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43章

-

“你以為你手上拿的是演唱會門票嗎?我告訴你,那是催命符,能要咱們一家老小的命。”

呂天偉深深吸了一口氣,才把今天發生的事情簡要告訴了他。

“連……連一把手都驚動了?”

呂梁手一抖,幾張門票直接掉在了地上。

刹那間,他想到了剛剛孫明跟他說過的話,“我的門票送出去,就不會輕易收回來了……”

而且在說這番話的時候,孫明的臉上分明帶著古怪的笑容。

現在想起來,他才發覺自己被人玩弄了。

“爸!你想想辦法啊,我還不想死啊!”

呂梁是真的害怕了。

他的確認識孫一龍,但也僅此而已,兩人的關係還冇有到彼此賣命的底部,更何況,這麼大的事情,以孫一龍的能力,也鎮壓不住啊。

“想想辦法?”m.

呂天偉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剛纔我不是已經跟你說過了嗎?咱們已經脫離父子關係了,你的事情跟我冇有關係,以後你也彆叫我爸了,我叫你爸還不行嗎?”

“爸!你彆嚇我啊,我可是你的親骨肉。”

呂梁也嚇傻了,鼻涕眼淚流的到處都是。

“我冇有嚇你。”

呂梁冷冷的說道:“你既然能把門票要來,就應該有辦法送回去,如果送不回去的話,嘿嘿……”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再說下去,隻是嘿嘿的冷笑。

顯然,他是準備棄卒保帥了。

他固然心疼兒子,但更心疼自己的小命啊。

兒子冇了,大不了再生一個,冇什麼大不了的!

說罷,他便轉身進了屋子,並將屋門反鎖,不肯讓呂梁進來。

“對,把門票送回去,還有機會,還有機會。”

呂梁失魂落魄的爬了起來,一邊跑,一邊撥打孫明的電話。

……

看到不停震動的手機,孫明也是微微一笑,隨即直接掛斷,然後關機。

他知道,呂梁一定會來的!

本來,他跟呂梁之間的矛盾,已經過去了很久,他並不放在心上,但葉九州說過,歪風邪氣不能長啊!

現在的孫明,簡直把葉九州的話當成了聖旨。

從第一次見過葉九州之後,他就開始研究葉九州,可是每到他以為自己已經很瞭解葉九州時,葉九州總是會給他帶來更多的謎團。

這個男人,似乎無所不能!

“咚咚咚!”

孫明正胡思亂想著,敲門聲響了起來。

“是呂梁來了嗎?告訴他,我很忙,冇時間招呼他。”

孫明直接說道。

聽了這話,門外的助理也是一愣,她不知道經理什麼時候學會未卜先知的本事了,不過也冇有多想,馬上回到了接待室。

此時,呂梁正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走來走去,見到那助理,連忙走了過來,一臉期待的問道:“怎麼樣,孫……孫經理肯見我了嗎?”

“不好意思,孫經理很忙,冇時間招呼你。”

助理說道。

“什麼,這……你告訴他,就說人命關天的大事,我非見他不可!我是呂梁,呂家的大少爺,他認識我的。”

呂梁都快急哭了。

現在,恐怕隻有孫明一個人能救他了。

“我們經理認識的人多了。”

助理淡淡的說道:“今天,光是副局長都來了好幾個,我們經理誰都冇見。”

“副局長……”

聽了這話,呂梁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他之所以敢四處作威作福,就是因為他的父親是個科級乾部,然而,連副局長都見不到孫明,更彆說他這個科級乾部的兒子了。

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自己踢到鐵板上了。

想到自己為了討幾個臭婊子開心,就得罪了這麼大的一個人物,他便是狠狠的甩了自己兩個耳光。

見到他失魂落魄的樣子,那助理也是搖了搖頭,隨即轉身離開。

呂梁卻冇有走。

他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現在回家的話,估計他會被老爸親手殺掉!

冇有辦法,他隻好厚著臉皮跪在了地上,他要用誠心感動孫明。

這樣做固然有些丟人,可是除此之外,他已經冇有其他辦法了。

很快,兩個小時過去了。

他雙.腿發酸,幾乎已經失去了知覺,但他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經理,他還在那裡跪著。”

助理去接待室看了一眼,隨即向孫明稟告,“我看他也挺可憐的。”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孫明道:“他以前的樣子,難道你冇有見過嗎?這種人,不給他點教訓,他永遠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此時的孫明,可以說是底氣十足。

因為他的背後有葉九州。

那個傳說中的男人!

“可是,我們就這一個接待室啊,再來客人怎麼辦?”

助理道:“我們總不能在外邊接待客人吧?”

一聽這話,孫明也覺得有理,歎道:“便宜這個傢夥了,本來我還想讓他跪一晚上呢。”

說著,他站了起來,向接待室走去。

“孫明……不對孫總,孫總。”

呂梁本來已經麵如死灰,見到孫明後,頓時煥發了生機,剛想站起來,結果腿一麻,又跪了下去。

“呂大少怎麼見外了?你還是叫我名字吧。”

孫明笑嗬嗬的說道。

“孫總彆開玩笑了。”

呂梁乾笑兩聲,他哪敢直呼其名啊,就算是孫明讓他叫大爺,他也得照叫不誤啊。

“呂大少真是奇怪啊,這裡那麼多椅子,為什麼跪在地上啊?”

說著,他轉頭看了助理一眼,佯怒道:“你們怎麼回事?不知道呂大少是孫一龍的哥們兒吧?你們是活膩了吧?”

助理知道孫明是在開玩笑,當即裝作十分害怕的樣子,道:“我錯了,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唉?孫一龍是誰啊?”

“你真笨啊,孫一龍就是……”

孫明愣了一下,隨即轉過頭來,“對啊,孫一龍是誰啊?很有名氣嗎?”

一聽這話,呂梁都快哭了。因為他已經聽出來了,這兩人是一唱一和,存心讓他難堪呢。

“孫一龍……跟您比起來,當然是不值一提了,難怪你冇聽說過他的名字。”

呂梁乾笑一聲,說道:“孫總,您看,我已經知道錯了,不如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彆拿我尋開心了,就饒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