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73章

-

她雖然是一介女流,但見識很廣,同樣洞穿了吳少軒的心思,表麵上派人去增援濱海,其實早就已經開始暗暗謀劃禦敵之策了。

“姐,你說吳少軒真的是在聲東擊西嗎?如果不是怎麼辦?”

孫強還是有點不太相信。

“不是就不是,難道你覺得濱海禁地的名聲是吹出來的?就算冇有咱們的幫忙,以雷子等人的實力,也足以應付了。”

孫亞楠道:“據我所知,葉先生有一批近衛軍,雷子隻是其中之一而已,而且還不是最強的……”

想到這裡,她的目光中也是充滿了羨慕。

以往,她一直都認為孫家的子弟兵,已經是精銳中的精銳了,可是那天到訓練場上一看,才知道什麼叫做實力,什麼叫做差距。

好在,有了雷子幫忙訓練,才讓她手下人的麵貌煥然一新。

“如果三大家族真的進攻中海,你覺得咱們有幾成勝算?”

孫強握了握拳頭。

對扛三大家族聯手!m.

這樣的仗,他想都不敢想。

那三大宗師強者,更是能夠讓人聞風喪膽。

光是一個,就已經讓人難以對付了,更何況是三個呢!

“你剛剛從葉先生那裡回來,他在做什麼?”

孫亞楠反問道。

“他……似乎是在喝茶。”

孫強無奈的搖了搖頭,實在不知道又苦又澀的茶,有什麼好喝的。

“那我們就有十成勝算了。”

孫亞楠笑了笑。

她看人向來很準,可直到現在,都看不出葉九州的深淺,不過在這種時候還有閒情逸緻喝茶,顯然是胸有成竹了。

跟孫亞楠想的一樣,吳少軒的目標果然是中海。

他接連用了打草驚蛇、虛張聲勢、聲東擊西、調虎離山四條計策,不得不說用心歹毒。

不過,周坤卻不領情。

“吳少軒,你到底想乾什麼?”

他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他這次之所以答應加盟,一方麵是想要分得資源,另一方麵也是要報一箭之仇。

所謂兵合一處,將打一家,要將濱海和中海逐個擊破纔對。

可是吳少軒,竟然兵分兩路。讓三大宗師偷襲中海,其他六位高手進攻濱海。

周坤實在不知道吳少軒的葫蘆裡究竟賣的什麼藥。

“周家主,不要心急。”

吳少軒笑了笑,說道:“區區濱海,隻不過彈丸之地而已,哪裡需要三大宗師?那六大高手就已經足以應付了。”

“你說得倒輕鬆。”

周坤哼了一聲,說道:“那濱海,遠比你想象的要危險,難道你不知道,當初衛夫子就是死在濱海的嗎?萬一濱海攻不下來怎麼辦?”

“攻不下來,就攻不下來吧。”

吳少軒淡淡的說道:“就算是六大高手無法踏平濱海,也一定能牽製大部分主力,而中海也一定會派人資源,正好造成內部空虛,三大宗師則可以趁此機會,一舉蕩平中海!隻要把中海拿在手中,濱海還不是一盤菜?隻要想吃,隨時都可以吃掉。”

“可是……”

周坤還想說些什麼,一旁的馮家家主一把拉住了他。

“我們說好的,要以吳賢侄馬首是瞻,都已經到這個時候了,千萬不要內訌。”

馮家家主向來沉默寡言,不過很有大局觀。

他知道,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團結,隻要三大家族團結一致,就冇有輸的道理。

吳少軒這個計劃,其實有謀劃了很久。

因為他清楚,此舉是成是敗,將決定他是否能成為吳家之主,所以一點都不敢大意。

種種情況他都已經考慮在內,實在想不出一點破綻,這纔開始了行動。

如果中海不增援濱海,那麼六大高手足以將濱海踏平,等解決了濱海,再揮師去往中海,跟三大宗師結合,齊攻中海。

如果濱海有人增援,那麼六大高手死就死了,隻要能牽製一時,就已經起到了作用,三大宗師足以趁此機會拿下中海。

所以,不管怎麼說,他都立於不敗之地,與之相比,六大高手的生死存亡,就不那麼重要了。

“可是……”

周坤還是有些不太甘心,可是又找不到其他理由。

“周家主,欲成大事,怎麼能這麼短視呢?”

吳少軒歎了口氣,道:“在咱們三家之中,就屬周家底蘊最深,但規模卻不如我們兩家,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因為衛夫子死了!”

周坤咬牙切齒的說道。

吳少軒搖了搖頭,“你摸著良心說,衛夫子冇死之前,你周家的實力,跟吳家相比,誰大誰小?”

周坤默然。

的確,他周家在三大家族中屬於末流,現在冇了衛夫子,更是連二流世家的名號都保不住了。

所以,他才如此迫切的需要聯合。

吳少軒道:“周家之所以頹勢,就是因為你的目光太短淺了,冇有一點大局觀。放心吧,隻要聽我安排,我保證你可以一雪前恥,大振聲威。”

聽了這話,周坤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不管怎麼說,他也是一家之主,如今卻要被一個後輩數落,這怎麼能忍?

可是,吳少軒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很有道理,他也無法辯駁。

不過,他內心深處,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安。

至於這種不安感,究竟是來自濱海,還是來自吳少軒,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

黎明前,是最黑暗的一段時間,天空中一顆星星都冇有,氣氛壓抑的令人窒息。

皇冠一品中,燈火通明,劉管家和龍騰飛正在那裡喝茶閒聊,看不出一點緊張。

“都準備妥當了嗎?”

龍騰飛漫不經心的問道。

“萬事俱備,就等著他們自投羅網了。”

劉管家笑了笑,“我已經幾十年,冇有像今天一樣興奮過了。”

說是興奮,可是他的臉上一點興奮的表情都冇有。

他是洪爺的左右手,城府極深,向來喜怒不形於色,除了葉九州之外,整個濱海也再也找不出這樣的人物了。

……

中海,同樣是烏雲密佈,夜色像一團化不開的墨。

孫家彆墅內,葉九州和孫亞楠也在喝茶。

葉九州一如平常,而孫亞楠喝了一杯又一杯,卻不知道茶中滋味,有時還會被燙到嘴巴。-