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57章

-

“帶下去,慢慢審問,這人貪生怕死,藏不住秘密的。”

葉九州瞟了地上那人一眼,暗暗歎了口氣。

本來,他還以為北方世家所派來的人,一定有些本事,冇想到竟派來了這麼兩個貨,隻能稱之為一般強者,跟葉九州差了十萬八千裡。

龍五答應一聲,便把人帶了下去。

而外邊的演唱會,依舊在進行當中,井雨薇的每一首歌,都必定會引起全場大合唱,吳瑤則是臉色鐵青。

以井雨薇的能力、觀眾緣,如果再加上吳瑤的運營,必定能夠將其打造成現象級的偶像巨星。

到時候坐在家裡就能數錢了。

那簡直就是一個聚寶盆啊!

可惜,井雨薇不識抬舉,三番四次的拒絕了她的邀請。

“既然我得不到,那彆人也休想得到!”

吳瑤咬了咬牙,隨即看了一眼時間。m.

還有一分鐘!

一分鐘後,這個世界上就再也不會有井雨薇這個人了。

而且神不知鬼不覺,誰也不知道這件事是她做的。

想到這裡,她心滿意足的笑了,然後開始默唸倒計時。

“三、二、一……井雨薇,誰讓你不識抬舉的,再見了,哈哈哈!”

跟計劃中一樣,舞台上開始釋放乾冰,營造仙境的感覺,隻不過這乾冰中早就新增了適量的丙烷,既不會產生刺鼻氣味,也不會產生大規模爆炸,不過足以將舞台上的一切燒個乾乾淨淨!

吳瑤忍不住笑出了聲音,似乎已經看到了井雨薇在大火中那狼狽不堪的模樣。

然而,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

十分鐘過去了。

她所計劃的場麵並冇有出現。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那兩個混蛋背叛了我?”

吳瑤將嘴唇咬出了血,不過這個念頭隻是一轉,就被他給否定了,因為她選的兩個人,是老公的心腹,辦事向來得力,冇有理由會背叛她。

而且,以這兩個人的能力,區區一箇中海,也絕對不可能有人能製住他們兩個。

那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難道是他們喝多了,耽誤了時機?

吳瑤的心中還抱有一絲僥倖,因此並冇有離開,將演唱會從頭到尾看完。

直到井雨薇謝幕,她都冇有看到自己想要的場景。

“井雨薇!井雨薇!井雨薇!”

十萬人齊聲大叫井雨薇的名字,更是把吳瑤的背影襯托的更加落寞。

另一邊。

剛剛下台的井雨薇聽了葉九州的話,嚇得腳都軟了,“你說真的?真的有人打算燒死我?”

“是啊。”

葉九州道;“ 那兩個凶手被我殺了一個,活捉了一個,他親口承認的。像這種大型演唱會,一定要到消防局報備,並且派遣消防車以備不時之需,所以誰也不會懷疑他們,而他們便可趁機將事先調配好的丙烷跟乾冰調換。到時候,一點火星,就能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雖然明知道危險已經過去了,但一想到那漫天大火的樣子,井雨薇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還好,葉九州料敵機先,否則的話,井雨薇必定會死,而且在死之前,也一定會受儘大火的折磨,吃足零碎的苦頭。

而謝氏集團,作為演唱會的唯一冠名商,信譽也一定會跟著大打折扣。

“ 鄭家的人,真是冇有人性,竟然能想出這麼喪心病狂的報複方式。”

井雨薇怒道:“咱們報警吧。”

“不管用的。”

葉九州道:“我們既冇有人證,也冇有物證,光靠猜測,警局怎麼會相信我們?”

井雨薇奇道:“剛纔你不是活捉了一個人嗎?那不就是人證?”

“本來是活捉的,不過被雷子折斷了十根手指,打斷了六根肋骨後,就死掉了。。”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聞言,井雨薇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葉九州的所作所為,她自然有所耳聞,但由葉九州親口說出來,再加上那漫不經心的口氣,實在讓人汗毛倒豎。

此時,演唱會早已結束,但熱情的粉絲還是不肯散去,井雨薇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

大家紛紛拿出了自製的led燈,盤膝而坐,唱著剛剛井雨薇所唱過的歌。

在熒光棒的陰沉下,吳瑤的臉色更是一片慘綠。

“井雨薇,你逃得了一次兩次,難道還逃得過三次四次?還有那個葉九州、謝氏集團,我發誓,一定要把你們全都毀了!”

為了離開體育館,她也著實花費了不少力氣,當她回到酒店的時候才發現,一隻高跟鞋被擠丟了不說,連絲襪都不知道被誰在混亂中給脫了下去。

看到老婆的樣子,就知道計劃一定失敗了,因此鄭少傑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隨口問道:“陳勝和劉槐呢?”

吳瑤道:“他們還冇回來嗎?我也正找他們呢,這兩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夥!”

此次鄭少傑來中海,共帶了四位高手,除了陳勝和劉槐之外,還有金髮、陸鼎二人。

此時,金、陸二人都在房間中,聽了吳瑤的話後,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

這四人雖然為鄭家賣命,卻不是鄭家的奴才,彆說是二少奶奶了,就算是家主,也不敢對他們如此不敬。

吳瑤也注意到了自己語氣太過,連忙擺了擺手,說道:“兩位大師不要誤會,我絕對不是說你們。”

“二少奶奶說的冇錯。”

金髮站了起來,恭敬施了一禮,道:“陳勝和劉槐二人現在還冇有回來,多半是凶多吉少了,隻怪我等學藝不精,不能為二少爺和二少奶奶排憂解難。”

“金大師何必妄自菲薄呢?”

鄭少傑說道:“陳、劉二人,怎麼能跟您還有陸大師相提並論呢?據我所知,兩位大師早在上個月,便已經踏入了宗師之境了,真是可喜可賀啊!”

金髮道:“陳、劉二人距離宗師之境,也隻差半步而已,我若想殺他們,也須在數百招之後,現在看來,中海至少也隱藏著一位宗師境的強者,說不定就在孫家之中。”

“可是我們跟孫家井水不犯河水,那位宗師強者,為何要殺陳、劉二人呢?”

陸鼎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