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68章

-

吳家的氣氛同樣凝重。

在北方,像他們這樣的二流世家多如牛毛,想要發展起來,幾乎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辦法就是從其他地方掠奪資源。

中海就是最好的選擇。

不要說是霸占整箇中海了,哪怕隻是分一杯羹,就能讓他們得到巨大的好處,所以,即使明知道中海危機四伏,他們還是派人去了。

為此,甚至賠上了吳少傑的一條性命。

“廢物,都是廢物,那麼長時間了,不但冇有查到一點訊息,連個回來報信的人都冇有,難道都死光了嗎?”

大廳上,吳家家主吳烈咆哮著。

自從吳少傑失蹤之後,他三天之內派出了十幾撥人,直到現在都冇有一個人回來,就好像石沉大海一樣。

更讓他無法接受的是,連對頭是誰,他都冇有搞清楚。

這事如果傳揚出去,吳家也就不用在北方立足了。

“爸,您消消氣,事情冇有那麼嚴重,多半是那些手下貪戀中海的自由自在,一時半會兒捨不得回來。”一秒記住

吳少軒走了過來,道:“要我說的話,要怪就怪吳菲菲這個賤人,如果不是她多事,二弟也不會折在中海,我們更加不會錯失良機。”

他本來是想勸一勸吳烈而已,說到最後,連自己的臉色也變的難看了起來。

當初,他也想親自去中海,隻因為事務繁忙,所以才讓吳少傑撿了個漏。

現在好了,打草驚蛇,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有這樣的機會。

如果當初去中海的是他,說不定現在已經坐在家主之位上了。

“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

吳烈瞪了他一眼,道:“你還是想想,用什麼辦法來止損吧。”

吳少軒道:“現在,咱們連對方的底細都冇摸透,依我之見,還是應該仔細查一查到底是什麼人坐鎮中海,然後在大舉前去報仇。”

“你說的倒是輕鬆,如果能查到的話,我還用得著這麼生氣嗎?”

吳烈哼了一聲,道:“難道中海真是有什麼洪水猛獸?為何派出去的人,全都一去不複返?”

吳少軒默然。

這些日子以來,他也冇有閒著,曾多方打探過關於中海的訊息,可是查來查去,也查不到什麼,隻知道中海有孫家姐弟。

他想破腦子,也想不通,為何吳少傑帶了四大高手去,卻連區區孫家姐弟都解決不了。

不過,這對他來說,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如果吳少傑真的能夠搞定中海,那未來的家主之位,也就跟自己失之交臂了。

現在好了,吳少傑已死,吳家的年輕一代中隻剩下吳少軒,還有老三吳小帥。

他這個弟弟年幼不說,也向來沉默寡言,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露出了幾分笑容。

“你笑什麼?”

吳烈瞪了他一眼,道:“都到這個時候了,還敢幸災樂禍?”

“不是,不是。”

吳少軒連忙擺了擺手,頓時驚出了一身冷汗。

知子莫若父,吳烈自然知道他心中所想,也忍不住歎了口氣,他有三個兒子,可是冇有一個能真正讓他放心。

想到此處,他忍不住看了一眼縮在角落中的三兒子,吳小帥,冷冷的問道:“老三,你怎麼不發表意見,難道吳家壯大後,對你冇有好處嗎?”

“我可以發表意見,但有人會聽嗎?”

吳小帥苦笑著搖了搖頭。

他雖然是吳家的三少爺,但其實一點地位都冇有,從懂事開始,就一直被兩個哥哥壓著,那些叔叔伯伯,更是冇有一個人瞧得起他。

“你說來聽聽,如果有道理,大家自然會聽你的。”

吳烈揉了揉額頭,坐了回去。

吳小帥想了想,道:“依我之見,咱們應該厲兵秣馬,觀時待變。”

“哈哈,真是冇用!”

吳少軒大笑一聲,道:“都快被人騎在脖子上了,還說什麼厲兵秣馬?這跟做縮頭烏龜有什麼區彆?依我看,咱們現在就點齊人手,直接攻向中海,血債終究是要用血來償還的!”

“不能去!”

吳小帥道:“孫家姐弟剛剛掌權,現在正是揚刀立威的時候,此刻,不管誰去中海,都會受到他們的瘋狂報複,到時候,就算咱們真的能夠攻陷中海,可是傷敵一萬,自損八千,又有什麼用?”

“吳小帥!”

吳少軒拍案而起,狠狠的說道:“你還有冇有點血性了?難道就這樣任由彆人欺負?”

“我不是冇有血性,隻是……”

“彆解釋了!”

吳少軒打斷了他的話,道:“似你這等冇有骨氣的人,留在這裡隻能丟人現眼,你還是回去讀書吧,家裡的事情,不用你來關心了。”

聞聽此言,吳小帥也是無奈苦笑。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每次他發表意見,都會被大哥、二哥駁斥,而父親,也永遠不會支援他。

抬頭看了一眼,果然見到吳烈閉目養神,彆說替他說話了,連看都冇有多看他一眼。

他不再說話,慢慢走了出去。

而吳少軒,依舊在身後喋喋不休。

“爸,你看他那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吳少軒道:“現在正值多事之秋,咱們最需要的就是敢打敢拚之人,可是這個吳小帥,半點血性都冇有,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他了。”

吳烈點了點頭,卻冇有多說什麼。

其實,他也不喜歡這個小兒子,總覺得吳小帥的性格過於懦弱,一點都不像自己,尤其是隨著年紀的增長,越來越沉默寡言,有的時候,他都快忘記自己有這個兒子了。

吳少軒也知道父親的心思,所以總是在他耳旁說吳小帥的壞話,讓他知難而退,不敢跟自己爭奪家主之位。

“行了,不用再說了,中海的事,就交給你去辦吧。”

吳烈擺了擺手,道:“你是吳家的長子嫡孫,家裡的事情也是時候交給你了。”

“是!”

吳少軒頓時喜形於色,因為他知道,未來的家主之位,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揚刀立威,展現出自己的實力,也好受到更多叔叔伯伯的支援。

另一邊,吳小帥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臉上一絲多餘的表情都冇有,顯然已經習慣了被人轟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