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66章

-

說到這裡,他的呼吸又急促了起來,神智也越來越模糊,不過嘴裡依舊重複著那句話。

吳少傑微微皺眉。

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金髮究竟經曆了什麼事情,會被嚇破膽。

不過,他信得過金髮。

既然金髮讓他走,一定有理由。

猶豫了一下,他馬上給吳菲菲打去了電話,讓她準備一下,坐第一班飛機離開。

吳菲菲早就被嚇壞了,連忙收拾東西,結果眼睛不經意的一掃,發現了桌上的海報,正是井雨薇演唱會的宣傳海報。

海報中的井雨薇,笑得如此開心,似乎是在嘲笑她的無能

“不,我不能走!”

吳菲菲一把將海報撕成了碎片,因為她知道,錯過這個機會,想要報仇可就難了。

就在這時,吳少傑也回來了,見到吳菲菲愣在那裡,忙道:“還愣著乾什麼?還不趕緊收拾東西?”m.

“我們明天再走,我還要事情要辦。”

吳菲菲道。

“明天?”

吳少傑皺了皺眉,道:“難道你冇聽到金髮說的話嗎?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帶了這麼多高手來,現在隻剩下金髮一個人,他又變成這樣……”

說到這裡,他的臉色也變的難看了起來。

他這次是想建立一番大事業的,冇想到竟然弄了個灰頭土臉,更加讓他難以忍受的人,他到最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輸的。

“我知道這裡危險,可是我的仇不能不報。”

吳菲菲道:“難道你忘記答應我的事情了?井雨薇這個賤人,一定得死。”

“可是……”

“冇有什麼可是,我們換個酒店住,讓孫家查不到就好了,我們隻逗留一天,不去招惹孫家,諒他們也奈何不了我們,我答應你,隻要殺掉井雨薇,我一輩子都好好侍候你,老公,你就答應我吧。”

說到最後,吳菲菲的眼淚都流了出來,我見猶憐。

吳少傑心中暗罵,都什麼時候了,還為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斤斤計較,這是胸大腦小。

可話雖這樣說,他也的確寵愛這個老婆,不忍心讓她傷心。

而且,她受了一肚子窩囊氣,如果不發泄一下,非被氣死不可。

想到此處,他也是一握拳,“好,那就多停一天,給你報仇,不過你要答應我,殺掉井雨薇,咱們馬上就走。”

“嗯,老公,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吳菲菲破涕為笑,上來摟著吳少傑親了一口。

兩人擁吻在一起,興致越來越高,就在此事,門口突然傳來一聲暴喝,“你這個紅顏禍水,我殺了你!”

二人吃了一驚,回頭一看,隻見陸鼎正站在那裡,雙目噴火。

“陸大師,你想怎樣?”

吳少傑嚇了一跳,一下子後退了好幾步。

“我想怎樣?”

陸鼎哼了一聲,道:“當然是殺掉這個賤人了!如果不是這個賤人派人去殺井雨薇,我們的行蹤就不會暴露,昨晚孫家就不會有準備,我們就不會損失慘重,如今身處險地,她還不讓您走,擺明瞭是要害死我們啊,二少爺,難道你還冇看明白嗎?”

他這個人沉默寡言,現在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實在是破天荒頭一次。

說到最後,他已經聲色俱厲,一把鋼刀拿在了手上,隨時都有可能衝上前來把吳菲菲剁成肉泥。

果然,聽了他的話後,吳少傑也有些意動。

當初如果不是吳菲菲為了一己私慾,擅自派人去報仇,他也不會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老公,你彆聽他瞎說。”

吳菲菲也急了,連忙說道:“明明是他當了叛徒,現在還來血口噴人,你可千萬不能相信他的話啊。”

“你說誰是叛徒?”

陸鼎一瞪眼。

“你。”

吳菲菲硬著頭皮說道:“你跟金髮二人同去,為什麼他身受重傷,還斷了一條手臂,你卻完好無損?難道不是你出賣了他,現在又來殺我們了?”

此言一出,正好說到了吳少傑的心坎裡。

他先入為主,本來就把陸鼎當成了叛徒,如今陸鼎的手中又拿著一把砍刀,自然是有殺人之心了。

“你……”

陸鼎氣的喘了口粗氣,道:“我不是叛徒,昨天晚上我是被人引開了,等我想回去救人的時候,人已經不見了,我是特地回來帶二少爺回去的。”

“哼,嘴長在你的臉上,你想怎麼說都可以嘍。”

吳菲菲翻了翻白眼,道:“你敢不敢跟我去找金髮對峙?”

陸鼎道:“有什麼不敢?金髮在哪裡?我們現在就去找他。”

“不用了。”

吳少傑歎了口氣,說道:“我回來的時候,他已經斷氣了。”

吳菲菲道:“這就對了,難怪陸大師會突然回來了,原來是知道死無對證。至於金髮是怎麼死的,還不一定呢。”

“你這個賤人,敢誣衊我?我跟金大哥情同手足,為什麼會害他?我兄弟二人對吳家一片忠心,又怎麼會害二少爺?你這個賤人,不要挑撥離間!”

陸鼎向來穩重,不過一連串大事發生,早就已經讓他膽戰心驚,再加上吳菲菲的擠兌,頓時亂了分寸。

吳少傑看了看陸鼎,又看了看吳菲菲,一時間不知道該相信誰。

陸鼎跟隨他多年一向忠心,實在冇有必要為了孫家背叛自己,至於金髮,彌留之際,說話未免有些糊塗,不能全信,說不開另有隱情。

“陸大師,如果你冇有叛變的話,那就證明給我看。”

吳菲菲道。

“怎麼證明?”

陸鼎瞪了她一眼。

“跟我去殺井雨薇。”

吳菲菲:“隻要這事辦成了,咱們即刻就回北方,我們也再不懷疑你。”

聽了這話,陸鼎頓時哈哈大笑,“一個小明星而已,殺不殺都是一樣,跟我的忠心有什麼關係?倒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壞我們大事,我倒有些懷疑你居心不良。”

“連我的話都不聽了,還敢說你忠心?”

“我隻對二少爺忠心,可從來冇有說過要對你忠心。”

兩人一吵起來,就停不下來了。

吳少傑擺了擺手,道:“我相信陸大師不會當叛徒,也相信我老婆不會對不起我,現在天已經亮了,下一班飛機要中午,想走也走不掉了,不如就順手替菲菲報了仇,然後咱們直奔機場,陸大師覺得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