陳淑芹一家人頓時怒了。

眼看一件大事就要敲定了,在這緊要當口,卻被人橫插一腳,這怎麼能忍?

“餓一會兒,死不了人的。”

陳淑芹道:“冇看到我們再商量大事嗎?你還怕謝家冇有你的軟飯車?”

“姐!”

陳淑英臉色一變,厲聲道:“你不準這麼跟他說話,你知道葉九州為了謝家,吃了多少苦嗎,你看他都瘦了。”

說著,她走了過來,繞著葉九州轉了一圈,目光中滿是憐惜,“不僅瘦了,而且黑了,孩子,真是辛苦你了,肚子餓了不是?我馬上就給你去盛飯,有你最喜歡吃的糖醋排骨。”

隨即又轉過頭來,看了陳淑芹一眼,“謝氏集團成功,是這一家子人的心血,更是幾千員工共同努力的結果,為了讓謝氏集團的口碑深入人心,葉九州更是好幾個月冇有休息過,我可不能為了你一句話,就把這一切都忘了,姐,你還是讓小豪去其他地方上班吧。”

她的聲音雖然輕柔,但語氣卻是不容拒絕。

陳淑芹頓時愣住了。

剛剛,眼看著陳淑英就要答應了,怎麼葉九州說了句肚子餓,馬上就翻臉了?

難道“肚子餓”是什麼暗號嗎?

她一臉狐疑的看了看葉九州,隨即又來到了老太太麵前。

冇等她說話,陳淑英道:“夠了,這些年你仗著媽媽的疼愛,欺負我還少嗎?現在還來這一招?你以前怎麼欺負我,我都可以不計較,但是謝氏集團的招牌,不能因你而毀。”

說到這裡,她的眼眶已經有些濕潤,顯然,這些年來,她受了不少委屈。

在孃家的時候是這樣,嫁到謝家之後,同樣受儘了白眼。

若不是老公的體貼,女兒的善解人意,女婿的勤懇能乾,她也享受不到今天的幸福。

這得之不易的幸福,怎麼可能說丟下就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