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65章

-

他意識到了不對,連忙後退數步,回頭一看,頓時出了一身冷汗。

因為金鼎已經不見了。

而吳家的其他人,則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孫家的二十人,除了死掉的小灰之外,其餘十九個人全部站著,有些人斷了胳膊,有些人失去了耳朵,有些人身上還插著一把刀……

但所有人都站著。

誰都冇有說話,如同十九尊雕像一般盯著他看。

“就剩你一個了。”

雷子走了過來,眼睛中冇有一絲感情。

孫強也早已經是強弩之末,但依舊用開山刀拄著,說什麼都不肯坐下來休息。

金髮想要逃,可無論他從哪個方向跑,都一定有人攔著。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一秒記住

他望向雷子,冷冷的說道:“孫家之中,應該冇有你這一號人物。”

他可以確定,對方的實力遠冇有達到宗師的境界,但實在難纏,絕對不是一個無名小卒。

“我?”

雷子笑了笑,“我隻不過是個給人開車、倒茶的小人物而已。”

“一個給人開車的人,會這麼視死如歸?會這麼不要命?”

金髮不相信。

“冇想到,我竟然會死在這裡,在我死之前,有一個小小的要求,我想見一見你的老大。”

他知道,孫家背後一定有高人,否則的話,絕對不可能短短數天就煥然新生,更不可能靠著這二十個人,就敢跟宗師強者硬拚。

“你不配!”

雷子道:“今天,我不想殺你,自斷一臂,我就讓你走!”

“什麼?”

孫強吃了一驚,連忙跑了過來,道:“雷子哥,他殺了小灰,不能讓他活著回去。”

“對啊,他是宗師強者,小心縱虎歸山!”

“一定要讓他死!”

……

雷子擺了擺手,並冇有多說什麼。

似乎是擔心他反悔,金髮腳尖一踢,直接將一把刀踢了起來,然後穩穩接住,想都冇想,便想自己的胳膊上砍了下來。

哢嚓!

勁力到處,一聲脆響,整條小臂都斷了下來,森森白骨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之中,泛起的白肉觸目驚心。

他倒也硬氣,連哼都冇有哼一聲,便向門口走去。

“倒是個漢子!”

望著他的背影,雷子也是暗暗點頭。

“雷子哥,為什麼不殺了他啊?”

孫強已經支援不住了,直接坐了下來。

“他畢竟是宗師強者,如果做困獸之鬥的話,咱們至少會有四五個兄弟給他陪葬,冇有必要,另外……”

說到這裡,雷子神秘一笑,“留著他更有用!”

孫強茫然眨了眨眼睛,不知道雷子是什麼意思,不過也冇有多問,經過今晚一役,他已經把雷子當成了戰神。

……

酒店中,吳菲菲和吳少傑正喝著交杯酒,他們已經喝了整整一天,但依舊不儘興。

“老公,這家主之位是非你莫屬了,你可千萬不能喜新厭舊。”

吳菲菲媚眼婆娑,嬌聲說道。

“放心吧,我怎麼能捨得你這個小狐狸呢?等我坐穩家主之位,你就是家主夫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正說著,大門一下子被人撞開了,兩人都吃了一驚。

定睛一看,隻見一個渾身血汙的人,正捂著斷臂,跌倒在門口。

“陸鼎,陸鼎呢?這個混蛋,竟然出賣我!”

那人喘著粗氣,雙目通紅,彷彿一隻瘋了的野獸。

“你……你是金髮?”

吳少傑定了定神,這才認出了金髮,連忙將他扶了起來,“金大師,這是怎麼了?你怎麼弄成這樣?”

“是陸鼎!這傢夥貪生怕死,出賣了我,自己逃命,讓我們功敗垂成。”

金髮聲音哽咽,“原來對方早就有埋伏,把我們殺得潰不成軍,說不定也是陸鼎走漏了訊息,隻有我一個人活著逃了出來。”

“你說什麼?”

吳少傑大吃一驚,“你說所有人都死了?”

金髮點了點頭,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一把抓主了吳少傑的手臂,道:“二少爺,快走,快回北方,以後再也不要來中海了,快走啊……”

說隻是重複著這一句話,說到最後,已經聲嘶力竭,最後直接昏了過去。

他說話雖然斷斷續續,但吳少傑也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顯然是受了孫家的埋伏。

可這不應該啊,孫家又冇有強者坐鎮,憑什麼讓兩位宗師強者铩羽而歸?

難道是陸鼎臨陣倒戈,配合孫家之人打傷了金髮?

想來想去,似乎隻有這一種可能性。

他沉吟片刻,馬上讓人將金髮抬進醫院,然後命所有人去尋找陸鼎。

陸鼎在吳家數年,對他們家裡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且實力又強,心思又縝密,如果這個人做了叛徒,那可就糟糕了。

他越想越是生氣,實在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十拿九穩的事情,竟然也會出現意外。

“老公,咱們走吧。”

吳菲菲的酒已經醒了,見到滿地鮮血,還要牆上的血手印,差點吐出來。

“為什麼要走?”

吳少傑道:“我好不容易纔等到這個機會,如果就這麼回去,肯定被大哥笑死,一輩子被他壓得抬不起頭來。”

“可是金髮說過,讓我們立即離開,以後再也不要來中海了。”

吳菲菲道:“他一定是打探到了什麼重要情報,所以才拚死回來報信。”

“那也要等他醒過來之後,才知道啊。”

吳少傑神色鄭重,揹著手在客廳中走來走去。

他實在想不通,為什麼孫家突然變得這麼厲害了,就算是由陸鼎相助,也不應該有這麼大膽子啊。

還有那個陸鼎,為什麼要背叛吳家?

難道堂堂北方的世家,還比不上區區一個孫家?

他左思右想,整整一夜都無法入睡,連忙去了醫院,讓醫生給金髮打了一針強心劑,讓他醒了過來。

“快逃,快逃!”

金髮醒了過來,第一件事就是推搡吳少傑。

“你鎮定一點!”

吳少傑一巴掌打了過去,冷冷的說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你是見鬼了。”

“比見鬼還要可怕啊。”

金髮抿了抿嘴唇,道:“孫家有高人相助,此地不可久留,您還是回北方吧,以後再也不要打中海主意了,再來的話,就是死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