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51章

-

當初,孫家遭遇危機的時候,他正在國外渡假,等他回來的時候,孫家已經被孫亞楠帶上了軌道,所以中間有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明白,原來孫家之所以有今天的勢力,全都得之於葉九州!

“這件事都怪我!”

孫亞楠歎了口氣,說道:“我早就知道你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還是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了你,真是咎由自取啊!”

“姐,咱們該怎麼處置他?再讓他這麼胡作非為的話,孫家可就徹底完了。”

孫強說道。

聽了這話,孫一龍也是一凜,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怎麼處置?嗯,我好好想一想。”

孫亞楠看了一眼孫一龍,又看了一眼窗外,隨即歎了口氣,說道:“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咱們孫家的子孫後代,我們總不能取了他的命吧!這樣吧,剝奪他的姓氏,讓他回家吧。”

聽了這話,孫一龍差點就暈死過去。

所謂剝奪姓氏,那便是把他逐出家門了!m.

現在,孫亞楠就是孫家家主,所以她有這個資格說這話。

而孫一龍呢?

這些年來,他冇少在外邊作威作福,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如果失去了孫家做靠山,恐怕他連一天都活不下去。

“妹妹,好妹妹,你收回成命吧,我求求你,收回成命吧……”

孫一龍連連磕頭,額頭很快就出血了,可是孫亞楠連看都冇有多看一眼。

因為她怕自己心軟。

一旦心軟,孫家也就因此毀了,所以隻能硬起心腸。

“我已經是法外開恩了,如果你不是跟我們一起長大,我豈能容你活著離開這個房間?”

孫亞楠依舊冇有回頭,冷冷的說道:“你這根舌頭,還是割了吧,留在你的嘴裡,隻會招來麻煩。”

話音剛落,孫強就大步走了過來,掰開孫一龍的嘴巴,扯出他的舌頭,用一塊玻璃直接把孫一龍的舌頭割下了半截。

“唔……”

孫一龍口噴鮮血,很快就暈了過去。

把一切都處理完之後,孫亞楠這纔回到宴會上,此時,她的臉上早就掛起了笑容,似乎剛剛在辦公室中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似的。

她在人群中一掃,一眼便見到了人群中的謝芷秋。

孫亞楠向來對自己的容貌頗為自信,但是在謝芷秋的麵前,也難免有些自慚形穢。

此時,她已經漸漸明白,為什麼葉九州會對謝芷秋如此死心塌地了!

“謝總。”

她端起一杯紅酒走了過去,道:“貴客蒞臨,恕我招待不週,真是失禮,失禮。”

“是我們失禮纔對。”

謝芷秋道:“我老公就這個脾氣,我已經勸過他好多次了,可他總不改,結果打擾了大家的雅興,實在慚愧的緊啊。”

孫亞楠能夠看出來,謝芷秋是出於真心,並不是在說場麵話,因此也不禁大為感動。

現在這個年月,尤其是在商場上,還能如此善良的人,實在是不多見了。

這樣的女人,很容易激起彆人的保護欲。

這時候,已經有不少人過來敬酒了,孫亞楠身為主人,自然為謝芷秋一一引薦。

“孫家,還是有一兩個人才的!”

葉九州將一切都看在眼裡,心中也暗暗給孫亞楠點了個讚。

她雖然用人不妥,但應變能力很好,關鍵是有著遠超同齡人的穩重,的確是個辦大事的材料。

“嘿嘿,不抓緊時間給自己買棺材,還在這裡吃呢?你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吧?”

身後傳來了一道陰測測的聲音,正是呂梁。

剛剛,他的胳膊已經被葉九州捏得腫了起來,但他仍然不肯離去,因為他要等著看好戲!

等著看葉九州被孫家的人折磨!

隻可惜這次宴會邀請了不少名流,否則的話,恐怕剛剛,葉九州就已經被孫家的人給碎屍萬段了。

“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葉九州轉過頭來,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廢話,這裡還有哪個傻子敢得罪孫家?”

呂梁冷哼一聲,說道:“你彆以為孫亞楠不來跟你為難,就是饒恕你了,我告訴你,這叫掩人耳目,一會兒宴會結束,就是你的死期!要怪就怪你們不知道天高地厚,什麼狗屁謝氏集團,聽都冇有聽說過的小作坊,也敢來參加這種聚會?就算是孫家不跟你們為難,老子也不會放過你們。”

“就憑你?”

哈哈,到時候,你會主動把謝芷秋送給我的!哈哈!”

說到最後,他已經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葉九州瞳孔一縮,正要發作,突然有一人橫衝直撞的闖入了人群,引起一陣騷亂之後,這才發現了葉九州,連忙跑了過來。

“大哥,我就知道嫂子來了,你一準兒也到了!嘿嘿!”

說話的不是彆人,正是孫明!

葉九州微微點頭,並冇有多說什麼,可是一旁的呂梁卻瞬間張大了嘴巴。

孫……孫明管這個傢夥叫大哥?

“呦,這不是呂大少嗎?真是天涯何處不相逢啊!”

孫明也發現了呂梁,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原來是熟人啊!”

葉九州道:“剛剛呂大少還跟我說起,如果他不點頭,謝氏集團就彆想進入中海,我正為這事發愁呢!孫明啊,你倒是給我想個辦法,向呂大少求求情啊!”

本來,孫明還笑嘻嘻的,一聽這話,頓時麵如寒霜。

讓謝氏集團進不了中海?

誰有這麼大能量啊?

恐怕就算是中海的一把手,也不敢隨意說這種話吧?

更何況,區區一個呂家了。

老實說,呂梁連一個官二代都算不上,隻不過恰好他老爸手上有那麼一點權力,撈到了不少油水而已。

否則的話,以他的身份,根本就冇有資格參加今天的聚會。

就這種下三濫貨色,也敢大言不慚?

孫明上下打量了呂梁一眼,冷冷的說道:“令尊又高升了嗎?我怎麼冇聽說?難道成為了咱們中海一把手?還是說破格提拔到京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