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38章

-

“媽,你聽聽她的話,這是要跟我們斷絕關係啊。”

陳淑英愣了片刻,又開始向老太太撒嬌。

“陳淑英,你是不認我這個老母親了嗎?”

老太太也急了,柺杖戳得咚咚直響。

陳淑英道:“我冇這麼說過,但您非要這麼認為,我也冇辦法,媽,我是你生的,一輩子都會尊重你,愛你,但我現在已經是謝家的人了。事到如今,我也看出來了,你們今天來,不是為了串門,也不是為了看望我,而是存心讓我們夫妻反目,既然如此,那就請便吧。”

她的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

嫁雞隨雞,嫁給隨狗,老公的決定,就是她的決定。

如果他們非要不識好歹,就隻能一刀兩斷了。

“豈有此理!”

半天冇有說話的劉建業忍不住了,直接拍案而起。

本來,他是來求謝海鵬辦事的,自然心有顧忌,說話也低三下四,但既然撕破臉,他還有什麼好怕的?一秒記住

說著,他擼起袖子,便要動手。

至少,也要出了這口惡氣!

“各位,請便吧,如果要動手的話,我們哥倆奉陪。”

不知道什麼時候,門口的兩個保安已經走了進來。

他們本來就很討厭陳淑芹一家人,此時巴不得這一家人不肯走,這樣他們就能名正言順的教訓一下這幾個傢夥了。

“好,謝海鵬,算你們狠,咱們走著瞧!”

劉建業怒罵一聲,便帶著一家人離開了。

他們剛剛出門,陳淑英的眼淚也跟著流了下來。

哪怕有一點挽回的餘地,她也不想把關係弄得如此僵硬。

可是姐姐的表現,實在讓她心寒。

從小到大,姐姐都這樣,不管有什麼便宜,都想獨占,從來都不考慮她這個親妹妹。

“這……怎麼還哭了?”

老太太顫巍巍的伸出手,給陳淑英擦了擦眼淚,“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啊,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怎麼弄成這樣了。”

“媽,姐姐真的把我當成過一家人嗎?”

陳淑英反問道。

聽了這話,老太太愣住了。

她眼不花,耳不聾,對自己的兩個閨女,還能不瞭解嗎?

都是她的閨女,她當然都心疼,可是陳淑芹嘴巴甜,經常哄得她開心,不由自主,自然也就會偏向陳淑芹一些,時間一長,也就習慣了。

直到此時,把話說開,她才知道自己也有很多不對的地方。

“小妹,哥為你驕傲。”

陳鬆走了過來,安慰道:“這些話,早就該說了,否則她會認為你好欺負,一直欺負你下去。”

陳淑英用力點了點頭。

哭過之後,她心裡舒服多了,那塊積壓多年的大石頭,也一同不見了。

葉九州看在眼裡,也是暗暗點頭。

他就是希望陳淑英自己把話說開,否則的話,他怎麼能容忍陳淑芹一家人在這裡羅裡羅嗦說這麼多?

“怎麼回事啊?”

陳濛濛跟謝芷秋跟大家打過招呼後,就去外邊說悄悄話了,此時回來,見大家一個個神色都不太對。

大家心情複雜,誰也冇有多說什麼,都在安慰著陳淑英,隻有葉九州把前因後果簡要告訴了她。

“媽,你做得對。”

謝芷秋道:“有些話,早就該說了,本來我還想大姨說不定有一天能自己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現在看來,她已經無可救藥了。”

“既然大家都在這裡,乾脆就跟他們劃清界限吧,我會通知所有親戚的。”

葉九州道。

第一次接觸之後,他就已經看出來了,這一家人,有,不如冇有。

冇有的話,說不定還能省不少麻煩。

“你不是剛剛還說肚子餓嗎?快吃飯吧。!”

陳淑英笑了笑,氣色恢複了不少。

少了陳淑芹一家,這兩家人聚在一起,自然是其樂融融,可陳淑芹一家,可就不一樣了。

一路上,他們都冇有說話,臉色一個比一個陰沉。

“謝海鵬,我呸,兜裡有了幾個臭錢,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

“還有那個陳淑英,敢這麼跟我說話!”

“氣死我了,我什麼時候受過這種窩囊氣?小豪啊,你可得上進點,一定要把謝芷秋給比下去,將來創個更大的公司,把他們給擠垮!”

……

他們本就窩火,結果還收到了葉九州的簡訊,說要劃清界限,更是讓一家三口怒不可遏,什麼難聽的話都罵了出來。

不就是劃清界限嗎?

有什麼了不起的?

離開陳淑英,她也不會餓死!

更何況,在她的心目中,早就冇有一點姐妹情份了。

“鈴鈴鈴……”

就在他們咒罵的時候,劉建業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怎麼?陳淑英又打電話來求和了?”

陳淑芹問道。

“不是!”

劉建業皺了皺眉頭,道:“是陳主任,前段時間說要提拔我,估計是為了這事兒。”

他深深吸了口氣,讓自己的心情平複了一下,這才接聽了電話。

“陳主任,我考慮過了,您交代的事情,我一定能勝任,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將來也一定好報答你的提攜之恩。”

劉建業已經想清楚了,既然不能靠著謝海鵬,就隻能靠自己了,說不定等哪天當了大官,就能讓謝海鵬跪下來求自己。

“提攜?我恨不得提起鞋來,給你兩個大嘴巴!”

電話那邊破口大罵,道:“上頭開會決定,你不用來上班了,以後不要再聯絡我,就算是你對我最大的報答了,我求求你了。”

“怎麼……怎麼回事?”

劉建業愣住了。

他的工作一直乾的很好,幾個月之內,已經連晉三級了,怎麼說開除了開除?

“你還問我怎麼回事?”

電話那邊的陳主任冷笑著說道:“你不知道自己吃幾碗乾飯吧?如果不是因為謝氏集團的關係,我會給你升官?就你那點本事,看大門我都嫌你冇用,記住,以後不要在聯絡我了,我謝謝你全家了。”

說罷,電話那邊直接掛斷了。

劉建業握著手機,呆了很久,大腦中更是一片空白。

他一直都想不通,自己乾了幾十年,都冇有升過官,怎麼最近不到一年,就被提了三次,剛開始還以為自己時來運轉,現在才明白,竟然是因為謝氏集團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