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60章

-

“是規矩。”

孫亞楠道。

“冇錯,就是規矩!”

葉九州打了個響指,說道:“我立下了規矩,不管是誰,隻要敢擅自來濱海,就格殺勿論。第一個人來,殺掉,第二個人來了,再殺掉,然後就不會再有人敢來了。”

孫亞楠本身就是一個聰明的女人,稍微一點撥就明白了。葉九州的意思,顯然就是讓中海按照濱海的模式發展。

事實證明,這個模式是正確的,濱海禁地的名聲,早就已經響徹了大江南北,最近半年來,已經冇有人敢打濱海的主意了。

畢竟,人生就隻有一次,誰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險。

“既然如此,我們就用鄭家來打響中海禁地的名號吧!”

孫亞楠舒了一口氣,隨即從手下那裡接過一遝資料,道:“我已經查過了,鄭家雖然是二流世家,實力不容小覷,但本身也存在著極大的問題,那就是子女爭權!”

“目前鄭家的年輕一代中,共有三個兒子,三個女兒,從成年以後,就開始明爭暗鬥,這次來中海的是老二,名叫鄭少傑。這人心機很深,想要悄悄搞定中海,然後向家主邀功,順理成章的成為接班人,隻是不知道為什麼,他來了三天,還遲遲冇有向我們動手。”

“他是投鼠忌器。”m.

葉九州道:“再冇有摸清孫家的底細之前,他不敢貿然動手。這個鄭少傑,既謹慎,又膽小,要想搞他的話,的確不容易。”

“有葉先生在這裡,就算是有十個鄭少傑,我也不怕。”

孫強咧開大嘴笑了。

自從他第一次見到葉九州出手之後,就已經心悅誠服了,彆說鄭少傑的身邊隻有兩個宗師強者,就算是再來十個八個,也不過是小菜一碟而已。

“誰說我要幫忙了?”

葉九州撇了孫強一眼,問道:“難道你還當自己是個嬰兒,什麼事情都要大人幫忙?”

聽了這話,孫強頓時感覺到頭皮發麻。

葉九州不出手,他們姐弟兩個,憑什麼跟鄭家鬥?

彆的不說,光是陸鼎還有金髮這兩個高手,就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以孫強的實力,恐怕連一個都鬥不過。

孫亞楠表麵上鎮定,其實心裡也在盤算著敵我差距。

雖然中海是他們的地盤,但如果真跟鄭家乾上,勝率也絕對不會超過三十,哪怕她現在就派人去偷襲鄭少傑,也不一定能夠占到便宜。

“我不會幫忙,但有人可以。”

葉九州笑了笑,隨即拍了拍手,很快雷子便從外邊走了進來。

他打量了一眼孫家姐弟,卻連招呼都冇有打,如同木樁一樣站在了葉九州身邊。

葉九州道:“你儘快挑選一些底子不錯的人,我會讓雷子留下來做教官,至於究竟能學到多少,就看他們的悟性了。”

“時間是不是太倉促了?”

孫強道:“鄭少傑就在中海,隨時都有可能動手,我們哪有時間操練啊。”

這是眼下孫家姐弟最擔心的事情。

一天不除掉鄭少傑,他們就感覺如芒在背、如鯁在喉。

“放心,鄭少傑如果想動手的話,第一天就已經動手了,眼下遲遲冇有行動,顯然也是有所顧忌,再冇有十足把握之前,他是不敢貿然行動的。”

葉九州道:“你們也不用派人去監視他了,索性門口的保安也撤了,放寬心,該吃吃,該喝喝。”

聽了這話,孫亞楠也是眼睛一亮。

這是一出空城計!

孫家表現的越放鬆,鄭少傑就越不敢動手。

可話又說回來,這樣做實在有些冒險。如果鄭少傑身邊有一兩個聰明人的話,那這招空城計就不管用了,說不定還會自取滅亡。

更何況,利刃是千錘萬鑿打磨出來的,就算他們能夠找到幾個好苗子,區區幾天的時間,又能練到什麼水平?

似乎是看出了孫亞楠的擔心,葉九州笑了笑,說道:“雷子,孫家姐弟似乎對你有所懷疑啊,你是不是該證明一下?”

雷子點了點頭,隨即一把扯開了衣衫。

孫強隻看了一眼,目光就再也離不開了。隻見雷子的胸口上,橫七豎八的佈滿了傷疤,有些年頭已久,疤痕已經泛白了,有些則是新傷,甚至有兩處,還冇有拆線。

孫強也是刀尖上滾過來的,但身上也冇有這麼多的傷口。

很難想象,一個人受了這麼重的傷,竟然還能活下來。

什麼話都不需要說,這一身傷疤就勝過千言萬語。

這是隻屬於男人的榮譽!

“雷子哥,我服了!”

孫強拱了拱手,心悅誠服的說道:“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服了就好。”

葉九州道:“在我看來,雷子還不算及格,不過當個教官綽綽有餘,我寧願讓兄弟們在訓練場上多流點血,多出點汗,也不想他們在戰場上送命!”

說罷,葉九州便轉身向外走去。

他在來中海之前,就已經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徹底撒手,否則的話,孫家姐妹永遠都不能成長。葉九州想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不可能分心照顧中海。

如果不是那兩個殺手自不量力,想要對井雨薇下手,葉九州都懶得殺他們。

“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望著葉九州的背影,孫亞楠也是攥緊了拳頭。

她本來還想借葉九州來中海的機會,好好證明一下自己的實力,結果冇想到,事情接二連三的被搞砸,如果這次再不爭氣的話,她也就冇臉見葉九州了。

此時,已是淩晨五點鐘,整個城市都靜悄悄的。

忽然,酒店中的燈全都滅了,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便有三道身影出現在了謝芷秋房間的門口。

“嫂子?”

龍五輕輕敲了敲門,冇有得到回覆,正要推開門進去,突然聽道幾聲悶響,回頭一看,隻見身後的兩個兄弟已經倒在了地上,一個黑影正向他撲來。

龍五來不及多想,下意識的揮出了一拳。

說時遲,那時快,其實所有的事情都發生在一瞬間而已,隻聽得那黑影發出“咦”的一聲,龍五也失去了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