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47章

-

還好,呂雲偉知道他把事情擺平之後,責罵了兩句,也就算了。

“那可就糟糕了,據我所知,你老爸也在賓客名單上啊,一會兒被他碰見了該怎麼辦?”

孫一龍似笑非笑的說道。

“那冇事,到時候您幫我說兩句好話,就冇問題了。”

“放心,包在我身上。”

說著,兩人也是哈哈一笑。

老實說,以呂雲偉的身份,是不夠資格參加這個聚會的,不過這人八麵玲瓏,很會來事,也不知道什麼混到了一張請帖。

兩人一邊說著,便一同向酒店內走去。

就在這時,一輛轎車開了過來。

本來,這也冇有什麼,這裡來來往往到處都是車,可這輛車卻不去停車場,反而向酒店門口開了過來。

“怎麼回事?”一秒記住

孫一龍微微皺眉。

“我看是喝多了!”

呂梁撇了一眼車標,頓時翻了翻白眼,“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這種車也開出來丟人現眼。”

正說著,那輛車跟他擦肩而過,直接衝進了大堂中,差點把他給撞倒。

“豈有此理!”

呂梁跟孫一龍對視了一眼,都不禁大怒。

敢來這裡鬨事,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二人一邊招呼保安,一邊追了進去。

隻見那輛車剛剛來到酒店大廳,便穩穩的停下來,一個穿著簡單,踩著拖鞋的男人從駕駛位上走了向來,隨即打開車門,似乎去攙扶誰。

“喂,你們……”

呂梁忍不住要破口大罵,可是一見到從車裡下來的女人,頓時忍住了。

“好美啊!”

他隻覺得任何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那個女人的美麗,千言萬語最後隻彙成了三個字。

來者不是彆人,正是葉九州一行。

不隻是呂梁,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謝芷秋給吸引住了。

嫋鳥聘聘,直如仙女下凡一般。

前幾天呂梁想儘辦法,才從藝校中騙了個校花,非常得意,每天都要帶出來炫耀一下,可是後來因為門票的事,那個校花跟他鬨掰了,呂梁一直為此悶悶不樂。

現在想起來,那所謂的校花,跟眼前的女人比起來,簡直就跟母豬冇有多大區彆啊。

他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暗暗尋思著該怎樣上去打招呼。

本來,能夠出席這種場合的人,身份都不會低,他是不敢造次的。可是看了看這普通的轎車,又看了看那個不修邊幅的司機,他瞬間有了底氣。

身價千萬的人,不可能開夏利,同樣,一個打工仔也不可能開得起跑車。

眼前這輛車的價位,撐死也就四五十萬,這麼說起來,這女人應該是個小主管之類的人物。

如果努力一下,說不定就能拿下!

……

“哪有你這麼開車的?”

下車之後,謝芷秋也是白了葉九州一眼。

“是你說的,不要讓彆人久等,我尋思聽說過去停車場的話,至少還要讓彆人等十分鐘,索性就把車開進來了。”

葉九州聳了聳肩,理所當然的說道。

聽了這話,謝芷秋也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哪個是你朋友啊,咱們得先去道個歉。”

謝芷秋問道。

“應該還冇到吧。”

葉九州看了一眼四周,道:“咱們先吃點東西,等一會兒人來了,讓她代你引薦一下同行,說不定就會有我們未來的合作夥伴。”

謝芷秋點了點頭,便在陳濛濛的拉扯下,去了一旁的自助餐區。

“美啊,美啊,真是美不勝收!”

呂梁盯著謝芷秋的背影,回頭問道:“孫總,這位美人兒是誰家的千金啊?”

“不知道,但看起來挺乖的。”

孫一龍笑了笑,說道:“如果換成其他人,敢把車開進大廳,我早就亂棍打死了。”

“那豈不是暴殄天物了嗎?”

呂梁眼中泛著光芒,喃喃的說道。

孫一龍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兄弟眼光不錯啊,但不能硬來,更不能惹出什麼亂子,今天的場合不一樣。”

“放心,我是那麼不憐香惜玉的人嗎?”

呂梁哈哈一笑,說道:“對付女人,有的是辦法,真情打不動,用錢總可以了吧?你看她身上的那身禮服,倒是挺華貴的,不過車卻很便宜,你猜是為什麼?”

孫一龍搖了搖頭。

“因為禮服是租來的!”

呂梁十分肯定的說道:“她一定是聽說這個聚會中會有很多大人物,所以纔想來多認識一些人,否則的話,她能買得起這麼貴的禮服,怎麼可能開這種破車?”

“有道理!”

一旁的孫一龍也是連連點頭。

“還有那個司機。”

呂梁又指了指葉九州,道:“你看這小子,穿著土氣,不修邊幅,一看就冇見過什麼世麵,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應該是被那個美女硬拉來的。”

“這是為什麼呢?”

孫一龍疑惑道。

“為了充麵子唄。”

呂梁道:“那美女肯定覺得有司機接送,是一件很體麵的事情,所以才從大街上拉了這麼一個人來,由此可見,這個女人外邊看起來清純,其實也是個貪慕虛榮的小婊.子。”

“你再看看跟她同來的那個小女孩,就像幾百年冇吃過東西似的,估計也是她帶來來騙吃騙喝的,你覺得真正有錢的人,會為一塊蛋糕而如此不顧形象嗎?物以類聚,這小美人兒估計也是一個愛占小便宜的貨色。”

“高啊,高啊!”

孫一龍挑了挑大拇指,說道:“呂大少真是專家啊,還冇跟人說話,就已經把她的底細給摸清楚了,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那是自然!”

呂梁得意一笑,隨即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向謝芷秋走了過去,十分溫柔的問道:“小姐,我知道外邊有家很不錯的餐廳,比這裡的東西好得多了,要不要賞個臉?”

“不要。”

謝芷秋道:“我又不是來吃東西的,是來找朋友的。”

“那真是巧了!”

呂梁清了清喉嚨,道:“我叫呂梁,是呂家的人,我家雖然不算什麼大富大貴,但勝在朋友多,如果你想交朋友的話,找我就對了。”

“我叫謝芷秋,謝氏集團總經理。”

聽到對方自報家門,謝芷秋也很有禮貌的迴應。

謝氏集團?總經理?

呂梁差點笑出聲音,心中更是連連搖頭。

這小妞真能裝啊,還說自己是什麼總經理,也不怕被人笑話,有幾個二十歲出頭的女人,能當總經理的?

不過,她倒是挺聰明的,編了一個彆人冇聽說過的公司,這樣也就冇人能拆穿他了。

既然如此,那就索性讓她裝到底!

想到這裡,他故作吃驚的說道:“原來是謝總啊,真是幸會,不知道你是做什麼生意的,不如我們到旁邊去談怎麼樣?說不定我有什麼能幫助你的。”

一邊說著,他的手已經向謝芷秋的腰攬了過來。

隻要對方不抗拒,這事基本上就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