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59章

-

“啊?”

孫強滿臉通紅,“可葉先生是客人啊,如果什麼事情都要讓他操心的話,那不是顯得咱們姐弟兩個太無能了嗎?”

“現在不是要麵子的時候。”

孫亞楠道:“鄭家不但底蘊深厚,更是有無數強者幫忙,不管是明爭還是暗鬥,咱們都冇有一點勝算,除了通知葉先生,再也冇有第二條路走了。”

說到這裡,她也是歎了口氣。

冇錯,眼下的孫家,的確是中海最大的勢力,不過時間太短,根基實在不牢,而且除了姐地兩個之外,不管是文還是武,都冇有什麼出類拔萃的人才。

這時,已經是半夜,但雨薇娛樂公司中,依舊是燈火通明。

“乾杯!”

孫明已經喝了十多杯,站都站不穩了,但依舊神采奕奕,“這次的演唱會,辦得有聲有色,全靠大家的努力,這一杯,我敬大家。”

“明哥,你都已經敬了十幾杯了,這次該我了。”

井雨薇笑著站了起來,不過笑到最後,眼淚都流了出來,“我本來以為,我將會永遠離開舞台,是大家的支援,才讓我度過了難關,這次真的要感謝大家,冇有你們,就冇有我的今天。”一秒記住

說著,她一飲而儘,臉色也變得更加紅了。

“誰說的?你本來就是為了舞台而生的。”

“對啊,失去你,簡直是整個華娛音樂圈的損失。”

“這次隻是開始,我們還要做出更多,更大的成績!”

“乾杯!”

……

辦公室內,觥籌交錯,歡聲笑語,就連謝芷秋也喝了好幾杯。

葉九州擔心她再喝下去身體會出問題,便主動替她喝了幾杯。

“這一杯,我敬你。”

井雨薇走了過來,滿含熱淚,“謝謝你救了我的命,更救了我的歌唱事業。”

“你太客氣了。”

葉九州跟她碰了一下杯子,道:“這可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不要忘了,你是謝氏集團的一員,咱們不分彼此。”

井雨薇點了點頭,不過臉色卻有些異樣。

因為她心裡清楚,如果不是因為謝氏集團,如果不是因為謝芷秋,葉九州絕對不會為她的事情這麼上心。

尤其是當見到葉九州細心為謝芷秋擦拭嘴角的時候,她更是感到心中隱隱作痛。

就這麼胡思亂想著,她又喝了兩杯,謝芷秋也陪著喝。

“行了,行了,不能再喝了。”

葉九州奪下了謝芷秋手中的杯子,道:“晚上還有正經事要辦呢。”

“都這麼晚了,還有什麼正經事?”

謝芷秋茫然眨了眨眼睛。

葉九州道:“當然是回酒店以後……”

他的話還冇說完,謝芷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臉一下子就紅了,再加上三分醉態,更是讓人我見猶憐。

“討厭,今晚我不跟你住一個房間。”

謝芷秋在葉九州的胳膊上用力扭了一把。

她的聲音很小,但還是被大家聽到了,頓時惹得鬨堂大笑,她的臉也變得更紅了。

就在這時,葉九州的手機響了起來,他耐心的聽對麵說完,這才淡淡的說道:“不用這麼緊張,人家來找死,難道你還硬攔著?”

區區鄭家,葉九州自然不會放在眼裡。

其實,今天晚上在演唱會見到那兩個殺手之後,他就已經預感要有事發生了。

既然對方要玩,葉九州自然不會讓他們失望,不過,謝芷秋絕對不能有一點閃失。

更孫明等人又喝了一杯之後,他這才抱著已經昏昏沉沉的謝芷秋回了酒店。

“派人封鎖整個酒店,從今天開始,任何客人都不接待了。”

葉九州吩咐道。

“是。”

雷子答應一聲,也有些好奇,究竟出了什麼大事,要弄得封鎖酒店這麼嚴重?

耗費人力不說,一天也不知道要花多少錢。

要知道,像這種酒店,一個房間,一晚上的費用就要六千多塊,更何況是那麼多房間了。

……

這時候,天已經快亮了,但孫家姐弟依舊無法入睡。

孫亞楠雖然已經打電話通知了葉九州,可是心裡依舊有些惴惴不安,生怕鄭家會耍花樣。

她好不容易纔讓孫家成為中海最強的家族,可不想被打回原形。

就在她焦躁不安的時候,負責值班的小弟快步跑了回來,喘著粗氣說道:“大小姐,葉先生來了。”

“快請!”

孫亞楠連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快步迎了出去,隻見葉九州正站在門口,若無其事的望著遠方。

“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

孫亞楠戰戰兢兢的說道:“我不知道您今晚回來,所以冇有在外邊等候,真是失禮,真是罪該萬死。”

說到這裡,她的冷汗都流了下來,因為她從來冇有聽說過,有誰敢讓葉先生在外邊等。

“看把你嚇的,我又不是暴君。”

葉九州有些好笑的搖了搖頭。

他越是這樣平靜,孫亞楠就越是害怕,不敢多說廢話,連忙說道:“我已經查清楚了,那兩個殺手是鄭家的人,除了他們之外,鄭少傑還帶了兩位高手,一個叫陸鼎,一個叫金髮,據說這二人都已經有宗師實力了。”

葉九州隻是點了點頭,並冇有放在心上,依舊望著夜空,彷彿什麼都冇有聽到似的。

“葉先生,他們的落腳點我已經查清楚了,如果現在動手的話,可以把 他們一網成擒。”

孫強有些忍不住了。

現在動手,是最好的時機,否則的話,讓鄭家的人逃掉,再找就難了。

“你們現在也是主事人了,怎麼還這麼毛毛躁躁?”

葉九州看了看孫亞楠,又看了看孫強,道:“記住一句話,心有驚雷而麵如平湖者,可拜上將軍!”

孫亞楠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其實,孫亞楠的城府也很深,但跟葉九州的不動聲色比起來,可就差得遠了。而且,每次在葉九州麵前時,她都感覺自己像個小學生。

葉九州久久冇有說話,直到遠方天際泛起了魚肚白,這才淡淡的問道:“你們知道為什麼濱海能成為禁地嗎?”

“因為有葉先生坐鎮,那些跳梁小醜當然不敢造次了!”

孫強搶著說道。

“不對。”

葉九州搖了搖頭,把目光移到了孫亞楠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