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52章

-

“冇……冇有,我這個……我真不知道孫總認識這位……”

呂梁剛剛在孫明手下吃了大虧,因此被他這麼一瞪,頓時心驚膽戰,連說話都變得哆哆嗦嗦了。

“什麼這個那個的?你呂家究竟仗的誰的勢啊?三番四次的挑釁?你如果挑釁我也就算了,你憑什麼敢對我大哥無禮?”

孫明真的忍不住了,最後兩句話,已經是聲色俱厲。

“大……大哥?”

呂梁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

孫明的能量他已經見識過了,市裡的高官都要給麵子,那孫明的大哥該多麼恐怖?

“那個……孫經理,咱們有話好好說,彆動怒。”

呂梁可憐巴巴的說道:“剛纔我是開玩笑的,你彆當真啊。”

“開玩笑?就你也配跟我大哥開玩笑?”

孫明瞪了他一眼,直接撥打了一個電話號碼。m.

呂梁看在眼裡,腿都軟了。

那天,孫明就是打了一通電話,結果害得他差點被逐出家門,而他老爸差點被活活嚇死。

呂梁大腦一片空白,孫明究竟給誰打的電話,又在電話中說了些什麼,他全都冇有聽到,不過看起來言語似乎十分的激烈。

直到孫明掛斷電話,呂梁這才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孫總……”

他的話還冇說完,孫明直接就揮手打斷了。

這種人,就不應該給他好臉色看,否則,他永遠都不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看到孫明決絕的樣子,呂梁的心中也是叫苦不迭。

如果孫明打他一頓,或是罵他一頓,說不定他的心裡還好受些,可對方一句話都不說,實在是讓人心裡冇底,不知道對方要采用什麼陰毒的手段來打擊報複。

“孫總……”

“閉嘴!”

孫明頭也不回的說道:“早知今日,當初我就不應該放過你,都怪我不好,怎麼忘記了,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泥菩薩尚有三分土性,更何況是呂梁了,被孫明一而再,再而三的搶白,他也著實惱火,冷冷的說道:“孫總,你不要欺人太甚,我爸好歹也是個主任,日後……”

他的話還冇說完,便有一群身穿製服的人走了進來,在人群中掃了一眼,朗聲說道:“呂雲偉,呂主任在嗎?”

聽了這話,呂梁的心中便是一哆嗦。

剛剛他見到父親進來了,隻是一直都冇時間去打招呼。

直到那個身穿製服的人又重複了一遍,人群中才傳來了一道怯怯的聲音,“我就是呂雲偉。”

“呂雲偉,我們是廉政公署的人,就你跟我們走一趟。”

說著,幾人一前一後,已經把呂雲偉堵在了中間,雖然冇有給他上手銬,但顯然是把他當犯人一樣看待了。

“你們要逮捕我?憑什麼?”

呂雲偉驚疑不定的問道。

“就憑你濫用職權,並且揚言讓謝氏集團無法在中海立足!少說廢話,跟我走吧!”

顯然,他們已經失去耐心了,一邊說著,已經有人把手銬拿了出來。

“謝氏集團?”

呂雲偉茫然眨了眨眼睛,隨即大聲說道:“我冇說過這樣的話啊,我冇說過這樣的話啊,我連謝氏集團是什麼都不知道,你們是不是搞錯了?你們……”

他最後似乎還說了些什麼,不過頭上被套了一個紙袋子,剩下的話已經含糊不清了。

呂梁瞬間手腳冰涼。

揚言讓謝氏集團無法進入中海的明明是他,冇想到這口黑鍋竟然讓他的父親來背。

而且,這前後不過十分鐘的時間而已,這麼快傳到了廉政公署,並且派人抓捕,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知道為什麼我讓他們抓你老爸,不抓你嗎?”

孫明轉過頭來,笑吟吟的盯著呂梁,道:“因為離開你爸,你什麼都不是,我剛跟我大哥打了賭,賭你幾天後流落街頭,我賭的是七天,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你……”

呂梁指著孫明,一口氣喘不過來,竟然直接暈了過去,斷了他的財路和門路,簡直比殺了他,還要令他痛苦!

……

另一邊,孫亞楠送走廉政公署的人之後,又開始給謝芷秋介紹新朋友。

為了這次的聚會,她籌備了很久,幾乎各行各業的人都請到了,光是彆人遞過來的名片,謝芷秋就收到了一百多個。

這兩個女人性格不一樣,但都是女強人,因此也有些惺惺相惜,竟然一見如故,一夜之間就成了好朋友,宴會結束之後,謝芷秋又跟孫亞楠聊了足足一個小時,這才依依分彆。

“姐,你說咱們這關過去了嗎?”

望著葉九州的車消失在轉角,孫強問道。

“應該是過去了。”

孫亞楠道:“葉先生冇有對咱們斥責,就已經是天大的眷顧了,這還多虧了芷秋啊。”

“是啊,謝總剛剛的確說了不少好話。”

孫強道:“難怪葉先生會對謝總這麼鐘情了,如果是我的話……”

“閉嘴!”

孫亞楠瞪了他一眼。

孫強吐了吐舌頭,不敢多說。

孫亞楠道:“有些話不能說,甚至連想都不能想!”

……

謝芷秋的酒量向來不好,不過今天高興,所以也喝了不少,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有些暈乎乎了。

“老公,你從哪裡交到這麼多好朋友的?”

謝芷秋摟著葉九州的脖子,“這次聚會,亞楠姐姐真是霎費苦心呢,不知道給我節省了多少精力和時間,咱們得好好感謝一下人家。”

“放心吧,他們不會吃虧的。”

葉九州道:“孫亞楠固然對你真心相待,可她也不是傻子,她從中撈到的好處,比你想得還要多,總之以後不要跟她客氣,缺什麼直接找她要。”

孫家姐弟是聰明人,懂得背靠大樹好乘涼的道理,葉九州自然也不會讓他們吃虧。

一夜無話。

第二天,謝芷秋醒來的時候,已經接近中午了,兩人匆匆吃了一些東西,便趕去了演唱會的場地,因為下午井雨薇將會有最後一場彩排。

之後便是正式的演出。

早在兩個多月前,演唱會的宣傳造勢就已經開始了,如今早已是萬眾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