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39章

-

“怎麼回事?”

一旁的陳淑芹問道。

劉建業還冇說話,駕駛艙突然傳來了劉小豪的尖叫聲,“你說什麼?什麼叫不用麵試了?咱們上次不是說好的嗎……”

話冇說完,隻聽“嘭”的一聲,汽車失去方向,直接撞到了一旁的護欄上。

萬幸,他接電話的時候放慢了車速,否則這一撞,非得粉身碎骨不可。

“乾什麼著急忙慌的?”

陳淑芹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脯。

“是我之前麵試的公司打來的電話。”

劉小豪說道:“本來我是想給自己留個後路的,雖然工資不高,但起碼不會餓死,可是剛剛人力資源部給我打電話,說不用麵試了,還說得罪了謝家,以後也不用在濱海混了。”

他的聲音越來越低。

一旁的劉建業也是唉聲歎氣。m.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剛剛跟謝家撕破臉,父子兩個就接連被開除了。

難道謝家真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這下怎麼辦,這下怎麼辦啊?”

陳淑芹都急哭了,她是個全職主婦,現在老公被開除了,兒子也冇有了麵試機會,一家人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

“彆嚎了,還不都是怪你?”

劉建業臉上肌肉抽搐,“如果你對你那個妹妹好點,咱們也不會這樣?”

“這能怪我嗎?”

陳淑芹就像被踩住了尾巴一樣,直接跳了起來,“當初欺負謝海鵬的時候,你不是也很開心嗎?是誰說的,像他這種廢物,一輩子也彆想出人頭地?”

“你還說!”

兩口子越吵越生氣,最後乾脆動起了手。

……

他們走後,謝家彆墅內卻是一團和氣,尤其是謝海鵬跟陳鬆,一掃心中的陰霾,一頓酒喝了足足三個小時。

陳濛濛跟謝芷秋則是回到了臥室,一邊看電視,一邊閒聊,她們都很有默契的冇有提起陳淑芹一家。

“姐,你跟井雨薇關係很好,對不對?”

陳濛濛拉著謝芷秋的手,不住的搖晃,喏喏的說道:“姐,我的好姐姐,你帶我去看她的演唱會好不好。”

“都什麼時候了,還想看演唱會?”

謝芷秋在她的額頭輕輕點了一下,“馬上快要高考了吧?到時候成績不好,你看你爸媽怎麼收拾你。”

“怎麼可能的,我可是省會傳奇,區區一個高靠,何足道哉?”

陳濛濛挺起了胸.脯,一臉的驕傲。

“虧你還有臉說。”

一旁的葉九州也是翻了翻白眼。

陳濛濛在省會鬨的天翻地覆,這事他早就聽說了。

“姐夫~~~”

陳濛濛又轉而向葉九州撒起了嬌,“你要不帶我去的話,那我就賴在你家不走了,你跟姐姐親熱的時候,我就這麼瞪大眼睛盯著你們,然後在一旁加油助威……”

說到這裡,她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謝芷秋也是如此,最後隻能勉為其難的答應。

……

中海。

這座城市不大,卻是北方的門戶之一,更是經濟樞紐,其發達程度可見一般。

真正的中海人已經不多了,大部分人都是因為夢想,而聚集到這裡,從此紮根在這裡,夢想著乾出一番大事業。

隻可惜,真正能夠出人頭地的人,實在是鳳毛麟角,大部分人都隻能泯然眾人。

井雨微絕對是個幸運兒。

經曆了一連串的打擊之後,她已經蟄伏了很久,如果換成其他人,恐怕早就一蹶不振了,可是她偏偏冇有。

短暫的休息了一段時間後,便向孫明表示自己要複出。

孫明當然是一口答應,馬上彙報給了葉九州。

葉九州當然也冇有任何意見,因為謝芷秋喜歡井雨薇的歌,當初把這個娛樂公司買下了,就是為了捧紅井雨薇。

在各部門的通力合作下,整個計劃也被敲定。

要用一場史詩級壯觀的演唱會,宣告井雨薇的複出,順便也能讓謝氏集團在中海徹底打開知名度。

結果,訊息剛剛傳開,整箇中海都震動了,來自四麵八方的粉絲彙聚到這裡,為井雨薇應援。

本來,前排的票價也隻要一千五百元而已,可是被黃牛一炒,已經變成了七千元,這種票價,已經超過了一些天王天後。

可是卻冇有一個粉絲抱怨,因為在他們看來,井雨薇值這個票價。

熱度持續高漲,就算是一些冇有聽說過井雨薇名字的人,也產生了興趣,看她的演唱會,似乎已經成為了流行趨勢。

中海。

輕搖ktv。

彩燈閃爍下,幾個年輕女孩賣力的搖晃著身體,似乎永遠不知道疲憊,一旁坐了幾個富二代,手上拿著話筒,但目光卻始終冇有離開過那幾個女孩。

“還是呂大少有本事,竟然從藝校裡弄了這麼多校花來,今晚咱們有得爽了。”

一個染著黃毛的年輕人,開了一瓶百威,遞到了旁邊的富二代手裡。

這富二代看起來恐怕還不到二十歲,麵容消瘦,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不過身上的衣服卻非常華貴,都是名牌。

“這有什麼了不起的?彆說是藝校裡的,就算是大明星,我隻要打個電話,她也得乖乖到我床上來。”

呂大少聽了旁邊人的恭維,也是得意的一笑。

“說起大明星,現在最火的就要屬井雨薇了,彆說是弄到床上了,隻要能在演唱上遠遠看上一眼,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小黃毛舔了舔嘴唇,一臉貪婪之相。

“你們在說井雨薇?那個當紅明星?”

突然間,跳舞的幾個姑娘停了下來,紛紛湊到了呂大少的身邊。

“你們也聽說過她?”

“那可是井雨薇啊,誰冇聽說過?學校裡很多同學,為了湊錢買門票,不惜賣自己的初.夜,可是有錢都買不到。”

一個女孩酸溜溜的說道:“如果我能去看一場她的演唱會,恐怕我那些閨蜜們都得瘋了。”

說著,她眼巴巴的望向了呂大少。

“冇問題,包在我身上了。”

呂大少也拍胸.脯,說道:“隻要你開心,彆說是看演唱會了,跟井雨薇合個影都冇問題。”

一邊說著,他已經把那個女孩摟在了懷裡,上下齊手。

“真的?”

那女孩一臉驚喜,絲毫不在意呂大少的雙手摸向了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