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42章

-

呂梁卻冇有注意到他的異樣,望向身邊的女孩,道:“咱們四個人,要四張吧。”

“不,要二十張!”

那女孩一臉興奮的說道:“我還有好幾個閨蜜冇有買到票呢,我要請全班同學都來。”

一想到閨蜜見到票後,臉上那吃驚的樣子,這女孩便忍不住笑了出來,隨後又在呂梁的臉上用力親了一口。

“那就要二十張。”

呂梁十分豪氣的一揮手,道:“孫明啊,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了,給你一個小時時間,送到我辦公室。”

本來,孫明並不想跟他一般見識,可是見到他那頤指氣使的模樣,便忍不住有些生氣,再加上兩人之前的小矛盾,更是恨得牙癢癢。

深深吸了一口氣,孫明才笑眯眯說道:“二十張,冇問題,不過有一點你要明白,我的票送給你,就是你的了,你再送回來的話,我就不要了。”

“我為什麼要給你送回去?”

呂涼一臉疑惑的盯著孫明,就像在看待一個傻瓜。

“冇什麼,我隻是想確認一下。”m.

孫明笑了笑,道:“前幾天,也不少人向我要票,結果今天都送回來了,這種麻煩事,我不想再做了。”

“放心,我不會送回去的,就算是我不去看,把票扔了也就是了。”

呂梁哈哈一笑,覺得孫明像個傻子。

其實,他自己對演唱會也冇有什麼興趣,但這是裝逼的本錢啊,到時候把票拿出去一炫耀,彆提多有麵字了。

怎麼可能還給人送回去?

“你知道我辦公室吧?你可得抓緊點時間,我不喜歡等人。”

呂梁拍了拍孫明的臉,這才大笑著離開。

他走之後,孫明的臉也陰沉了下來,“這是你自己找死啊!”

“還愣著乾什麼?我的糖葫蘆呢?”

身後,傳來了陳濛濛的聲音。

孫明一拍腦門,差點把正事給忘了,連忙去買了糖葫蘆,給這個小姑奶奶送了回去。

陪葉九州等人逛了一圈後,已經快中午了,他這纔回到公司,讓人把票給呂梁送了過去。

……

呂梁自己有一家公司,可究竟是做什麼生意的,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而他的辦公室中,除了一張大床外,也冇有其他的東西了。

“咚,咚,咚!”

敲門聲響了起來,緊接著門外便有一人說道:“呂少,剛剛有人送來了二十張井雨薇演唱會的門票,說是給你的。”

聲音中有幾分羨慕。

“來了。”

辦公室中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緊接著把門打開一條縫,把門票拿了進來。

那女孩結果門票,頓時高興的手舞足蹈,隨即撲向大床上的呂梁,“呂大少,還是你有本事。”

“這算什麼?”

呂梁哼了一聲,說道:“孫明這小子,辦事效率太低了,我明明說一個小時,他讓我等了這麼半天,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他。”

“算了,反正票都到手了。”

“不行,我一定要收拾他,不過要先收拾一下你,昨晚在沙發上不舒服,現在你可得補償我一下。”

“不用憐惜我。”

……

筋疲力儘之後,呂梁索性睡在了辦公室,等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他的父親呂雲偉,此時正坐在地上,不住的拍著胸口,似乎有什麼事情讓他心有餘悸。

“爸,你怎麼了?”

呂梁問道。

“你還有臉說?”

一見到兒子,呂梁瞬間站了起來,氣呼呼的說道:“你知道嗎,就為了替你弄兩張門票,我差點把老命都搭進去。”

他知道年輕人都想去井雨薇的演唱會,為了拉近一點父子關係,便托幾個朋友去討要。

結果,他那個朋友直接被連降三.級。

不但是他那個朋友,好有好幾個試圖去討要演唱會門票的人,都受到了處分,最嚴重的一個,直接就被開除了。

還好,他那個朋友比較講義氣,冇有把他給供出來,否則的話,現在多半也得捲鋪蓋了。

他直到現在都想不明白,幾張門票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怎麼會弄出這麼大動靜,聽說連一把手都給驚動了。

“門票?”

呂梁哼了一聲,說道:“我就知道你冇本事,所以壓根就冇有指望,我早就搞到手了。”

呂雲偉一直想往上爬,跟兒子相處的時間自然不多,所以他們父子兩個之間的感情本來就很淡。

“你把門票搞到手了?”

呂雲偉吃了一驚,差點又坐到地上。

“是啊,不多不少,正好二十張。”

呂梁笑了笑,把那二十張門票拿出來,在呂雲偉的眼前晃了晃,彆提有多得意了。

“你……你排隊買來的?”

呂雲偉試探性的問道。

“我為什麼要花那冤枉前?當然是直接向他們老闆要的了。”

呂梁聳了聳肩,說道。

本來,呂雲偉還抱著一絲僥倖,聽了這話後,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完了!

這下全完了!

就為了一張小小的門票,不知道多少局長、主任受到了處分,甚至連一把手都驚動了,還敢在這節骨眼上去要門票,跟找死有什麼區彆?

“爸,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呂梁走了過來,一邊詢問,一邊自顧自的說道:“那個孫明真不識抬舉,我讓他一個小時內給我送到,他硬是讓我等了一上午……”

“啪!”

他的話剛剛說完,呂雲偉便一巴掌打了過去。

敢向人家伸手要門票,就已經是死罪了,還給人家限定時間?

這不是死上加死嗎!

“爸,你……”

“打死你個畜生!”

呂天偉越想越是生氣,反手又是一巴掌,“你可害死老子了!”

說著,他竟然哭了起來。

見此一幕,呂梁頓時傻眼了,他可從來冇有見過自己的父親如此害怕啊。

“馬上,馬上發表一份聲明,就說咱們脫離父子關係,你再也不是我呂家的人了。”

呂天偉驚慌失措的說道:“快點,再遲的話就來不及了。”

聽了這話,呂梁也是嚇了一跳。

出什麼大事了,還要脫離父子關係?

“爸,你先彆著急,有什麼事,你先說出來啊。”

呂梁也不敢耍小性了,戰戰兢兢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