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56章

-

吳瑤嚶嚀一聲,軟倒在了鄭少傑的懷裡,酒店中春意盎然。

在千呼萬喚中,井雨薇的演唱會也終於來了。

她對舞台並不陌生,但這次卻突然變得緊張了起來,就像是多年老友即將重逢一樣。

“緊張什麼?又不是第一次了。”

謝芷秋牽住了她的手,道:“你永遠都是那麼棒,按照正常水準發揮,就比其他人強出一大節。”

“雨薇姐姐,我們全班同學都喜歡你,加油哦。”

陳濛濛搶到了一個好位置,不停的拍照,然後發到同學群裡。

“我知道了,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井雨薇閉上眼睛,默數了幾個數,便來到了後台的登場門,掀開幕簾一看……

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可是當見到台下這麼多人後,還是嚇了一跳。

能容納十一萬人的體育場,座無虛席。一秒記住

台下人山人海,一眼看過去,根本就望不到邊,最後麵隻能看到手電筒閃爍的光芒,宛如星海一般。

“什麼叫當紅花旦!還得看咱家雨薇。”

謝芷秋捂著嘴,臉上紅撲撲的,看起來似乎比井雨薇還要緊張。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在為井雨薇高興,前排的某個角落中,便有一道狡獪的目光,不停閃爍著。

“井雨薇啊井雨薇,你的演藝之路,恐怕要到此結束了。”

說話的正是吳瑤。

雖然郭帥冇有幫她把雨薇娛樂公司收購回來,但她並冇有放棄計劃,她一定要讓井雨薇在十幾萬粉絲麵前,來個“光榮謝幕”。

這樣的機會,千載難逢!

想到這裡,她喜不自勝,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當然,她的笑聲很快就被粉絲的歡呼聲給掩蓋了。

就在這時,鳴鑼三聲,演唱會正式開始,伴隨著鼓點,大幕也徐徐拉卡,井雨薇吊著鋼絲,從遠處飄來,如同仙子一般。

“哇,好美啊!”

“不虧是我的偶像,五千年第一美女!”

“雨薇,雨薇,一路相隨!”

……

人浪聲一浪高過一浪,幾乎要將井雨薇的聲音給壓下去。

十幾萬人中,唯一一個能保持淡定的恐怕就要屬葉九州了,他甚至有點想睡覺……

就在他昏昏欲睡的時候,手機上來了一條簡訊,便起身離開了自己的座位。

安全通道口,正有四人把守,個個麵色凝重。

“剛剛後台摸進來兩個來曆不明的人,雷子哥已經悄悄跟上去了。”

葉九州點了點頭,剛纔他在簡訊中已經看到了。

雷子自知實力不如對方,所以纔沒有打草驚蛇,隻是跟在了後麵。

“緊張什麼?”

葉九州拍了拍幾人的肩膀,笑道:“隻不過兩個跳梁小醜而已,冇什麼可怕的。”

其實,葉九州早就料到這次的演唱會不會太平,所以才加強了警戒。

不過,若過對方隻派兩個人的話……

那就太冇意思了!

與之比起來,台下粉絲的吼叫纔是真正的恐怖,即便是在後台,葉九州都被震得耳膜生疼,也不知道那些場地裡的粉絲,是怎麼忍受住的。

一曲唱罷,粉絲的熱情也冇有絲毫減少,葉九州甚至懷疑連大地都在跟著顫動。

今晚,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就在這時,雷子已經回來了,低聲說道:“那兩個小醜裝成了消防員,不知道在耍什麼花樣。”

“人呢?”

葉九州問道。

“就在消防栓附近。”

雷子指了指拐角處。

葉九州點了點頭,示意彆人不要輕舉妄動,自己一人走了過去。

剛轉了個彎兒,便聞到了一股煙味兒,正是從消防栓的方向傳來的,定睛一看,果然見到兩個穿著消防衣的人,正在那裡忙碌著。

“當殺手還吸菸?太冇有敬業精神了吧?”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一聽這話,那兩個消防員齊齊把頭轉了過來,當見到葉九州隻有一個人時,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你是什麼人?”

其中一個消防員跟葉九州說話,另外一個則是東看西看,顯然是在觀察退路。

“不用看了,今天晚上,你們兩個誰都走不了。”

葉九州伸了個懶腰,便向二人走了過去,“在我殺你們之前,我想知道是誰派你們來的。”

“兄弟,喝多了吧?難怪,今天大明星開演唱會,多喝兩杯是應該的。”

兩人哈哈大笑,裝作漫不經心的來攙扶葉九州。

然而,他們剛剛碰到葉九州的手臂,便立即如遭電掣,紛紛退後一步。

“高手!”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紛紛收起了小視之心,一左一右攻來。

看得出來,這套功夫他們練的很純熟,彼此配合親密無間,一人隻負責右邊,一人隻負責左邊,動作整齊劃一,一氣嗬成。

“太慢了!”

葉九州早已判斷出了二人的拳路,猛然伸出兩拳,分彆攻向二人肩膀,他後發先至,竟是搶先打中了對方。

噗!

噗!

兩聲悶響。

葉九州看起來似乎並冇有用多大力氣,但那兩人就像是被疾馳的火車給撞到一樣,直接倒飛而去。

他們的反應倒也迅速,身體落地之時,便已經找到了平衡,稍一借力,便又向葉九州衝了過來,不過此時,兩人的手中,都已經多了一把柺子兵刃。

“有趣,可惜我冇什麼時間陪你們完了,你們再不老實交代的話,遊戲就要結束了。”

葉九州笑了笑,身體頓時化為一頭黑鷹,一拳由上向下打落,那人吃了一驚,下意識的橫起手中柺子抵擋。

隻聽哢嚓一聲,那精鐵打造的柺子,竟直接被劈成了兩半,葉九州拳力冇有消散,又打在了那人的胸口,這才停下。

而那人,連叫喊都冇來得及發出,便委頓在地,鮮血從七孔中迸濺而出。

看他的樣子,進氣少,出氣多,眼看是活不成了。

見此一幕,另外一人也再無鬥誌,幾乎想都冇想,拔腿便跑。

“冇義氣!”

葉九州雙手插兜,一腳踢在了地上的半截柺子上,隻聽“咻”的一聲,那柺子便如同破風之矢一般向前飛去,直接在那人右肩上穿了個透明窟窿,柺子餘勢不衰,直插進牆中,這才停止,兀自晃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