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61章

-

“這麼年輕,就有如此身手,真是了不得啊!”

那黑影扶著龍五,將他輕輕的放在地上,幾乎是在同時,酒店中的燈又亮了起來。

原來這黑影不是彆人,正是北方豪門葉家的大管家,葉宇。

在他深厚還站了一箇中年人,一身中山裝,看起來既樸素,又乾練,正是葉家家主,葉震。

“老爺,咱們這樣闖進來,是不是有**份?”

葉宇心有餘悸的說道:“如果讓少爺知道了……”

他的話還冇說完,葉震就擺了擺手,道:“知道就知道,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倒想看一看,究竟是誰家的閨女,可以把那個臭小子迷得神魂顛倒。”

這主仆二人來到中海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一直想找個機會見見謝芷秋,不過葉九州片刻不離,所以他們才隻能等待,直到今晚。

“去通報一聲吧,我在這裡等著。”

葉震淡淡的說道。

“這個……”m.

葉宇有些為難。

他本來以為老爺隻是想偷頭看一眼這個兒媳婦兒,冇想到竟然還要通報。

這事如果讓少爺知道,非活颳了他不可!

更何況,哪有淩晨來拜訪的道理?正常人都冇睡醒呢!

可是,老爺已經吩咐過了,他也不敢違抗,隻好硬著頭皮敲響了房門。

謝芷秋喝了很多酒,頭痛欲裂,所以睡得並不安穩,聽到敲門聲,一下子就警覺了起來,卻不敢出聲。

“謝小姐,我知道你醒著,麻煩您見一見我家老爺。”

葉宇十分客氣的說道。

“你是誰?你家老爺又是誰?”

謝芷秋已經下了床,一邊應付著,一邊尋找手機。

“我隻是個下人而已,這個……”

葉宇沉吟了一下,這才硬著頭皮說道:“葉九州是我家少爺。”

什麼?

謝芷秋愣了一下。

她隻知道葉九州在街頭流浪了很久,參過軍,入過獄,什麼時候又當少爺了?

她的第一直覺,就是仇人找上門來了,想騙她開門。

否則的話,為什麼大清早就來敲門?

“你來得不巧,葉九州休息了,他脾氣不好,最討厭彆人打攪他睡覺,你們還是天亮再來吧。”

謝芷秋不敢說房間裡隻有她一個,所以纔想用葉九州的名頭來騙一騙對方。

“謝小姐,您不要開玩笑了,少爺剛剛離開孫家,十三分鐘之後才能到這裡。”

葉宇道:“我們老爺隻是想見一見你而已,並冇有惡意。”

他越是這樣說,謝芷秋就越是著急。

對方連葉九州什麼時候回來都知道的清清楚楚,肯定是有預謀!

就在這時,她已經摸到了手機,微微鬆了一口氣,這才撥通了葉九州的電話。

“謝小姐,你不用忙了,少爺還有十二分鐘……”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就再也說不下去了,因為他分明聽到背後傳來了一陣手機鈴聲,近在咫尺!

那一刻,他感覺自己渾身上下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動。

一陣陣窒息感湧上心頭,彷彿被一頭餓極了的獅子給盯住一樣。

過了足足十秒鐘,葉宇這才機械性的把頭轉了過來,第一眼便見到一個少年,正似笑非笑的盯著他看。

正是葉九州!

“十二分鐘之後怎樣?”

葉九州淡淡的問道。

“這……”

葉宇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精確計算過從孫家到酒店的路程,就算是全程綠燈,也至少需要十二分鐘才能趕到,他實在想不明白,葉九州是怎麼趕回來。

難道是用飛的?

此時,謝芷秋也聽出了葉九州的聲音,連忙打開了房門,一下子撲到了葉九州的懷裡,幾乎是哭著說道:“你可算回來,嚇死我了。”

話音剛落,葉宇便打了個寒顫,因為他分明感覺到走廊中的溫度都下降了幾分。

抬頭一看,果然見到葉九州的臉上都蒙了一層寒霜。

“你都聽到我老婆說什麼了?”

葉九州望著葉宇,淡淡的問道:“你是打算自己了斷,還是讓我動手?”

“對……對不起!”

葉宇後退了三步,九十度躬身,道:“謝小姐,是我魯莽,我罪該萬死,請您原諒。”

“不用萬死,一死就夠了,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動手吧?”

葉九州的聲音依舊是冷冰冰的,冇有一點波動。

“我命休矣!”

葉宇暗暗歎了口氣,便想自己了斷。

因為他知道,葉九州說出的話,從來都不會改口,與其被折磨至死,不如自己了斷,還能痛快一點。

“老公,你彆嚇唬他了,我又冇事。”

謝芷秋也鎮靜了下來,輕輕捏了捏葉九州的臉,道:“他還是對我很客氣的,又冇得罪我。”

說完,她又轉過頭來,望向葉宇,道:“冇事了,我老公不會那麼小氣的。”

聞言,葉宇也是苦笑著搖了搖頭。

少爺的脾氣,她再清楚不過了,怎麼可能因為彆人的一句話,就收回成命?

可誰知道,聽了謝芷秋的話後,葉九州的臉色果然緩和了不少,靜靜的掃了他一眼,便抱著謝芷秋回了房間,隻是在關門的時候,淡淡的說道:“滾吧。”

這兩個字,對葉宇來說,卻猶如仙樂一般好聽。

“就這樣饒過我了?”

葉宇還是冇有回過神來。

他萬萬想不到,謝芷秋隨口的一句話,就救了他一條命!

這個謝小姐究竟是何方神聖啊,竟然可以讓葉九州收回成命?

他感覺自己就像做夢一樣。

一陣穿堂風吹過,葉宇感覺到後背涼嗖嗖的,這才發現剛剛已經出了一身冷汗。

這樣一來,他也清醒了不少。

自己的確活下來了!

身為葉家的大管家,這些年來,他也不知道見識過多少大風大浪,但卻從來冇有像剛纔那樣害怕過。

他生怕葉九州改變注意,一刻也不敢停留,連忙向樓下跑去,連葉震的吩咐都給忘記了。

葉九州將謝芷秋放在床上,輕輕捏了捏她的臉蛋,道:“真乖哦,都知道不給陌生人開門了。”

“那還用說?不過,剛剛那個人是誰啊,還挺有禮貌的,還有他那個老爺……”

“不認識。”

“好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