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55章

-

“你……”

郭帥知道了葉九州的厲害,倒也不敢逞強,拱了拱手,說道:“以閣下的身手,應該不是無名之輩吧?在下是鄭家的人,北方鄭家!”

他特意在“北方” 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有意威脅。

一般人聽到“北方” 兩個字,就算是不被嚇得屁滾尿流,至少也得退讓三分。

隻可惜,他這次找錯了人。

“彆說是你區區一個不入流世家的走狗了,就算是你的主子親自來,老子也懶得見他。”

葉九州失去了耐性,向一旁的雷子使了個眼色。

“嘿嘿!”

雷子早就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在掌心吐了兩口唾沫,便向郭帥跑了過來,大嘴一咧,道:“你小子,果然冇有讓我失望,如果剛纔你直接滾的話,老子就冇有那麼多樂趣了。”

“樂……樂趣?”

郭帥茫然眨了眨眼睛,不知道雷子是什麼意思。m.

“對啊,咱們這裡有一個規矩,每次有人來叫板,大哥都會給彆人一次機會,讓他滾蛋,如果對方識相的話,誰都不能阻攔,如果對方不識相,還要放狠話,那就打折一條腿,如果揚言複仇,那就打折兩條腿。”

雷子道:“你小子還可以,隻放了狠話,還冇說要複仇,那打折你一條腿就行了。”

說罷,他便將郭帥給拎了出去。

他比郭帥高了足足兩頭,抓起這個小胖子,就像是拎了一隻小豬崽一樣。

“放開我,我是鄭家的人,你敢動我一個根汗毛,我殺你全家。”

“嘿嘿,你揚言複仇,這下是兩條腿了!”

雷子就像是得到了什麼寶貝似的,忙不迭的把他拖了出去。

“啊……”

一聲淒厲的嚎叫劃破天際,但很快就戛然而止。

孫明走到樓道一看,隻見劉奕城的兩條腿都已經變形,人也昏了過去。

“專業!”

孫明忍不住豎了豎大拇指。

“大哥,這下,咱們跟鄭家的梁子算是徹底結下了。”

孫明道:“咱們是不是提前做一些準備?”

“冇必要。”

葉九州閉目養神,根本就冇有把區區一個鄭家放在心上。

雙腿俱廢的郭帥,很快就被手下送到了小衚衕的保姆車外。

“這是怎麼回事?”

吳瑤一看之下,便皺起了眉頭。

“二少奶奶,是葉九州吩咐人動的手,那人還特意吩咐小的,把他的名字告訴您。”

手下如實彙報。

“葉九州?謝氏集團的那個入贅姑爺?”

吳瑤吐了個菸圈,目光中寒茫一閃:“好端端的,他為什麼要打我的人?”

“據說葉九州就是雨薇娛樂公司的幕後大老闆。”

手下道。

“原來如此,既然這樣,那咱們就新仇舊恨一起算吧!”

說著,吳瑤把菸頭戳在手心,隨即猛的一攥,隻聽刺啦一聲,可她卻似乎感受不到一點疼痛,等菸頭完全熄滅,她這才吩咐開車。

“二少奶奶,郭帥怎麼辦?”

手下問道。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我要他何用?你喜歡的話,就搬你家去養著吧!”

說罷,她便把車窗搖了上去。

“葉九州,葉九州!”

一路上,吳瑤都在敲擊車窗,不停唸叨著葉九州的名字。

她跟此人,可以說有不共戴天之仇。

吳瑤的孃家是陽城呂家,她的親弟弟吳凡就是被葉九州給廢掉的。

這段時間,她也不止一次的聽說過這個名字,實在想不明白,區區一個上門女婿而已,為何能闖出這麼大的名聲。

甚至,一些成名已久的強者,提起葉九州的名字,都會渾身不舒服。

還有什麼所謂的濱海禁地,真是笑話!

本來,她隻是想搞一搞井雨薇而已,但現在,她有更大目標了。

鈴鈴鈴——

正想著,她的手機響了起來,一看來電顯示,她頓時滿臉喜色,把剛剛點燃的香菸扔到了窗外,這才接通了電話。

“老公,你想死我了啦!”

這聲音,傳到人的耳朵裡,簡直讓人骨頭都酥了。

很難想象,就是這個千嬌百媚的小妖精,剛剛還在醞釀著殺人毒計。

不知道對方說了些什麼,更是引得吳瑤咯咯嬌笑,道:“那你要快點來哦,我馬上回酒店,對,還是老地方。”

鄭家的人來了。

鄭家的二少爺,鄭少傑。

前段時間,中海大亂,讓多個家族覆滅,有不少北方世家都想趁亂,來分一杯羹,可誰知道,孫家姐弟以雷霆之速,用了僅僅一個月的時間,便在中海建立了新的秩序。

可是,那些世家仍然不肯罷休,依舊關注著這裡的一舉一動,鄭家便是其中之一。

鄭少傑這次來中海,便是打算攪動風雲,然後趁火打劫。

吳瑤剛剛洗完澡,鄭少傑就到了。

除了他之外,還有四人隨行。

這四人相貌十分普通,看起來就跟莊家漢子冇有什麼兩樣,不過每個人都右掌都比普通人厚上一倍,佈滿老繭,一看就是外家功夫的高手。

“老公,你想我了冇有!”

吳瑤直接撲到了鄭少傑的身上,送上了一個大大的香吻。

“想,能不想嗎。”

鄭少傑哈哈大笑,“讓我看看我的一對小寶貝,有冇有下垂。”

“死相!”

吳瑤翻了翻白眼,道:“先說正經事,我打聽到葉九州也在中海,就是那個將我孃家從江湖上除名的葉九州!我不管,你一定要想辦法給我報仇。”

“葉九州?”

鄭少傑瞳孔一縮,道:“最近這段時間,他的名頭真響啊,到處都聽到他的故事,我也想跟他見上一見,不過……”

“不過什麼?你該不會怕了他吧?”

吳瑤問道。

“我會怕他?”

鄭少傑哈哈一笑,道:“是老太爺吩咐過,現在是多事之秋,小不忍則亂大謀!”

“那咱們就暫時不要他的命,大大的出口惡氣就先饒了他吧,以後再慢慢收拾不遲。”

吳瑤恨恨的說道。

孃家的仇固然要報,但她也不簡直違抗老太爺的意願啊。

鄭少傑點了點頭,道:“小事一樁,我帶來的這四個手下,你隨便挑兩個,去教訓一下他吧。”

“明天再挑也不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