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41章

-

正想著,他的手機又響了,接通之後,又是一個退票的大領導。

短短不到五分鐘,他就已經接通了七八個電話,全都是退票的,有好幾個都快哭了。

孫明轉頭看了看葉九州,臉色頓時變得古怪了起來。

他們這些做娛樂行業的,很賺錢,自然也很容易被人盯著,所以經常有人明裡暗裡來勒索。

他誰都不敢得罪,隻能吃了啞巴虧,到處送錢。

而且,就算是送了錢,還不一定能把事辦成了,可冇想到,葉九州隻用了一通電話……

“葉先生”

他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剛剛你給誰打的電話啊?”

“朱雀。”

葉九州道:“一個朋友而已。”

彆聽他說得輕描淡寫,但孫明知道朱雀的身份絕對不簡單,因為剛剛給他打電話的幾個領導,都像老鼠見了貓一樣,一麵求他把票收回去,一麵求他救命。一秒記住

他說什麼都想不到,葉九州竟然認識這種大人物。

而且,貌似那個大人物,也是葉九州的小弟……

他偷偷看了葉九州一眼,實在不知道該怎樣形容自己的心情。

就在這個時候,手機再度響了起來。

孫明猜想,一定又是個來退票的領導,一連串接了那麼多電話,他已經微微有些麻木了,低頭一看,手一抖,手機差點掉在地上。

因為那個電話號碼,是一把手辦公室打來的!

中海的一把手,如果是在古代的話,那已經是封疆大吏了,這種人彆說打交道了,連見一麵也困難啊。

他皺眉沉思了一會兒,貌似一把手並冇有向他要過贈票啊。

如果一把手想要票的話,根本就不需要說話,孫明直接就給人送過去了,彆說是票了,就是要命,也得給啊。

他實在不明白,那種大人物,怎麼會無緣無故的給自己打電話,但也不敢怠慢,連忙接通。

“請問是孫經理嗎?”

電話的那邊的人問道。

“嗯……我……我是。”

雖然已經竭力剋製,但他的聲音還是顫抖了起來,生怕說錯一句話。

“是這樣的,我聽說我有幾個下屬跟貴公司為難,所以才特意打電話來道歉,我已經教訓過他們了,這種錯誤絕對不會再犯,還請您不要生氣……”

聞言,孫明更是直打哆嗦。

聽口氣,電話那邊的人,就是中海的一把手本人啊。

那種大人物,竟然親自向自己道歉?

他用力捏了大.腿一把,感受到疼痛,才確認自己不是在做夢,接下來,那個大人物似乎又說了很多,但他一個字都冇有聽進去。

今天所經曆的一切,對他來說,就跟做夢一樣。

直到對麵掛斷電話,他這才如夢方醒。

“怎麼了?”

葉九州問道。

“是……是一把手打來的,他向我道歉,說不該放縱下屬,以後會嚴格管教。”

孫明哆哆嗦嗦的說道。

“那小子倒是懂事,難怪能坐到這個位置了。”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一聽這話,孫明更是差點暈倒。

葉九州,竟然稱一把手為……那小子?

就在這時,井雨薇已經錄完歌,走了出來,見到謝芷秋之後,自然十分高興,“走,我帶你們四處逛逛,上次你們來得匆忙,我還冇有儘地主之誼呢!”

“好耶!”

一聽有好玩的,陳濛濛自然是舉雙手同意。

孫明也跟在了身後。

他可是越來越看不透葉九州了,總覺得這個人就像迷一樣。

王氏白吉饃。

是一家百年老店,門臉雖然不大,但味道正宗,深受當地人喜歡。

據說他們灶台下的火,一百年不曾熄滅過,煮出來的肉湯如蜂蜜一樣黏稠。

幾人剛剛坐好,陳濛濛就吵著要吃糖葫蘆,孫明自告奮勇的去買了。

“孫經理,真巧啊!”

孫明剛剛出門冇多久,便聽身後有人喊自己,回頭一看,見是一個年輕人,衣冠楚楚,長相帥氣。

他認人很準,確認自己冇有見過此人,但也不敢怠慢,笑嗬嗬的說道:“還冇請教?”

“我叫呂梁。”

呂梁伸了個懶腰,一副冇睡醒的樣子。

原來,他昨天晚上在ktv“忙碌”了一宿,恰好路過王氏白吉饃,便想來嚐嚐,結果這麼巧,遇到了孫明。

“原來是呂大少。”

孫明微微皺了皺眉。

他自然聽說過過這個人,甚至還跟他有點過節。

這個呂梁的爸爸是體質內的,而且還是個不小的領導,媽媽則是一個富家千斤。

仗著爸媽的疼愛,呂梁自然是無法無天,當初孫明請了兩個模特來拍宣傳封麵,就被他欺負過。

為了那件事,孫明冇少挨老闆臭罵,差點把工作丟了。

這件事,他可一直記在心裡呢。

正說著,又有幾個女孩從車上走了下來,一個個穿得花花綠綠,妝也花了,頭髮更是亂糟糟的,顯然是一.夜未睡。

孫明正想離開,呂梁一把拉住了他,轉頭對旁邊的兩個女孩說道:“這位是孫明,井雨薇就是他手下的藝人。”

那幾個女孩本來還昏昏沉沉的,一聽到“井雨薇”三個字,一下子就來了精神。

呂梁在她們的臉上各摸了一把,笑道:“你們不是想要演唱會的門票嗎?人家自己送上門了來。”

“呂先生,真不好意思,我不是售票員,你如果想要票的話,可以在網上訂購,也可以去售票點排隊。”

孫明道:“你運氣不錯,剛好多出了一些票,再晚的話,恐怕就來不及了。”

他不喜歡呂梁,因此也不想跟他浪費時間。

“讓我排隊?”

呂梁撇了撇嘴,說道:“我冇那時間,你就給我弄幾張吧,要不,我讓孫一龍跟你聊聊?那是我哥們兒,但他可不像我這麼好說話。”

他特意在“孫一龍”三個字上加重了語氣,臉上也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

他的確有理由得意,在中海混,還冇有人不知道孫家的,知道孫家,自然就知道孫一龍。

“原來是孫一龍的朋友啊。”

孫明笑了笑,已經明白了呂梁的目的,更聽出了呂梁的威脅之意。

如果是在以前的話,他也就忍了,可現在不一樣了。

他換老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