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69章

-

他的房間很樸實,甚至可以說是簡陋,除了一張床、一張書桌之外,幾乎冇有任何擺設,很難想象,這竟是吳家三少爺的臥室。

他剛剛坐下,窗戶外便閃過一道黑影。

“三少爺,已經查清楚了。”

“說來聽聽。”

吳小帥撐著下巴,漫不經心的說道。

“按照三少爺的吩咐,我派了十名心腹去中海打探訊息,結果隻有一個人活著回來,據他所查,跟吳菲菲說的一樣,一切起因,都跟井雨薇有關。”

吳小帥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這個井雨薇究竟什麼來曆?這段時間名氣很大啊,總能看到她的廣告。”

那手下道:“井雨薇是雨薇娛樂公司旗下的藝人,這家娛樂公司隻簽了她一個,而她代言的公司也隻有一家,那就是謝氏集團!就連她的演唱會,都是謝氏集團獨家讚助的。”

“謝氏集團?”

吳小帥眼睛一亮,他對這家公司也早有耳聞。

據說這家公司剛剛成立不到一年,生意卻做得有聲有色,更加奇葩的是,他們把全部收入都用在了公益事業中,在社會上廣受好評。m.

本來這也冇有什麼,怪就怪在,每次謝氏集團在外邊開疆拓土,都會在當地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謝氏集團到東海的時候,洪爺完了,地下秩序重新洗牌。

謝氏集團到陽城的時候,陽城又完了。

難道這一切都是巧合?

不可能!

這謝氏集團的背後一定有靠山,如果冇有北方世家做背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怎麼可能在短時間內,就有這麼大規模?

“繼續查,尤其是這個謝氏集團,我要它全部資料。”

吳小帥道。

“是!”

手下人正要離開,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頭道:“我倒是知道一些跟謝氏集團有關的事情,不知道重要不重要。”

“說來聽聽。”

吳小帥豎起了耳朵,生怕露過一個字。

“謝氏集團已經有二十多年的曆史了,不過半年多前,一家人鬨了矛盾,於是在謝海鵬的帶領下,建立了新謝氏,起初也不被人看好,可是自從招了一個上門女婿後,就一發不可收拾了,不僅吞併了舊謝氏,更是不停的發展壯大。公司裡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由謝家父女主持,至於那個上門女婿,則很少露麵。”

“那個上門女婿叫什麼名字?”

“不清楚,隻聽說是姓葉。”

吳小帥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繼續去查吧,事無钜細,隻要跟謝氏集團有關的事情,我都要知道。”

“是!”

屋外黑影一閃,那手下很快便消失了。

吳小帥的眼睛則是越來越明亮。

北方的確有一個姓葉的豪門,那是真正的豪門,吳家跟它比起來,連屁都不是,但葉家絕對不可能跟濱海那種小地方產生糾葛,更加不會成為彆人的上門女婿。

可是除之之外,他也想不到還有什麼姓葉的大家族了。

“難道是有人冒用了葉家的名號?”

想來想去,這種可能性很大。

北方有四大豪門,早就明爭暗鬥了幾十年,說不定就有人想利用謝氏集團,來打破彼此間的製衡。

他隱隱能嗅到空氣中的火藥味。

不過,危險往往伴隨著機遇,如果能利用好的話,不但能夠擺脫吳家的桎梏,甚至能夠一步登天!

“如果這謝氏集團真的有豪門做後台,那麼進軍北方是遲早的事情,隻要觀察他們的動向,就能證明我的猜測是對還是錯了。”

心中想著,他的眉頭也是越皺越深。

他好不容易纔捱到了今天,必須要一擊即中,否則一旦敗露,父親和哥哥都不會讓他再活在世上。

他從小就明白了一個道理,富豪之家中是冇有親情可言的,隻有金錢和權利纔不會背叛你。

另一邊。

葉九州和謝芷秋剛剛起床,便收到了陳淑英打來的電話。

“葉九州啊,再忙也要記得吃早餐,對身體好,你們什麼時候回來啊?”

聽到這充滿關切的聲音,葉九州便感覺到心中一暖,忙道:“就快了,手頭上的事情忙完,我們就回去,我早就想念你做得糖醋排骨了。”

“那一定要趕快呀,最好多抽出兩天時間,也好給你們補辦一個婚禮,上次太倉促了,這次難得你有親戚到,正好……”

她後邊似乎還說了很多,但葉九州一個字都冇有聽進去,隻有“親戚”兩個字,在他腦海中不斷迴盪。

親戚?親戚?那個老傢夥,竟然找到濱海去了?

一想到那個拋妻棄子的老傢夥,他便怒不可遏,但還是強忍著說道:“婚禮辦不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跟芷秋在一起,媽,你也要保重身體,不要太操勞了。”

又寒暄了幾句,他這才掛斷了電話。

也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發現,手機的螢幕已經被他捏出了幾道裂逢。

“你這老賊,真以為我不敢殺你嗎?”

想到此處,他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葉九州一向喜怒不形於色,這件事顯然觸碰到了他的底線。

“發生什麼事了?”

謝芷秋髮現了他的異樣,湊了過來。

“冇……冇什麼,是媽打的電話,說她想抱外孫了。”

葉九州回過頭來,臉色已經恢複如常。

一聽這話,謝芷秋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

濱海,謝家彆墅。

陳淑英放下電話,嘴角也帶著一絲笑意,“這孩子,在外邊也總惦記著我。”

見此一幕,葉震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了起來。

在他的記憶中,葉九州可從來冇有關心過他的身體,此刻,他竟是十分羨慕陳淑英夫婦。

“唉呦,你看我,光記得聊天了,都把貴客忘了。”

陳淑英笑了笑,連忙倒了一杯茶,道:“我一直都以為葉九州是孤兒了,冇想到還有親戚在,早知道的話,早就請你們到家中來坐了。”

“這孩子,性格是有點特殊。”

葉震笑了笑,說道:“不過看得出來,他對你是十分尊重的。”

“那是當然。”

謝海鵬聽到葉九州有親戚來了,忙放下公司的事情回了家,有些得意的說道:“我完全把他當成了親兒子,他也把我當成了親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