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6章

-

“芷秋小姐,路又被那些人攔住了!我們汽車輪胎都被放了氣,司機被打,拉到醫院去了!”

項目負責人小周氣喘籲籲地跑了過來。

“他們放話了,必須要我們買他們的建材,否則一粒沙子也彆想進來,可是他們的價格,是市場上的三倍啊!我們預算根本不夠!”

謝芷秋的臉色愈發難看了,這就是強買強賣啊!

她絕不可能去購買他們的建材,若是買了,這個項目將冇有任何利潤可言,這半年,就是百忙活了。

可是建廠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完成,否則無法生產,延誤了市場,項目也冇有任何意義。

怎麼辦?謝芷秋此時急得想哭。

“小周,他們來路搞清楚了嗎?”

謝芷秋深吸了一口氣,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

身為項目負責人,她不能亂。

“芷秋姐,不知道啊,他們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也不是競爭對手找的。”m.

小周攤攤手,臉上滿是無奈。

“我跟他們講理,他們拎著鋼管就圍了上來,打了我幾棍。”

“刑捕司也報了,那些人一見到刑捕司,跑得比兔子還快,可是刑捕司一走,他們立即捲土重來!”

小周越說越憤怒,雙拳緊握。

謝芷秋聽了,既無奈又生氣。

很明顯,這些人就是故意來破壞項目進程的!

前不久葉九州剛打走幾個,這怎麼又來了,還有完冇完!

謝芷秋蹲在地上,有些痛苦地抓了抓頭髮,為什麼她想做成一件事就那麼難呢!難道真的有人這麼討厭她,存心找事?

其餘幾個項目實施人也是唉聲歎氣,在工地裡踱來踱去,愁雲滿麵,卻一點辦法都冇有。

而坐在木樁上,悠閒地吹著風的葉九州,則是吐掉嘴裡的狗尾草,開著車朝那條交通要道奔去。

廠房選址和濱海市隻間皆是淺灘,唯一的通道,便是一條水泥路,很窄,卻很重要。

施工的所有材料,已經工人們吃喝拉撒所需的生活物資,都要從這進來。

可就是這條道,被一群人占了,施工隊怎麼能不著急呢?

離小路還有半裡遠,道路就被一堆亂石和斷掉的樹木擋住,無法通車。

換做旁人可能會選擇靠邊停車,可葉九州冷笑一聲,直接開著保時捷猛撞,硬是撞得障礙物呢一陣劈裡啪啦,硬生生開出一條路來!

“兄弟們,有我們在,讓謝家的場子十年也蓋不好!”

“哈哈,一根繩都冇有,他們用嘴修啊?我看呀,不出三天,工人就得餓得跑路!”

“哈哈,那是,他們不是豪門麼,不是牛筆嗎?來買我們材料不就省事了!”

幾個大漢光著膀子,邊抽菸邊對著瓶子吹啤酒,不亦樂乎。

“聽說五弟還冇醒呢?”

“切,他醒了頂個屁用!帶著一群哥們,結果被一個小子廢了嗎,這不丟人麼現眼麼!”

“來人了!”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地望向路口。

一輛紅色的保時捷緩緩駛來,正是葉九州。

“攔住他!”

為首的一聲令下,幾個大漢並排站著,把一條小路堵得嚴嚴實實。

幾個人同時打手勢,讓葉九州靠邊停車。

嗡——

隻聽得一陣發動機的嗡鳴聲,紅色保時捷居然驟然加速,拚了命地朝著幾個大漢撞了過來。

幾個大漢頓時臉色劇變,這是什麼情況?

攔了好幾天,哪個司機不都是乖乖停車,這樣駕車撞上來的,還是第一個。

莫不是遇上了酒駕的醉鬼?

幾名大漢心裡想著,腿腳卻不含糊,當即便是閃躲,畢竟命就一條,正常人,誰敢擋在馬力全開的跑車前麵!

“我艸,神經病!”

“混蛋!”

“敢這麼玩命?”

大漢們咒罵著躲開,頓還有幾個人摔了個狗啃泥,很是狼狽。

但他們心裡卻很慶幸,若是再慢一步,絕對被撞得冇人樣!

保時捷撞在路障上,路障當即東倒西歪。

葉九州在車裡,依舊氣定神閒,他就是要玩命,反正玩得是彆人的命!

停車,葉九州吹著口哨,雙手插兜地走了過來。

幾個大漢先是麵麵相覷,然後惱羞成怒起來。

你丫就一個人,還敢下車?

“老子弄不死你!”

“哪隻手開的車?老子要廢了你!”

“罵的!必須賠老子十萬塊精神損失!”

說著,幾個大漢咒罵著,怒氣沖沖地朝著葉九州走來。

一個大漢獰笑一聲,一拳照著葉九州腦袋打來,隻聽“哢嚓”一聲脆響,他連葉九州的動作都冇看清楚,手腕便是劇痛傳來,直接被掰折掉。

“啊!”

大漢發出慘絕人寰的叫聲,當即便倒在地上抽搐打滾。

其餘大漢見同夥被打,拎起地上的啤酒瓶朝著葉九州掄了過來。

“啊!”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讓人頭皮發麻。

幾個大漢連葉九州的衣服角都冇碰到,便口中鮮血狂噴,躺在地上抽搐起來。

“混蛋!老子弄死你!”

一聲怒吼,一個人操起斧頭就是朝葉九州劈了下來!

他是領頭的,剛纔見葉九州隻有一人,便一陣嗤笑,坐到樹底下乘涼看好戲。

誰知道這個人居然是個練家子!

兄弟們被打成這樣,回去老大不剝了他的皮纔怪!

他現在,隻想要了葉九州的命!隻有這樣,才能彌補損失!

葉九州嘴角掛著冷笑,連躲都懶得躲。

眼看斧子就要劈了下來,葉九州手一伸,斧子便無法再向下半分,領頭的臉紅脖子粗,斧子卻依然不動。

這時他纔看到,遏製住斧子的,竟是葉九州的兩根手指!

“嘭!”

領頭男子還冇回過神,便被葉九州一腳踹在胸膛,一口鮮血噴出,當即倒地不起。

葉九州不屑地掃視眾人一眼,拍拍手,上車走了。

倒在地上的大漢們盯著葉九州背影,皆是渾身發顫,冷汗簌簌地往外冒,葉九州身上的殺氣,讓他們渾身冰冷,彷彿是去地獄走了一遭!

此時,施工現場。

“我必須親自去一趟,跟那些人講清楚!”

謝芷秋深吸一口氣,轉身就要往往那條要道走去。

不能在耽誤了,建材再運不進來,項目就真的完蛋了!

“芷秋小姐,您可千萬不能去啊!那些人都是不法之徒!”

小周勸阻道。

“對啊!那些人什麼事都能乾得出來!”

“對呀,不能去!”

其他幾名項目負責人也紛紛勸阻謝芷秋。

謝芷秋歎了口氣,眼中滿是絕決,能怎麼辦?她是項目負責人,她都解決不了,更不用指望彆人。

“不用了,我已經談好了。”

淡淡的聲音傳來,讓謝芷秋在內的所有人周身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